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09 年 07 月 16 日

生命是不是一盞油盡的燈 堪千創古寧波車

抬頭細看天空裏的雲,一朵一朵的,有大的有小的。有些快樂地隨風輕舞,有些只是孤單地呆着。

望回街上的人潮,燕瘦環肥的,不同際遇的。有些冷血的人,可以殺人全家,無視小女孩顫抖絕望的淚光,絕情地擲入八呎深泥坑裏生葬,之後仲牙眨眨投訴遭警察打了心口一拳。

也有一些人願意窮一生時光,無條件走遍世界各地,或做義工,或傳道弘法,告訴無助困苦的人,人間依然有愛,人的心中一定要有愛。

天呀!點解呢個世界會有衰人?點解我仲未發達?點解佢仲未生到仔?點解有生便有死?點解好心無好報?點解o靚模咁鍾意暴露?

有些人天生困在問號裏,有些人天生解答別人的問號,眼前的第九世堪千創古寧波車,一定是後者,他最愛笑,展笑時兩邊嘴角的距離,比別人寬得多。

他是藏傳佛教的「大哥大」,地位跟天主教的教宗相若,又是劉嘉玲篤信的密宗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的總經教師,徐子淇兩夫婦更多次找他加持祝福,富豪、群星一見到他,即會恭敬地對他三跪九叩朝拜。

「人,要有助人離苦得樂的心。」說時,寧波車的嘴角,寬廣得像無垠的地平線。

每個人的生命,每分每秒在流逝,為別人的燈加油,不正是為自己的路照亮嗎?

三跪九叩訪問

訪問堪千創古寧波車,令我受到前所未有的歡迎,只因不少同事笑口噬噬問我:「我可唔可以跟埋去見識吓?」

講真話吧!「其實我想睇吓有無機會,可以得到寧波車親自加持祝福嘛!」

人生在世,誰不想行好運、發大財?記者一行五人,心中各懷不同念頭,來到寧波車下榻的四季酒店。

「叮噹!叮噹!」門鈴響過約十秒後,酒店房門打開,裏面會有擺滿佛像法器的神壇嗎?會是香火瀰漫的煙幻景象嗎?

五步之後,疑團揭盅。寧波車的房間,跟大家平日住酒店的客房一樣,落地玻璃望盡中環的陽光,不同的是,客廳擠滿四、五名善信和喇嘛,人人臉上都流露親切的微笑,此刻我在問自己,我和菩薩的距離是否已叫近一點呢?

當寧波車從睡房中步出,其中一名弟子馬上着我們向寧波車行三跪九叩禮,攝影師連忙放下相機,我又把手上筆記馬上收起,手忙腳亂地跟循每一個動作。

此刻,我深深明白到,甚麼叫「踎低起身見頭暈」。


創古寧波車自81年起常來港弘法,不少圈中人如(左起)張國強、梅小惠、關淑怡和阿倫均鼎力支持。

四歲告別家人

坐在梳化上的寧波車,一臉慈祥,耳珠長長,我相信他會是一個快樂而長壽的人,一切俗塵煩惱,好像根本沾不上心間。

七十六歲了,四歲時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千里迢迢來到西藏尋找他,認證他就是轉世的第九世創古寧波車,此後一生,不再是朝九晚五的平凡人生了。

他的童年,從此要離家住廟,接受不同的密宗培訓和考試,他捨得家人嗎?

「每當住在廟的時候,便會想念起爸爸媽媽,有時他們又會去到廟裏跟我一起生活,但最長只住十多天。」

在他七歲至十六歲期間,他專注於學習讀寫詩歌、星象,以及記誦和修持法會儀軌,二十七歲從西藏移居印度,開展他在世界各地的巡迴弘法之旅。


去年創古寧波車在尖沙咀搞法會,徐子淇兩公婆恭敬合十,排隊等寧波車加持賜福。

加持徐子淇

近年他來港弘法,都由四叔李兆基的長女李佩雯熱情接待,又安排入住四叔旗下的四季酒店,徐子淇和李家誠更不時出席寧波車的灌頂法會,對他合十跪拜,恭敬非常。

○七年徐子淇在沙田仁安醫院誕下千金,寧波車帶同數名喇嘛現身醫院,更由李佩雯陪同,傳媒紛指寧波車替徐子淇產房灑淨,又加持祝福徐子淇母女平安。

原來,一切只是傳媒片面幻想。

「報章的報道,不是真的,那一天我去仁安醫院,其實只是因為我牙痛,才去那裏看牙醫而已!」

得道活佛,應該不會講大話吧!

那麼,徐子淇近日有沒有帶同兩位千金,找寧波車加持祈福呢?

「哈哈!每一個人來到找我,我都會來者不拒,替她加持。」

既然有緣訪問,何不單刀直入?我直接問寧波車,在藏傳佛教裏,是不是有一些法事,可以幫助人選擇胎兒性別,喜歡生仔便生仔呢?

「是有的,的確有這類法事可以幫人生仔或生女,而且不一定由寧波車負責主持法事。」

那麼,徐子淇有沒有向寧波車求助做生仔法事呢?

「我自己又不是特別懂這類法事噃!哈哈!」

高人不說冗話,一句起,兩句止,有慧根者自能悟之。


7月1日,寧波車舉行灌頂法會,陳寶珠一早到場,更在場外買紀念品。

怕死

寧波車早前來港開講座,教人如何面對死亡,如何在中陰身(即是死後做鬼的階段)得到解脫,有陳寶珠、關淑怡和田蕊妮等圈中人風雨不改連日捧場。

凡人難於超脫生死,寧波車呢?怕死嗎?

「一般死亡,我們都會驚,所以人要學習認識人死後的不同中陰身階段,人生前做了惡業,便會墮入三惡道;做了善業,便會去一個好的地方。對於死亡,我自己當然有少少驚啦,因為驚,所以更加要諗點樣利用這一生,去做多啲善事,同利益眾生。」

如果一個人去打劫,但又拿出一部分去做善事,他是作惡業定是作善業呢?

寧波車聽後笑了十多秒,我想他可能對這條懶有哲學性問題感低能吧!

「哈哈哈哈!最初他存有一個壞的心腸去打劫,然後做了少少善事,若果他在做善事時,是真心懺悔便沒所謂,但全無知錯悔過的心,便是壞事了。」

芸芸眾生,有很多壞人找寧波車加持作福,之後繼續做壞事,寧波車會氣餒嗎?

「其實即使他們是壞人,每一次來見我聽法或加持,已經是對佛法有一點恭敬的心,怎樣也是對他們有利益。但之後他們繼續做壞人的話,我是不會氣餒的,每個眾生都有不同的業嘛!」

講開死亡,不少人都會怕黑怕撞鬼,鬼節漸近,寧波車有沒有方法可教我們驅鬼呢?

「鬼根本是眾生,點解會驚他們呢?人死後便是中陰身,即你口中的鬼,他們會有一種神通力,會知你諗咩嘢,如果你成日驚佢或者憎恨佢,佢哋自然會用憎恨心對番你。呢個時候,你只要保持善念,佢哋亦不會對你有害。

「如果你真係怕鬼,可以念六字大明咒(音:唵媽呢啤咩空)就得。」


訪問期間,不少慕名前來的善信激動地跟寧波車寒暄,又跪又攬又合十,合照後仍不捨得離去。

轉世

自古人生誰無死?強如寧波車,也敵不過肉身枯萎,而要轉世再投人間,繼續用另一個肉身弘法,既然佛法無邊,為甚麼寧波車仲要轉世呢?

「活佛制度主要以利益眾生為主,作為一個人,主要受到身體衰敗所限制,例如一個人住世五十、六十年,到年紀再大啲時,便好難有能力去幫助眾生,佢會入滅死亡,再繼續去投胎,藉住下一世的一些認證,再返來以另一個新的生命去繼續利益眾生。」

不怕認錯轉世靈童嗎?

「都有時會出錯㗎!但一個半個錯都唔會好多嘅,有好多認證都會有根有據,例如佢轉世後嘅出生地方、住屋的形狀同周遭環境。父母叫咩名等等。」

其實,活佛若能有三百歲命,可能更能吸引信眾?又不會出現搞錯情況,對嗎?

「我們只是血肉之軀,會一天一天的壞,如果變壞了,怎能用這個身體來弘法,看來用過一個全新的身體會更加好呢!」

如果叫寧波車送贈畢生受用的金句給全香港人,你猜會是……

「做人,要有慈悲,不要有嗔恨心,不要有害人的心。對不喜歡的人,不要起心去傷害他。用慈悲心去助人,他日人家也會來助你。」

寧波車收起笑容,誠懇地望着我說,他年紀大,經常飛來飛去,會不時覺得很倦,但看着世界依然有不停的災害,凡人仍有不絕的惡業,他依然未能心無罣礙。

「想起這些,心情有時少不免有一點歎息!」

心如燈照,鏡不沾塵;窗外,風輕輕的來,雲淡淡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