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3 年 03 月 23 日

會吃燒味的少女 陳嘉桓

陳嘉桓長得高,手長腳長,不是因為她營養好。

「我細個好揀飲擇食o架!」

人大了,她說以前不會嘗試的,現在也放膽吃。

「細個好鍾意食菜,但係肉就揀嚟食。細個唔食燒味、唔食生冷嘢。依家食燒味啦、食刺身啦、食生蠔啦,連大閘蟹都食埋!所以慢慢仲有好多嘢要試嘅!

「好多嘢喺我嘅人生入面好快都經歷咗,十四歲入行,好多嘢都見過。」

陳媽媽十六歲生下她,父母極速離異,她由姨丈姨婆一手湊大,過了和一般少女不太一樣的童年。而在入行六年來,她當過模特兒、演員、學功夫、拍廣告、被傳緋聞、孤身到內地開工、被圈中男前輩佔便宜……吃了的苦頭,相信不在她「要試」的範圍內。

經歷令人成長,二十歲的陳嘉桓已和同齡朋友不一樣。想想看,二十歲時的你,在幹啥?

虛構童年

有人說,娛樂圈是虛幻的工業,虛幻得有人連陳嘉桓的童年也被虛構了。

「佢哋話我童年好慘,如果我係長大得唔開心,我依家唔會成日笑囉!佢哋話我媽咪生咗我之後去咗加拿大,係錯嘅!

「爹哋媽咪有結到婚,喺我好細個時候分開咗。然後我同姨婆住嘅,姨婆姨丈幫手照顧我同我細佬。後尾我同番媽咪住,十歲左右開始懂事之後就見番佢哋(父母),細佬同番爹哋住。

「我哋關係一路都好好,就算細個唔係一齊住,都成日見面食飯。我冇見過佢哋鬧交嘅,佢哋依家分開咗都係好好朋友,唔係好似我有啲朋友好慘,真係好似一個波咁,要去唔同屋企。

「同番媽咪住都冇適應唔到,嗰時一個月都食幾次飯,成日見,佢都了解我個人係點,我哋兩個係好close。我完全冇諗過佢哋會唔會一齊番,有時都會去吓老竇屋企瞓幾晚,因為太close根本好似friend咁,我哋幾個好似四兄弟姊妹。

「啲人講到我刻意隱瞞,好似瞞婚咁樣,其實觀眾都好想了解多啲我哋藝人嘅嘢,但係好多時候唔係事實嘅嘢又寫咗出嚟,然後幫我虛構好多嘢,所以我講佢哋虛構咗我嘅童年,係唔開心嘅。」

陳嘉桓父母生下她時年紀尚少,還要為口奔馳,姨丈姨婆接替照顧陳嘉桓的重任。

獨立和依賴

父母不在身邊,在姨丈姨婆傘下的陳嘉桓也得獨立起來。

「佢哋畀我好獨立,小學嗰陣佢哋會叫我自己搭車出嚟九龍囉,小學三四年班已經畀手提電話我。細個成日會出去九龍,我住元朗,阿太婆呀、太公嗰啲住喺土瓜灣,佢教我自己去搭車囉!

「細個我完全唔做運動o架,係畫畫囉。細個好靜,又唔會成日出去,屋企人都管得幾嚴,我又唔會出去蒲,可能人哋放學留喺操場打排球,我就留喺art room畫畫。

「我都幾早接觸呢一行,因為嗰陣時媽咪做新娘化妝,我又跟佢出去睇吓,有啲演唱會佢去幫手,會帶埋我去,自己見到就想試吓做model喎,我生得高,想試吓做,升中五時就簽咗公司。好多時出trip,自己一個我一定會起到身,仲可能隨時早過啲助手。當有媽咪時我都會依賴佢,喺屋企都要媽咪叫我起身。」

陳嘉桓說她的身高都是遺傳自母親家族那邊。「阿媽嗰邊好高o架,我有個舅公我諗有六呎幾。」

學會長大

縱然自幼獨立,拍第一齣電影時形象成熟,畢竟陳嘉桓還只是個過了二十歲數月的九十後。

「初頭入行真係想做model,因為我出嚟嗰段時間有o靚模。我一開始已經用好成熟嘅形象出嚟,畀人嘅感覺係廿幾歲囉。佢哋咪話我依家先得廿歲,我話係呀,我真係啱啱過咗廿歲生日。

「接觸娛樂圈後諗嘅嘢開始大個咗,因為見嘅嘢唔同。之前無端端彈出啲緋聞,開始知道,哦,原來啲記者朋友係咁o架,啲問題可能虛構出嚟。

陳嘉桓口中的冼國林師傅,是帶她入行的恩人,也是整間公司的老闆。

「拍嗰個MV(和林峯合作)之前,好多人都話我聽,小心喎!佢好易同啲對手傳緋聞,我覺得我拍個MV咋喎,應該唔會有咩啫。返到嚟真係咩都可以發生,可以將件事講到真咁樣,因為出現咗佢嗰個女朋友,令到件事變到好真咁樣,當其時都驚嘅。因為無端端有一日媽咪去一個活動,我冇去嘅。有人同佢講話第二日雜誌出,會話你個女去過林峯屋企喎,跟住我阿媽即刻話:『吓?點會呀?我個女去邊我點會唔知呀?冇可能o架喎!』大家知呢樣嘢又係虛構出嚟。到第二日望到,真係可以喺我微博搵一張相就可以,所以覺得好多嘢可能係加一啲聯想,就會變成咗一件事。」

陳嘉桓的爸爸生活多姿多采。看見這張相,有女趁嫩生,是對的。

自我保護

網上虛擬世界,已經成為不少九十後的現實世界,但陳嘉桓還是喜歡現實的現實世界。

「初頭入行鍾意用網上平台宣傳自己,因為佢哋講嘅嘢冇限制,網上言論無論好或者唔好都會誇張十倍,自己慢慢知道要慎言,唔係樣樣嘢都可以講,有時好驚人哋將我啲嘢修改咗變咗另一件事。試過明明冇轉發嗰個微博,人哋可能加咗我個名@咗我,就扮係我轉發,有陣時同朋友食飯都避免影相。發生完嗰件事,更加了解到微博世界嘅威力。」

「嗰件事」就是馬德鐘、陳浩民橫店抽水事件,難得受害者主動提出,相信傷口已經癒合。

「發生嗰件事,自己都冇去特別諗,我淨係諗喺香港處理完件事,返上去要拍埋套戲先,因為當時交咗畀公司處理。微博、電話所有嘢熄晒,冇去接收任何嘢,因為嗰一刻個人好煩,突然間好大嚿嘢衝埋嚟,有啲壓力唔知點算。當時食唔到嘢、瞓唔到覺,嗰次其實唔開心咗一排,但係未去到睇醫生咁嚴重,多得屋企人、朋友陪住我。

「自己同相同年紀嘅人係唔同,有人問我喺呢一行邊個係friendo架?我話我識嗰啲都係之前合作過嘅,個個都好大個喎,所以都比較難有朋友。

「同屋企人close咗好多,我都冇去識新朋友,我覺得最close嘅人都有可能出賣你,反而屋企人係一定支持你。」

經一事,長一智。然而去到不想認識新朋友,或許太嚴重吧,世界其實很美好的。

在Goyeah.com愛情微電影《兜售回憶》中的陳嘉桓要色誘男拍檔,要學懂散發女人味。「個角色又真係成熟,好多人話我一笑就好sweet好細個,今次都有突破。」

陳嘉桓和林峯的緋聞,隨着千語BB的出現總算可以告一段落。

因為「嗰件事」而召開的記者會,其實,真的毋須素顏上陣,化妝不是錯。

想飛

沒有想過當演員的陳嘉桓,因為喜歡畫畫,想過當設計師,而兒時志願則是當空姐。

「空姐……都做咗嘅,做咗香港航空代言人,都滿足咗我着空姐衫,去到機場都會見到我嘅!」

小弟是航空愛好者,不去機場,案頭也有一個陳嘉桓。

空姐當不成,她的新廣告,也有她穿着短裙飛簷走壁的畫面。

想飛,卻沒有翅膀,有威吔、有後期製作,即使雙腳着地,陳嘉桓,總算飛起了。

真空姐VS扮空姐

條裙如斯的短,絕對是悉心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