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3 年 01 月 06 日

奧斯卡之後 楊紫燁

紀錄片向來是小眾口味,即使大時大節人人嚷着要看電影,劇情片、音樂劇、武打片、動畫,最尾才有機會輪到紀錄片,其不被重視的程度,就連香港曾出產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的女導演也鮮為人知。

楊紫燁○六年憑描寫內地愛滋病孤兒的紀錄短片《潁州的孩子》成為首位獲得此電影界最高殊榮的本港女性,「他們沒有父母,又患愛滋病,被雙重歧視,幾乎被視為垃圾。」作為七十年代移居美國的香港人,她明白何謂歧視,「當年學院只有我一個華人女仔讀電影,畢業後在荷李活做剪片,美籍監製劈頭問我:『中國人如何說美國人的故事?』」

黃皮膚加上是女性,她成為小眾中的小眾,因此拍片時特別重視「身份」,九七年開始把中國人的故事搬上銀幕,希望華人多被國際社會認識,「歧視源自無知,不能總把事情藏在地氈底,說出來,問題才能解決。」她前年再憑講述中國環保抗爭的《仇崗衛士》,獲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提名。

中國人習慣家醜不出外傳,要在鏡頭下披露真實民情,楊紫燁不無壓力。雖然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說「要中國了解世界,並讓世界更了解中國」,但實行起來不是易事。即使為內地小眾發聲的路難行,楊紫燁已矢志走下去。

在美國生活了二十年,楊紫燁○三年到中國定居,環繞愛滋病、環保、同性戀等題材拍攝以中國人為主角的紀錄片,「問題不能藏在地氈底,要說出來才能解決。」她近日回港,重遊昔日生活的新蒲崗舊區,勾起不少童年回憶。

○六年,楊紫燁憑着《潁州的孩子》與拍檔湯列倫奪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是首位港人獲得此殊榮。(路透社照片)

楊紫燁這名字,對香港人來說頗陌生,皆因她奪得奧斯卡之時居於北京,本地傳媒以為她是美籍華裔導演,報道少之又少,但只要看看她近年奪得或獲提名的國際獎項,才讓人猛然醒覺香港出產了如此出眾的電影人。

一○年完成的紀錄短片《仇崗衛士》獲提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八年以男同性戀者為主題的《彼岸浮生》入圍奧斯卡初選,並獲三藩市國際電影節紀錄短片金門獎;○六年《潁州的孩子》勇奪奧斯卡;○三年她剪輯的《成為美國人:華人的經歷》獲四項艾美獎提名。

「紀錄片以前在香港很少,是近年才愈來愈多。」她的作品在本港不受注目,恍如愛滋孤兒在內地被忽視。她仍記得初到安徽拍攝愛滋孤兒時眼前的景象,「去到一個很窮的村莊,小朋友都被雙重歧視,沒有父母,又有愛滋病,幾乎被視為垃圾,你死你事。親人為了自己的仔女安全,唔准他們一齊玩,更連他們村出產的西瓜都唔敢食。」

楊紫燁早於七七年由香港移民美國,她一直以美國人對愛滋病的認知來看待此病,看到農村令人揪心的歧視,令她立志回到中國做點事,人生亦因此改寫。「內地很少人關心農民,我覺得每個人都是平等的,用平常的態度、拉着他們的手傾偈,他們已經好感動,講到喊晒。」

兩年前到安徽拍攝《仇崗衛士》,紀錄目不識丁的農民為保家園,多年來與污染環境的化工廠周旋,最終成功逼令化工廠搬走,「這紀錄片講的是環保問題,也凸顯了公眾參與的社會現象。」

反歧視

自○三年起,她已為反歧視愛滋病人出一份力,她與拍擋湯列倫(Thomas Lennon)成立「中國愛滋病宣傳制作項目」,翌年邀得NBA球星姚明和「魔術手」約翰遜拍攝《不要害怕,不要歧視》短片,○六年獲國家衞生部批准在中央台播放。

「中國政府最初都唔想講愛滋病問題,但聯合國擔心中國會成為另一個非洲。其實這不是中國獨有的病,我是想幫中國做愛滋病的知識傳播,目的是反歧視。」

反歧視、為弱勢小眾發聲,對她而言並非新鮮事。七十年代她移居三藩市,歧視一直如影隨形,「考進三藩市藝術學院,父母曾打算在學校附近買房子,但地產經紀竟說這區不讓中國人住,住客全是白人。」

上月底,她到蔡功譜中學分享,學生的表現令她留下深刻印象,「小時候因為懶,所以成績一般,也沒有理想,但我希望同學要保持好奇心,放眼於身邊所有事物,不要因為成績差而輕易放棄。」

她有一姐一兄,是家中孻女,母親懷着她的時候從廣州來港,開廠做塑膠花,「爸爸在中山大學畢業,是化驗師,原本在外公弟弟開的樹膠廠工作,後來自立門戶。」工廠的規模不小,高峰期有百名工人,由於父親性格較溫和,由母親擔當女廠長,「她是我眼中第一個女強人,一個女人管百人,好惡。」

由六歲開始,楊紫燁的暑假都在工廠幫手度過。「爸爸識化學,買種花的書回來研究花的形態、調校顏色;媽媽則帶我去慈雲山、牛頭角等地把塑膠花發出去畀人穿,收回來我就負責計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