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3 年 02 月 24 日

少爺占男人的浪漫

男人的浪漫,其實並不一定如高登仔所寫的潮文般,只得豆腐火腩飯,也可以像少爺占,在二月十四情人節,於社交網上發表幼稚園照片,再配襯以下文字:

「從前我愛上排球隊隊長,她用雙手打出理想。我沒有運動細胞,只能用雙手畫畫給她。中學生應該談戀愛,拖着妳愛到冬天不怕冷。到了這一天快得似做夢,七年前的這天,我倆在結婚證書上簽署,走進人生另一個階段。男孩像我有很多,幸運被妳選中。秘密基地今天要對外開放了。Old school love, Tina and Jim」

只是,四月中,他和他的廣播劇gay icon朱豔強將會舉行talk show《口口笑之Super Me》,忽然驚爆秘婚七年,不怕惹來博宣傳之嫌嗎?「唔會,因為啲飛之前已經爆咗,而且啲觀眾好醒o架,唔會因為呢件事而去睇呢個show囉!」

咁點解要將婚事隱瞞大家七年呢?「之前唔講,係因為我有啲日本歌迷未必接受得到,佢哋十五歲就鍾意我,咁我入行十五年,依家佢哋都三十歲,應該接受到囉!」說罷,他對着我奸笑。

咁即係點呢吓?「其實我哋兩個(他和Tina)都想keep住一個共同嘅秘密,然後就好似比賽咁,鬥唔講出去囉。依家講出嚟,我哋之前都覺得係時候囉。」

剛於二月十七日生日,踏入三十六歲的少爺占,查實都算是一個浪漫的人夫啊!

除了和太太Tina的幼稚園合照,少爺占又在instagram上載了二人的Van Cleef & Arpels婚戒。

守秘密

在少爺占還未爆出秘婚前,我曾問過他,Tina可有向他催促過結婚,他說:「有時都有催囉,夜晚就……一時時囉!哈哈哈!反而廸偉,即係商台嗰個攣精呢,佢有催喎!佢好鍾意催人o架!哈哈哈哈!」OK!得!明白!

聲稱跟Tina一起已有千年的他說,七年前,選擇在情人節註冊,只因自己是個很有系統的人。「兩個日子夾埋一齊幾好呀,如果唔係呢日,我哋都諗過一係佢生日,一係我生日。」

結果,這樁婚事,成為了他和Tina一個「守秘密」比賽。「除咗我哋兩個啲親戚同屋企人知道之外,佢嘅所有朋友,同我所有朋友同事,包括當奴(艾粒拍檔)都唔知,我哋咁多年嚟都好堅持唔講!有一個我哋兩個共同嘅秘密,幾好呀。」

那為何選擇到今天才公開呢?「一來個timing靚,我哋情人節結婚,又新年流流,咁啲娛樂版都應該出啲好嘢呀;二來我哋成日都畀人問幾時結婚,我男仔就OK,但女仔成日咁樣畀人問,都幾煩。大家商量過之後,咪講出嚟囉,以後啲記者影到我哋,都應該冇嘢寫o架啦!哈哈哈!」

二人結婚七年,少爺占說,太太Tina現全職玩樂及當家庭主婦,真幸福!

雖是家中獨子,但童年時的他(右一),猶幸還有表兄弟妹陪伴。

幼稚園時,少爺占(右一)和Tina(左一)已是同班同學了。

細路仔

少爺占和Tina識於微時,早在兩人就讀幼稚園時,已是同班同學,只是升上小學後,即使彼此居所近在咫尺,卻沒有見過面。直至中學時期,他和她才再次遇上。

「其實嗰陣我哋一直都只係好好朋友,因為佢讀書好叻,打排球又好叻,可以話學校嘅風頭躉,但我自己唔係咁勁,所以都唔敢追佢。係後尾中五之後嘅暑假,我哋先開始拍拖。」

青梅竹馬最後變成了枕邊人,少爺占作為家中獨子,父母應該也有明示或暗示過想抱孫吧!「其實我哋都好鍾意細路仔,我阿媽都有催過我哋生BB,咁我咪同我阿媽講:『不如你生呀!咁我咪幫手湊囉!』幾好呀!抱住個BB,我可以同人講,呢個我個妹嚟o架,我阿媽生o架!好正!然後我老竇就喺隔籬只有搖頭歎息囉!哈哈哈!

「其實呢,我之前咁多年都唔停咁做嘢,都冇特登去計劃過生定唔生,跟住突然就話到咗某個歲數咯——我都好想好似我老竇咁,廿幾歲生我出嚟,你話幾好,到個仔大個之後,阿爸阿媽仲唔算好老,身體仲健健康康,咁個仔出去做嘢,都會做得放心啲,冇咁多牽掛呀!」

混血兒

他原名叫甄子康,出身於小康之家,父親於藥廠工作,母親則是護士。「佢哋兩個係鄰居,我諗我老竇冇乜女溝,咪是但執件咁囉,咁就娶咗個矮婆!哈哈哈!我阿媽真係好矮o架,同阮小儀差唔多高,但我老竇都算高大威猛,舊時都有五呎九,不過後尾佢老到縮咗水咋嘛,所以佢哋係森美小儀嘅組合!」

至於性格和喜好,則混合了父母雙方的。「我老竇個『講嘢掣』長期都開著,係個happy happy、性格樂天同活躍派嘅人,好鍾意郁動,即係細細個就鍾意玩詠春、南拳、北派嗰啲囉。但我阿媽呢,就反而少嘢講,係個極度感性、由細到大都係睇亦舒,到依家都仲係睇緊亦舒嗰啲。

「所以我可以話係佢哋兩個嘅mix,我比較鍾意睇書,好少郁動,不過我個人又冇乜脾氣,如果好興奮時,會叫自己降番啲,唔好太興奮,好失意嘅時候,又會提升番自己,盡量會keep住自己嘅情緒喺最中間嘅狀態。」

沒有兄弟姊妹的童年,不會覺得孤獨嗎?「都悶o架其實,但一到中學就好快溝女,然後大大吓,自己鍾意畫嘢,又好彩入到大學讀design,我覺得個世界簡直係繽紛!又有女又可以做到自己鍾意做嘅嘢,仲有我鍾意聽嘅收音機,同埋考入商台做DJ喎!」

大壓力

縱使當了DJ至今十五年,但少爺占卻說,其實並不太特別喜歡說話。「我係一路做一路學。森美、阿奴(當奴)先係叫真係鍾意講嘢,比起阿奴,我只係佢一半咁鍾意講嘢;比起森美,我直情係佢十分一咁鍾意講嘢,所以佢嘅talk show可以做足八個鐘都得,但我嘅,就最多只可以講到兩個鐘囉!」

一直以來,他除了DJ身份外,瓣數多多,既與當奴組成艾粒,又同band友合組「野仔」,年前又跟朋友合資,開設潮服店Meeh。「咁多個身份,我覺得最大壓力係DJ!嗰種壓力,係覺得好難突破,慣咗手,每日都係咁炒同一個碟頭飯,好難會無端端有日炒到個好食到癲嗰囉!而且,你都知道,我依家每日對住啲乜嘢人做節目先得o架?嗰位『女士』(Do姐鄭裕玲)……即係呢,我真係唔敢講佢個名出嚟囉,佢一陣淨係睇到個『D』字,都會好大反應:『吓?講我呀?寫乜先?』哈哈哈!

「雖然係咁,但做DJ呢,又係我最有滿足感嘅一個身份!你諗吓,做電台,好似做神功戲咁咋嘛,對住空氣講嘢,都唔知有冇人聽嘅,但日日都不斷有滿足感喎!咁我覺得自己都好難得維持到十幾年做呢個神功戲囉,我諗如果唔係咁magic,Do姐都唔會嚟做啦,佢對慣人o架嘛,依家叫佢對空氣講嘢喎!係咪先?」

Do姐、Do姐,少爺占講你呀!

艾粒和Do姐因為主持電台節目《口水多過浪花》,早已默契十足,少爺占說:「呢個節目,我反而講少咗嘢,我覺得好似呃緊人工咁。所以要搞show囉。」

年前與朋友合資開潮服店MeeH,分店開幕時,找來農夫剪綵。

四月跟少爺占一起搞talk show的朱豔強,其實是他所寫的廣播劇《攣豬豬》內的一個gay icon角色,也是他身邊多位gay icon朋友的合成寫照。

「咁耐以嚟,我都未試過自己一個人去做一件事,做生意開舖頭,我都有partner;搞艾粒,又有阿奴代我去開production會,如果touch wood有乜嘢事,票房唔好,我都可以賴佢陀衰家——你知呢條友根本就係陀衰家o架啦!哈哈哈!所以我今次搵埋朱豔強出嚟做,好似多個人同自己去做呢件事咁,佢又可以幫我去做宣傳——雖然其實都係我自己嚟嘅。

「揀阿豔,因為呢個角色夠立體,集合咗我身邊好多gay icon朋友嘅特徵,同埋佢只係喺個fan page度寫少少嘢,啲人就會好似癲咗咁回應,黐線o架,阿豔只係做少少嘢,就『bomb』!個個都入晒戲咁!

「所以喺個show度,同我會一半一半咁出場,我會講番自己嘅嘢,阿豔就會講吓啲gay嘅有趣嘢。因為我唔似阿奴,後生嘅時候成日去蘭桂坊,識埋啲黑人男朋友,同埋矮仔硬係有好多女人鍾意o架嘛,佢個樣好似好冇殺傷力、好可憐咁,咁我又model身形,又唔夠佢醜樣,細個又冇蒲過,如果唔係我個show仲多嘢講囉!」

當奴、當奴,少爺占講你呀!

連假劉海cap帽,就是少爺占變身朱豔強的主要「髮」寶之一。

選擇在新光搞《口口笑》,只因這是他小時候和母親經常看電影的地方。「我個show淨係得一個票價,就係三百五同二百五。」

朱豔強早前拍攝海報時,靚樣同吳雨霏有得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