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塵世美 2013 年 03 月 21 日

鄧達智

鄧達智(William Tang),香港著名時裝設計師,新界原居民,自少酷愛獨自旅遊,足迹遍布五大洋七大洲。每一次遊歷,都是一個醉人的故事;每一串風景,都記載着一張動人的笑臉。

尋找大衛

穿過耶路撒冷舊城內,新城外……望人海中重認故人,又或讓他看到我。在有點似香港六十年代半山區面海的海法,跑在高高低低山路,期望找到他們家從前的兩層高石樓。心下清明,那可需要一點天意。

這個他叫大衛,David Moskovitz。

大學最後一個試考過,即夜乘機離開多倫多前往倫敦,六年北美洲不及歐洲的嚮往。相隔設計學院開學還有兩個月暑假,買下可一個月內任用的歐洲學生火車證Inter-Rail,乘船渡海(未有英倫海峽隧道之前)到比利時轉車先到漢堡,然後慕尼黑、薩爾斯堡、威尼斯、南斯拉夫……

火車廂內跟同齡青年交流,認識了剛退伍的以色列士兵大衛。我們一見如故,至此才曉得甚麼叫一見如故!從電影到文學,從美術到設計,從中國人到猶太人,從漢堡清晨聊至慕尼黑的夜。

因為朋友,得機會探望並認識以色列,由耶路撒冷至他父母家所在的北部港海法。

「趕快跑……趁日落前,跑上橄欖山!」大衛跑在前面催促。穿過客西馬尼園,轉入面向舊城的猶太墳場,都認定末日審判最近聖城者先上天堂……不論基督教、回教、猶太教,都爭取葬得靠近。

天堂何得安寧?

坐在墳場邊上的懸崖,看日落映襯下的金頂清真寺,美不勝收。

坐在墳場邊上的懸崖,金頂清真寺襯在日落一片金光燦爛不是美景的全部,感人是耶城一帶房屋以附近帶微金色石塊建築,黃昏殘陽激起,全城皆金,難怪世人叫她:黃金之城!

最感動還是日落時份,那年頭仍然穿着傳統長袍的巴勒斯坦牧羊人,領着牛羊從矌野回去,牛鐘羊鐘混在以數百計清真寺晚禱朗誦及天主教堂晚鐘聲浪,至黑夜來臨,不忍離去,朋友與我默言,天地風景超越人言萬萬千千里。

聲響的回憶原來深深深!

風景與朋友牽引,往後三年的暑假在翡冷翠。復活節春假在中東、埃及、西奈半島,也於耶路撒冷群山,走一天半沙漠高原空氣清爽的路,記憶常新一年大雪,全城皆白。

回香港工作後曾重返三次,一次是大衛的婚禮;一次是他們帶同子女移居妻子老家南非之前,不想孩子們像他成長在戰火的恐懼。第三次是去年,二○一二年一月,因朋友遷離,再迷人的風景只餘半數,再思念的聖城日落亦將行程一再推遲。

中環的家買賣搬遷幾次,失落了大衛的聯繫,Facebook尋David Moskovitz,彈出的人數不少,逐一搜索不得要領。下一步,將要向以色列領事館求助,戰後猶太人有一套尋人機制。

在這個網絡四通八達的年代,「人海茫茫」還很適用,失落便是失落!穿越耶路撒冷舊城,踏遍千年石頭路,回首,那人,豈在燈火闌珊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