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2 年 12 月 26 日

Lam仔拉心肝 林子祥

數個月前訪問Alex林德信,內容有一半以上也跟他的爹哋林子祥有關;今天訪問林子祥,明明是宣傳他與趙增熹下年二月舉行的《絕對熹祥》演唱會,說着說着,他還是談到兒子Alex去。

「佢入行,我都唔知o架!佢住咗喺外國咁耐,耐不耐就整隻歌嚟我聽吓,我只係以為佢純粹玩,所以佢依家真係做緊一個artist,我睇到、聽到佢有乜嘢唔啱,即刻逐啲逐啲講佢聽,希望佢catch到啦。」

畢竟,入行三十七年的阿Lam,早已榮升為殿堂級歌星,兒子現在步自己後塵,當然不想有任何差池。

「我一做嘢上嚟,好執着,乜都要plan;但佢好似乜都冇所謂咁,好free,有時free得滯好似冇咗自己咁。」他語重心長地說。「不過,我知佢壓力好大o架!因為啲人點都搵佢同我比較,所以佢一定要搵到自己嘅風格!就好似霆鋒同四哥(謝賢)咁,點都唔可以成世叫霆鋒做『謝賢個仔』o架嘛,一定要break awayo架!」

但我知道,阿Lam絕對不會介意,將來有天會被別人稱自己為「林德信個爹哋」;正如他今天仍會掛念關係曾經疏離、七十年代是元朗著名醫生的父親一樣。

Miss

林子祥說,在兒子林德信入行前,從未有機會看過他的表演。可是,我明明很記得Alex曾說過,小時候五、六歲已經常扮爹哋開演唱會,在家裏大聲唱着〈十分十二吋〉。「哈哈哈哈!係呀,係呀!」阿Lam聽罷,一言驚醒。「最衰嗰陣我哋冇可以拍低嘅嘢咋,佢真係成隻〈十分十二吋〉由頭唱到落尾呀!哈哈哈!」

看見這張八十年代推出的《最愛》唱片封套,他說:「真係得意,嗰陣Alex仲係BB,咁快就咁大個!」

Alex小時候,阿Lam也處於最忙碌之時,故惟有帶着兒子開工,爭取相處機會。

回想子女(Alex和妹妹April)的成長過程,阿Lam不無感觸,一來、他們早於八八年已跟隨母親吳正元移居美國三藩市;二來、九五年,他跟吳離婚,能跟子女相處的機會又少了一大截。「佢哋細個嗰陣,係我最忙嘅時候,我想畀多啲時間佢哋都畀唔到,佢哋喺外國,我又拍戲又演唱會又錄音,飛嚟飛去,就算見到面都係好短時間,跟住我又要返嚟!

「好可惜喺佢哋十歲至二十歲嗰段時間,我哋見得最少,嗰度咪miss咗啲時間囉!」

我告訴阿Lam,Alex曾表示過,並沒有因為父母離婚而感到有所缺乏,他當堂眼睛發亮,面露微笑。「最緊要係咁樣啫!」再跟他說,我感覺到Alex兩兄妹其實也愛他,他的眼睛已笑得彎起來。「希望係啦!哈哈哈!feel到就正啦!哈哈!」

早前為仁愛堂與Alex合唱〈分分鐘需要你〉,阿Lam被兒子的情感交流感動落淚。

雖然與前妻吳正元(左一)已分開,但因為Alex(左二)和April(右二),兩人關係仍然友好。

Surprise

Alex入行,阿Lam事前完全不知情。「佢從來未真係同我講過:『爹哋,我想入行呀!』佢呢樣嘢咪同我最似囉!我平時好low key,一做起嘢上嚟,總會有好多surprise出嚟,佢又係咁o架!好似嗰次我忽然見到佢喺度跳Gangnam style,我都『咦』咗出嚟,我都未見過我個仔跳舞嘅!哈哈哈!」

然後,他即時變身為兒子的貼身導師,連Alex留鬚,他亦給予意見。「我會睇佢留得好唔好睇,佢冇我咁執着日日去修,冇乜理,搞到有時留到亂晒龍!」

我告訴他,以Alex本身的討好外形和親和力,其實他的鬚留得好不好,早已秒殺大批女性粉絲了,「咁叫佢介紹啲(粉絲)嚟囉!哈哈哈!」他從心底裏笑出來。「希望佢做到金城武咁啦!有人肯影佢相,已經好正o架啦!我已經好驕傲o架啦!哈哈哈!」

兒子在台上演出的大小事項,阿Lam當然更緊張。「佢有時唱歌,一諗到要顧其他嘢,連個咪都會唔向住個嘴!不過呢,前排我同佢幫仁愛堂演出唱〈分分鐘需要你〉,佢真係畀到我surprise!我睇住佢會唔會唔記得入,點知佢入得好準,唱啲歌詞仲……(他的鼻頭紅起來)啲感情出晒嚟!呢個……(說話有點抖震)可以話係我同佢嘅第一次!嗰晚我即刻就……谷晒啲眼淚出嚟……即係呢……(他用力索索鼻水)做爹哋,見到個仔咁大個同自己喺個台上對住自己,唱自己一首咁有感情嘅歌……(抹抹眼角的淚水)呢個……真係好難頂(難忍眼淚)!個仔咁樣梗係開心o架!」

Independent

感受深刻,只因阿Lam本身在成長時期也曾缺乏過父愛。他出身於杏林世家,爺爺是那打素醫院院長,父親是婦產科醫生。「唱仁愛堂嗰晚,有個女仔走嚟同我講多謝,因為佢爸爸四兄弟,都係我阿爺幫佢哋起名同義診!幾感動o架!另外我有個聽咗我三十幾年歌嘅fans呢,直情係我爸爸接生嘅!哈哈哈!不過,嚟到我同我細佬呢代……哈哈……我見到血就暈低!電視嗰啲血腥呀、開刀呀,我一見到就轉台!唔得!哈哈哈!咁我同我細佬就走咗去art嗰方面發展囉!」

兒子Alex早前正式入行出唱片,作為父親,阿Lam既現身記招支持,更當他的貼身導師。

在他只有幾歲大時,父母離婚,他和細佬跟隨母親。六○年,他在男拔萃讀中一時,母親離開香港到美國去,兩兄弟便開始寄宿生活,直至六五年,再被安排負笈英國四、五年。

「其實前前後後,我同細佬有十年時間又冇爹哋、又冇媽咪,冇一個正式嘅家庭o架!嗰陣喺英國,冇乜中國人,我同我細佬分開兩間學校讀,畀啲鬼仔恰得好犀利,有好多嘢都要自己搞掂!

「我爸爸嗰陣冇理過我哋兩兄弟,雖然佢喺香港已經係頂級嘅醫生,差唔多係元朗第一個西醫,佢對病人好好、好周到,個個元朗居民都睇佢、都識佢!不過佢嗰啲嘢(關愛)都係散晒出去出邊,對自己啲仔,就……冇料到嘅!哈哈哈!硬係外人親啲!」

Beta

直至七十年代中,阿Lam從美國回港成為了歌星,兩父子才再次有所聯繫。「佢嗰陣都已經六張(六十歲)o架啦!見到我喺電視唱歌,佢好鍾意聽,會用beta帶錄起晒佢,佢嗰陣先至好proud of我係一個歌星,as佢個仔,未試過o架!就算食飯見面,我哋大家都冇乜嘢講,佢唯一有講過嘅係:『阿祥仔,我都有聽吓你啲歌!』係咁多囉!依家嗰啲beta帶,仲喺我屋企,不過冇人會知道啲帶裏面錄咗啲乜嘢咯!哈哈哈!」

還以為曾經「生離」的一段父子情可以延續下去,誰料,才相處幾年,卻又敵不過「死別」。「八十年代初嘅事囉。有晚我喺新界拍戲拍到半夜三、四點,坐架麵包車送我走,啱啱經過大馬路佢間診所,我就話:『爹哋,你好嗎?』點知就係嗰晚佢心臟病發走咗!啱啱先有機會可以同佢埋身,佢就去咗,所以,我依家可以同個仔有咁嘅接觸,我梗係開心啦!因為我自己都冇!哈哈哈!同埋因為咁,我每次唱〈追憶〉呢首歌,我都會忍唔住喊o架!」

這是阿Lam一首關於父子的歌,歌詞大概是這樣的:

「從前共你,朦朧夜裏,躺於星塵背後。難明白你,為何別去,留下空空的一個地球……

從前從前曾共我一起的 現仍在心裏逗留……從前誰曾燃亮我的心 始終一生在心內逗留。」

七五年由美國回港發展歌唱事業,那時還未留鬚。「我嗰時仲好鬼佬,廣東話講得唔係太好。到入行,我就開始留鬚,一直到依家。」

七十年代認識了同樣是嬉皮士的吳正元,一拍即合。

六十年代,阿Lam(紅圈)就讀男拔萃,因母親去了美國,開始寄宿生活。

「女人」生活

林子祥今年六十五歲,因為過往長年勤於打網球、高爾夫球和做瑜伽,歲月的洗禮,只在他的臉上留下了一點點風霜,以及換來一頭的白髮。

源於他成長時期的寄宿生活,不用唱歌的日子,他都會親自處理個人的大小事務,包括為自己剪頭髮和修改衣服。「哼!我差唔多大半世人都係自己剪頭髮o架!只係有時做show有sponsor,先會有髮型師幫我執執。」他一臉招積的說。「自己幫自己剪頭髮好易o架咋,只要有兩個鏡咪得囉!

「啲衫,我最鍾意去啲vintage shop、外國啲second hand shop摷,如果個size唔啱,或者個款老土嘅,我咪自己縫紉囉!我縫紉好叻o架!好似我依家着緊呢件褸。」說着,他把身上那件綠色夾棉褸的袖反出來給我看。「你睇,本來呢件褸脹卜卜o架,係我自己縫到啲袖同兩邊腰都fit我身形o架咋,連阿華仔(劉德華)都成日問我啲衫喺邊度買!哈哈哈!」

那莎麗葉蒨文會跟你一起在家玩縫紉嗎?「莎麗對呢啲嘢冇興趣,所以佢係男人,我係女人嚟o架!喺屋企,我會做晒女人啲嘢o架!哈哈哈!」

阿Lam如此「女人」的一面,大概應該只有莎麗最清楚。

阿Lam不熱衷於網絡世界,不上網也不用智能電話。「我呢部手提電話,可以打出打入,已經夠用啦!」

下年二月舉行的《絕對熹祥》,阿Lam說,屆時他與趙增熹只會用音樂mix & match,不會多言。

他不會下廚,也不講究飲食。「你畀塊麵包我做一餐都搞掂o架啦!」所以吃個廿多元的燒味飯,他也很高興。

阿Lam很欣賞阿熹的音樂熱誠。「佢喺音樂上嘅窿路,仲多過我以前啲拍檔。」

八三年,因為一曲〈零時十分〉令阿Lam和莎麗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