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下午茶時間 2013 年 01 月 03 日

呂大樂

大學教授,在報刊撰寫評論,亦曾主持電台節目。寫作題目多屬下午茶閒聊過程之中想出來,所以每日咖啡不可少。

舊記憶

朋友約會到銅鑼灣名店坊見面,我到埗之後,一想再想,最後還是決定在外面繞場一周,看清楚名店坊三個大字之後,才敢走進去。對我來說,那處地方永遠都叫做大丸。

在我腦海中的地圖裏,恒隆中心是松屋日本百貨公司。而我約人到誠品集合時,依然會補上一句:三越樓上。

乘的士到波斯富街,我跟司機講,靠中國國貨公司停下來。但想前往時代廣場時,則還未至於會說電車廠落車。不過,舊日電車廠外羅素街擠滿街邊小販的情景,我還很有印象。

朋友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表示:有病!我不敢反駁,因他所講的並非完全沒有道理。但我也留意到,憑舊記憶來為自己定向、尋找地方的,大有人在。某次乘小巴到太古城,有乘客要求醉瓊樓有落。如果我沒有搞錯,那位仁兄一定在該區居住超過二十五年以上,否則他不可能會講得出那個早已消失的地標。這是否因為個性固執的問題,我看不盡是這樣。我們對一處地方的認識,多少要依靠那在我們腦海中的地圖,以幫助辨認方向,以及方便理解建築、空間的意義與重要性。舉例:在我的「腦海地圖」裏,一直保留豪華戲院和樂聲戲院的印象,因為對我來說,當年乘電車由港島東區往西行,到了它們的所在地的時候,便感覺到自己已經進入銅鑼灣。在我看來,它們(在象徵意義上)是銅鑼灣的大門,經過了它們之後,整個地區的氣氛跟北角、(現時所界定的)天后,截然不同。到了今天,每次到該區的商務印書館逛逛時,都難免會勾起一些回憶(特別是豪華戲院的座位和那將單雙號分開入場的樓梯),想到那兩間戲院一經拆掉,銅鑼灣的空間布局便立即發生重大變化,而人潮的流動方向亦逐漸往西面移動了。銅鑼灣區東部的衰落和西部的冒起,改變了該區的面貌。

當然,現在我們實在沒有必要去研究豪華、樂聲的舊址。新舊交替,不能避免。城市發展自有它的一股動力,要逆勢而行,回到舊時,恐怕並不實際。不過,在日常生活之中,見到那些早已從現實中消失的老店、大廈、酒樓,仍然可以作為大家溝通的符號,覺得此乃頗為奇妙的事情。儘管實物已不再存在,但大家依然可以意會對方的意思,並作出適當的反應。

不過,在社區不斷變化的過程中,舊日的景物不能避免的會從一些人的記憶中消失,同時也不會成為年輕人的認知的一部分。對三十歲或以下的年輕人來說,大丸基本上毫無重要性(因此肯定不會以它作為銅鑼灣的地標)。至於松屋,同樣也是很快的便不再是群眾會覺得有需要儲存的記憶。三越呢?相信很多人還會保留一些印象。不過當新的商場於原址蓋建起來之後,大家對它的記憶便變得有點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