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3 年 03 月 14 日

我自求我道 黃凱芹

孔子《論語.為政第二》所指的,其實頗說中Chris黃凱芹。

「三十而立」——於八十年代末開始成為當紅偶像DJ歌手,體會過五光十色、前呼後擁;又因為九五年,跟當時的經理人擘面,令他更明白這個娛樂圈的風光和陰暗,最後他決定遠飛加國,開展新生活。

「四十而不惑」——○二年,因為黎瑞恩邀請他回港擔任個唱嘉賓,他再次踏足舞台,令他重燃對音樂的熱忱,繼而自設公司、自資出碟,又不時回港開show,跟他的die hard粉絲會會面。

「五十而知天命」——年屆五十一,現在的Chris除了繼續做他喜歡的音樂,唱他喜歡的歌,還在埋頭苦幹、one man band製作他的電腦動畫project。

「我成日覺得,既然個天賜畀我喺呢個崗位,做到我有興趣嘅音樂同動畫,係好好彩,但呢啲唔係我維生主要想做嘅嘢,我自己鍾意睇樓、鍾意儲樓、鍾意裝修樓,咁我都希望我將來都可以一路去做呢啲嘢。」

Chris就是如此有自己的一套,在層次上,已有別於當今香港很多藝人。「如果喺武俠小說入面,我可以話係邪魔外道、旁門左道!哈哈哈哈!」

學黃凱芹話齋,「暫停」、「復出」都不過是傳媒套用在他身上的字眼,因為他這十年來,既有自資出唱片,又會時不時回港舉行個唱,例如去年才開完入行廿五周年紀念的,這個月底,他又會在伊館再開個大型的歌迷聚會,再稍後又會推出HiFi碟。

「啲傳媒依家都唔敢再用呢啲字眼啦,呢頭先話完我『復出』,但轉個頭我又已經走咗去,跟住唔知點解又見到我返嚟開演唱會,做乜鬼呢?哈哈哈哈!」

他說,現在他做音樂、開show,只是興趣所致。「我唔係望靠呢啲嘢去搵錢。當然,如果能夠自負盈虧嘅話,咪當bonus囉!」

但實情,也不是沒有使命感的。「咁多年嚟,我仲聽到好多人話,我哋呢啲八、九十年代嘅歌手,只係識『食老本』,成日都推出乜嘢精選碟、開演唱會搵快錢。

「我想講,出精選碟係唱片公司嘅事,我咁多年嚟一直做緊新嘢,你又有冇聽呀?如果冇做過功課,就話我哋『食老本』嘅,咁脫節嘅,係批評嗰班人囉!如果我咁多年嚟,連作曲、填詞、唱歌呢啲嘢唔做,咁咪正正中咗啲人所講嘅『食老本』囉!」

去年回港開廿五周年show,請了老友周慧敏做嘉賓,但今次他不再碌人情卡了。「我驚我還唔番畀人呀。」

因為一班die hard fans,令Chris放棄不了對音樂的熱情。

本月底,Chris將會在伊館舉行演唱會。「我八九年第一個歌迷聚會,就係喺呢度舉行。」

因為不相信樹大好遮蔭,又因為曾經跟經理人翻過面,所以Chris寧願選擇自己設立公司,自己製作音樂,再在加國找錄音室、音樂人編曲,然後再在沒有大鑼大鼓、聲勢浩蕩的宣傳下,推出唱片。

「我知道依家嘅market,並唔係話用真金白銀買唱片咁簡單嘅一個市場,但我自己有一班仲係支持緊我嘅die hard fans,所以我有信心,我做出嚟嘅嘢,佢哋會聽、會評價。

「呢個係對象問題,有啲嘢,我就算做得更好,但對方不嬲都唔理你嘅,咁簡直係對牛彈琴,佢哋永遠都唔會知o架!但如果嗰啲留意開你嘅,你稍有差池,做得有少少唔好,佢哋都會畀意見你!佢哋慢慢會知道我做緊乜,知道我冇離開過佢哋,唯一係要耐心等候,唔好逼我幾時要出現一次,幾時要出一隻碟!當我做到嘅時候,大家自然會知。」

換句話說,是為一撮人服務?「我自己嘅market細啲咪細啲囉,但始終都係有得做!我做音樂個心態,係做我想做嘅音樂,寫我想寫嘅嘢,而有班人去接受、欣賞,咁就已經好足夠,而唔係個goal set到去要做全港最佳男歌手、亞太區最佳男歌手,或者要上全世界嘅billboard no.1,我冇呢啲包袱同target!」

縱使這些年來,Chris身處加拿大或美國的時間比留在香港多,做其創作音樂人,都是半抽離狀態,但卻很清楚現今香港樂壇,已跟他當年八、九十年代大大不同了。

「八、九十年代,真係好開心、好熱鬧!收音機係一個幾主要嘅媒體,電台節目真係會推歌,真係會谷到嘅一、二線歌手出嚟。但依家收音機,或整個樂壇嘅運作都唔同咗,聽講有獎項連續八年都係同一個人攞,咁反映到背後有啲架構上嘅問題,音樂已經唔係一種藝術,而係變咗係條件交換嘅遊戲,有啲冇偈傾嘅,就唔參你玩,咁整體都唔使玩o架啦,你做得幾好都冇用!

「我哋嗰個年代,樂壇係生存、係活嘅,依家樂壇係死嘅!其實兇手、幫兇都有好多個嗰喎,但呢班人又會同時埋怨樂壇已死……呢樣嘢我覺得有少少唇亡齒寒囉。」

所以,他為自己定了另一個「遊戲規則」。「我嘅遊戲規則,同香港樂壇嘅唔一樣,我做嘢嘅方式係我自己揀嘅,因為我深信要有生活,先可以寫到歌;但如果你焗住要日日營營役役咁去出現喺TV、報紙、雜誌,但你本身又冇一啲嘢去代表到你自己嘅,咁你只不過係一個公眾人物,而唔係一個藝術人!成日叫自己做artiste,你都要有art喺裏面先得o架!

「所以,如果要喺香港樂壇生存,要咁樣去做嘢、做人,我寧願脫節,用番我自己嘅生存同生活方式。」

八十年代,他和黃靄君都是港台當紅DJ。

小時候跟父親的合照。去年他在個唱上向亡父獻唱〈我的爸爸〉,十分感觸。

那還有留意香港的娛樂新聞嗎?「講真,娛樂新聞係咪完全一百分之一百係事實呢?咁我又唔知,我唔會花時間去追呢啲花邊新聞,事不關己,呢啲嘢同我無關。我反而會留意依家香港有乜好電影出嚟,電視又有乜劇集、節目好大noise嘅呢?」

那可會認識現在這一代歌手嗎?「我識到最新嘅,都只係C AllStar嘅〈天梯〉咋!我喺TVB撞過佢哋一次,都有打過招呼,佢哋舊年又有嚟捧我場,我都好欣賞佢哋。但其他嗰啲『新人』,我真係冇留意香港樂壇,唔知依家興啲乜,每年嘅頒獎禮啲獎係邊個攞,我都唔係太留意,所以邊個打邊個,邊個唱緊啲乜嘢歌,我真係唔係好清楚!因為好多時啲聲都差唔多,佢哋又唔講名,真係好難跟進喎!」

然後即場考考Chris,問他可會知誰是G.E.M.。「呢個知!因為呢排佢有新聞嘛。」又話唔留意娛樂新聞?「咁多人講,我唔想知都唔得o架,點都會傳到我耳邊嗰喎!不過呢,我就冇聽過佢啲歌,只係知有呢個小妹妹啫。」

那林欣彤呢?「佢係TVB啲歌唱比賽出嚟o架嘛。」許廷鏗呢?「都係同一個比賽咋嘛,我知道個名,但唔係好知道啲歌囉!真係好少聽。」

OK,OK,那我們的亞太區最受歡迎男歌手林峯,一定識啦啩?「我識!我有聽過佢嘅歌——喺頒獎禮度;有時喺飛機睇電影,我都會見到佢o架,靚仔呀嘛!不過我識佢,係因為佢係明星,我並唔識佢個人囉!哈哈哈哈!」

林峯喎,當然係明星啦,佢咁紅。

後記:我冇你咁得閒!

猶記得去年跟黃凱芹做訪問,我用iPhone向他介紹instagram,只見他即時皺晒眉頭:「又係嗰啲乜嘢apps呀?唔啱我!我都唔用呢啲嘢嘅!」事後,我道聽途說,Chris連手機也沒有,要聯絡他,只能靠email。

是真的嗎?活在現今世代,竟然真的可以沒有手機?「哈哈哈哈!」他大笑了一輪。然後旁邊的宣傳人員說,聯絡他,的確是要用email的,他又即時澄清:「我係有手機嘅,只喺我要揸車嘅時候,先會帶出街,我架車衰咗,都有部電話嘛。」那是部甚麼型號的手機呢?「咁我又唔記得喎!我都冇乜點用。」

咁屋企總有部固網電話喇啩?「乜嘢係固網電話呀?」吓?解釋完後,他又搖搖頭:「我屋企連固網電話都冇o架喎,我都冇需要。」

那跟隱居有乜分別呢?「咁又唔好講到我好似古老派咁,我只係唔需要用iPhone呢啲嘢啫,其實我歌迷都有幫我開facebook同微博,但我唔識去maintain,因為我唔會做啲嘥時間嘅嘢,好似見你哋成日喺度撳撳撳傾偈,一陣食個飯又要影碟餸,自己做啲乜嘢,又要講晒畀人知,呢啲嘢我一定唔會做囉!正所謂:『我、冇、你、咁、得、閒!』六個字講晒!哈哈哈!」

咁又係,又要搞電腦動畫,又要做歌,又要睇屋、儲屋搞裝修,真係幾忙嘅。

他現時最熱忱電腦動畫製作。「我依家有五部Macbook Pro一齊做,成個project講緊要兩年時間先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