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3 年 01 月 12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久違的野生黃花魚

寫飲寫食十一年,經常都有人問:「哪有這麼多東西寫?」現在每星期主持五天電台飲食節目,又有人問:「哪有這麼多東西講?」直至目前為止,寫和講都未有壓力,並非我能力超凡,也沒有甚麼秘訣,皆因食海無涯,窮一生也吃不完天下食物,況且我自小跟母親去街市買餸,年紀小小已負責煮一家人的飯,講飲講食講煮,大把題材,而且更關鍵是,牌面是寫和講飲食,內容觸及的其實是生活和人情,每天都用心體味生活,素材俯拾皆是。

這天來到黃大仙大成街街市,踏着濕的地板,穿插在買餸的人群中,覺得自己已融入其中,那一刻我不僅十足十一個住家男人,也彷彿是一個新蒲崗街坊。我是去到哪裏吃到哪裏的人,走到哪區有機會也會逛一逛哪區的街市,其實我是第一次來大成街街市。

養殖黃花魚

野生黃花魚

大成街街市的魚檔很多,尤其是賣冰鮮魚的,貨源來自世界各地。認識其中一檔的劍雄哥同大家姐,問這天有甚麼好東西,大家姐笑笑口從隱秘角落捧出九條八、九吋長的冰鮮魚來:「野生黃花魚。」我「嘩」一聲叫了出來,至少二、三十年沒見過了,難怪第一眼看時覺得似曾相識,但又不敢肯定。小時候在街市路中心的擺街魚攤,經常看到大大小小的黃花魚,很便宜啊,後來數量愈來愈少,價錢愈來愈貴,已少吃了黃花,而且曾經有一段日子,有不良魚販以其他魚染黃冒充的貨色騙人,很得人驚!

眼前的野生黃花魚,遠遠不及在同一檔口內另一些顏色金黃的黃花魚。大家姐說那些樣子漂亮是養殖黃花,貨源充足,野生黃花的確非常少見,價格足足貴一倍,難得這天有來貨,她打算留給自己食,但她見我眼仔碌碌,於是一番好意說可以讓給我。

黃花魚一上水便死,除非跟漁民出海打魚,才有機會見一尾仍在生的黃花魚最後一面,所以我們在街市買到的一定是冰鮮魚。可是如今連漁民也不容易撈到黃花魚了,有豐富打魚經驗的魚檔檔主劍雄哥慨歎污染情況愈來愈嚴重,捕撈也嚴重,導致野生黃花愈來愈少。現在街市魚檔所見的黃花,十條有十條都是養殖的。

野生的好吃還是養殖的好吃?還要問?黃花的吃法很多,可以煎熟蘸靚豉油吃,也可以伴蘿蔔或鹹菜半煎煮,這幾種吃法我都喜歡,但大家姐提供另一種烹調方法,便是以油鹽水浸熟。還記得我幾年前在魚排上與漁民吃過的一頓午夜海鮮大餐,他們便是以油鹽水煮魚,說這是吃魚的最佳方法,煮出來連汁都撈埋,我吃過一啖後連撈了兩大碗飯。其實,今時今日有野生黃花吃,怎樣煮都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