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09 年 07 月 07 日

買大開細 政客錯估民心

七.一遊行約三萬人上街,比泛民預測的二十萬少大半。

七.一遊行舉行前,泛民領袖公開預測參加人數有十五萬至二十萬,但結果錯得離譜,據中大與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點算,上街市民頂多三萬三千,只是泛民預測的六分一。

泛民今次大跌眼鏡,是因為對發動群眾的幾個因素看得太樂觀,錯估了民心取向,以致如意算盤沒法打得響,大抽其水的目標也告落空。

他們首先寄望的是六四情緒,今年紀念六四二十周年晚會,有逾十萬市民參加,泛民領袖心中暗喜,以為這團火可以燒到七一,民眾的激動情懷將延續到大遊行。但實際情況卻非如此,六四熱度升得快,降得也快,市民悼念六四之情很強烈,但與不滿政府的怒氣是兩碼子事,並沒有「自動過帳」。

三年比較,今年有一個相近的環境因素,就是香港經濟受到國際金融風暴衝擊,由高點下跌,民眾承受了巨大壓力後,很容易衍生對政府施政的不滿,當年數十萬市民上街,便與此有關。泛民根據這歷史經驗,相信民眾的怨憤不難挑起,故不再只舉出「爭民主」的單一旗幟,而高喊「改善民生,施政失誤」的口號,並集中針對曾蔭權,以為可引起市民共鳴從而湧上街頭。

他們料不到的是,今次情況與○三年不盡相同。首先,金融海嘯重災區在美國,中國經濟仍然強勁,香港所受打擊相對溫和,樓價不但沒有急跌,反而因資金流入而上升,失業問題亦未惡化,故市民生活壓力雖增大,怨氣遠不如當年。此外,政府吸取上次教訓,在危機初現之時,便採取了積極措施穩住金融、增加就業機會及支持中小企,並動用逾八百億元刺激經濟,同時保持中低級公務員的職位及薪酬,這些招數都有助降低市民的不滿情緒,提升政府的民望。

及早行動的效果,在近期的民意調查中反映出來。港大與中大的民調都顯示,市民對政府的滿意度,有從低位回升之勢,而特首的評分也微增。大多數市民是現實的,只要他們覺得政府積極回應問題,盡了力「做嘢」,就會「收貨」,沒有了走上街頭罵政府的衝動。今次參加遊行的民眾,即使全部都不滿政府施政(其實部分人只是提出自己的訴求,並非聲討政府),也只有三萬多人,從人數的比例而言,不能算是「多數」,某些學者指遊行人數顯示社會對政府不滿正加強,施政警號已響起,這分析顯然不是科學的論斷,可說是言過其實。

泛民繼續喊出「爭取普選」的口號,是希望將市民生活上的怨氣轉化為爭取普選的情緒,成為政客要求提早普選的籌碼。這是他們一貫的「抽水」技巧,但今次卻未能奏效。

普選顯然並非最急切的議題,據政府內部進行的民調,公眾最關心的問題是食物安全、空氣質素和就業等,而普選「十大」不入,不可能成為推動群眾上街的議題。泛民估計市民對普選趨於熾熱,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由於上述的民心取向,大多數市民對七.一上街已不再像幾年前那麼熱切,遊行的性質卻出現兩個新趨勢:一是參加者趨於激進化,多了人採取粗暴手段表達訴求,甚至假「公民抗命」之名肆意破壞秩序,以追求自我滿足;二是多了一批十多二十歲的年輕人加入遊行,他們以挑戰權威為樂,卻沒有嚴肅和具體理念。這兩個趨勢結合成一股衝擊建制的新力量,甚至連泛民政黨也沒法控制。

七.一遊行結束後,數百人留在政府總部外不肯離去,更集體公然撒尿以宣洩不滿,最後警方要強行清場,這正是行動激進化的一個現象。

這趨勢將令往後的行動變得情緒化和不理性,更多中間溫和的市民將畏而遠之,而餘下來的參加者,則變得更暴烈,破壞性愈來愈大,愈來愈脫離大多數群眾。如此下去,泛民只會走進死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