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3 年 02 月 17 日

政客難做按揭 「尊貴無殼蝸牛」大歎:上車難!(一)

立法會議員給人高高在上感覺,以他們月入約八萬元的人工,在不少人眼中,應該是薪高糧準的優差。

但翻查立法會個人利益登記冊,除了商界、功能組別議員申報擁有一項或以上物業,不少年資較淺的議員及議會新丁,仍在為供樓咬緊牙關;他們甚至因政客身份,被銀行拒做按揭,買不起樓,要淪為「尊貴的無殼蝸牛」。

本刊訪問四名前任、現任立法會議員,當中有大律師、有資深傳媒人、亦有工程師、教授,他們捨棄安穩專業,踏上朝不保夕、大起大跌的政治舞台,在樓市失控的今天,他們亦與普通市民無異,一樣要面對上車艱難的苦況,成為任由宰割的樓奴。

外人看陳淑莊有專業背景,條件好,不過從政路箇中的艱苦,卻是不為外人道。

陳淑莊

年齡:42

收入:議員薪金近八萬(2008-2012年)

現在:自由作家(freelancer)

困難:年紀大,難儲首期

陳淑莊是執業大律師,做過四年立法會議員,單是這份履歷,難以相信她是無殼蝸牛。「做議員,條數就好睇,但你去銀行借錢做按揭,四年一屆喎?係咪穩定收入先?」

別人眼中,她是會生金蛋的大狀,不過自○七年起代表公民黨出選,接連成為區議會及立法會雙料議員後,她的生活起了變化。四年來,議員薪津成為了她的唯一收入,不過工作開支多,又要補貼辦事處營運,七萬多元的薪水難免要打折扣:「收入係得咁多,揀咗層心水樓租,仲點有錢儲首期?」

過去兩年間,陳淑莊先後連任失敗,瞬即由全職議員成為「雙失」,連議員基本的收入亦失去。「可以再執業,但我唔係資深大狀,大律師通街都是,競爭好大,現時只有接多一些報紙評論撰稿、上電台開咪等兼職,讓生活勉強穩定啲。」

陳淑莊坦言,要她買下現時於星街租住的單位,是不可能的事,「反而依家會諗吓老人屋,第時年紀大,可能會需要好多特別照顧服務,又或者睇定老人院啦,哈哈哈!」

三年搬一次屋

陳淑莊說,早年曾想過買樓,但最終上唔到車,最大原因是追不到樓價的升幅。「大約三年搬一次屋,地產經紀、搬屋公司已經熟晒,不斷畀人加租,不斷搬,試過發忟憎,覺得不如買咗佢算,唔使煩。但睇完樓,計完盤數,個價已經唔同咗。」不斷被加租「迫遷」,令陳淑莊只能過着樓搬樓的漂泊生涯,其中最辛苦一次搬樓經驗,是兩年多前正值五區公投時候。

「一直住開李節街,突然收到業主通知不續租,當時忙住選舉,四個月擺了三百幾個街站,忽然要搬,真係發癲。」陳說,由於她偏愛灣仔,所以選擇不多,加上正值選舉危急,最後匆匆「扑錘」,搬往現時所住的六百多呎星街單位,月租兩萬多。

「阿媽話我奄尖,睇樓睇到同佢嗌大交,不過租金實在太貴,睇咗四次先肯扑錘,一簽就簽三十個月約,費事立法會選舉前又要搬,否則真係死畀你睇。」陳淑莊說。

九月她將會四十有二,兩年多前跟拍拖八年的男友分手,現為單身一族的陳淑莊坦言,買樓已不在考慮之列:「都預一條友過埋下半世,當我六十歲退休,現時先開始儲首期,永遠只會追車尾。」不過她說,對她而言上車並非必要:「租樓有彈性,想晚晚蒲定想清靜啲,都可以轉地方。冇人冇物,兩腳一伸就咁多,係咪一定要買樓?」

五區公投期間,陳淑莊(左)忙到一頭煙,突然收到迫遷通知,打亂她的選舉安排。(黃德堅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