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2 年 12 月 14 日

生命的美學 米雪

米雪這天走進拍攝的服裝及家品店,雙眼發亮,對店內的懷舊家具都滿是好奇和讚賞,「呢個shot,不如加呢塊藍色氈喺梳化度吖,我鍾意呢種藍色呀!」二話不說便把手上的氈鋪到梳化上去。接着,她又親自在店內挑選拍照的服飾,「今年興格仔呀,不如着件格仔衫呀!」連隨從衣架上取下一套已配搭好的格仔服飾來,「我鍾意呢套呀!」便帶着滿足的笑容到更衣室去。

橫看豎看,年屆五十七歲的她,外形和舉止神態還是滲着一點點青澀的少女味,彷彿在告訴別人,兩年多前摯愛尹志強離世時,流在臉上的那些淚水,早已擦去了,活在當下,她正在細嘗生活上的各樣美好。

看着她,我想起了《Tuesdays with Morrie》一書中,那位身患絕症、不久於人世的老教授所說的一句話:「當你懂得死亡,就會懂得生活。」

「呢句話係啱o架!一定要學習!」她說。「當然,嗰吓突然冇咗個人喺身邊,一定會係傷痛嘅,但每個人都要繼續堅持去生活呀!呢樣嘢,係佢(尹志強)話畀我聽,亦都係同佢一齊(二十六年)嘅最大得着!」

是的,生離死別實在難免,只要珍惜與身邊人一起活得漂漂亮亮,才能做到生死兩相安。

無私

米雪和尹志強(尹佬)拍拖廿六年。九二年,尹佬證實患上鼻咽癌,最終於二○一○年二月十六日離世。諷刺的是,當其時米雪正值忙於拍攝劇集,該劇正正就是叫《女人最痛》。

令外界敬佩的是,多年來承受着男友病重擔子的她,當時只請了一天假,便繼續投入拍攝工作。「我同佢(尹佬)諗法一樣,凡事都要為人諗咗先。成間公司,每日都會有人屋企有事o架啦,今日你唔係死人,就係有人入醫院,呢個阿媽突然中風,嗰個就細佬撞車,日日都會發生,如果個個都只係顧自己屋企事,個個咪唔使返工?

「其實我當時可以請七日假、請十日假o架,但拍戲始終係team work,嗰陣套劇差唔多尾聲,有好多人就嚟完工,我唔想人哋因為我嘅私人事,而click住咗進度,亦都唔想麻煩到人,為咗我呢件事猛咁對我講『節哀順變』,所以我就決定,快啲,用一日時間去處理要處理嘅嘢,收拾心情,咁我又可以幫到自己,又可以幫到人哋。

「我諗,佢(尹佬)睇見我咁樣去處理佢呢件事,佢都開心o架!」

「係尹佬話畀我聽:『喂!你都要堅持(生活)落去呀!』」

與尹志強妹妹(左二)在李子雄(左一)及尹佬的外甥梁漢文(右一)陪同下出席尹佬離世的記者會。

振作

畢竟人非草木,面對摯愛離世,無論對外表現得有多堅強,米雪承認,在夜闌人靜獨個兒的時候,也會痛哭悲傷。

「情緒上嘅發洩,係人之常情,身邊突然冇咗個人,就好似摑咗你一巴咁,一定會痛!但痛完又點呢?」

接着,她以一位女性朋友做例子。「我呢個朋友都六十幾歲,已經有仔女有孫,但因為佢細個時媽咪好錫佢,佢媽咪唔喺度之後,到依家仲好內疚。

「我成日教訓佢,同佢講:『你唔可以咁o架!』成日都諗唔開,成日都活喺自己麻醉嘅世界度,聽日冇錢使唔去諗,冇錢交租唔關我事!咁同吸毒、啪丸嘅人有乜分別?

尹佬的好友眾多,在他離開後,波友們更為他舉行紀念友誼賽,米雪當晚與尹佬父親(右二)出席開球禮。

「幾年前我媽媽(於外地)唔喺度時,我都會成日自責同內疚:『點解我唔畀佢返嚟呢?』但問題係,當佢要返嚟嘅時候,佢已經唔可以上飛機,命運就係要咁樣安排,所以生活一定要繼續落去!唔可以好似我呢個朋友咁只係活喺自己嘅夢境度!」

我讚她的堅強和振作,是別人的一個好榜樣,她說:「係佢(尹佬)話畀我聽:『喂,你都要堅持(生活)落去呀!』同埋,佢都唔想睇見我係咁沉迷喺傷痛度,咁佢會好擔心我!所以我要快啲快啲返番嚟!

「其實唔係我勁,唔係我堅,呢啲嘢人人都做得到o架,我做到,你哋都做得到!」

與尹佬相愛廿六年,米雪稱,在他身上學會了很多美德,「好正!」

助人

與尹佬相親相愛相處廿六載,米雪形容:「好正!」最正的地方,是從他的身上,完完全全體會到何謂「助人為快樂之本」。

「我同佢一齊,成日都做好多義工。我唔係想標榜我哋啲乜嘢,但我睇到佢真係身體力行,好有心去做,喺嗰個過程,我哋已經學到好多生老病死,樣樣嘢都擺晒喺我呢度(她指指腦袋)。我哋一齊行嘅路多咗,儲起晒啲經驗,當身邊有朋友有乜嘢事時,我哋都可以隨時攞唔同嘅錦囊出嚟用。好似我哋曾經就幫過一個朋友,佢啲仔女好反叛,好彩佢啲仔女都肯聽我哋uncle、auntie嘅話,跟住我哋就用呢個經驗、攞呢個case嚟教我哋啲姨甥呀、其他朋友啲仔女呀咁囉。

「佢有時幫人幫到我都頂唔順!佢有cancer,我哋好多朋友都會問我:『我屋企有人有cancer,可唔可以搵佢同我屋企人傾吓偈,畀啲資訊佢,安慰吓佢,教吓佢點做呀?』

「有次佢返咗內地,我本來同朋友自動請纓:『我都得o架,我陪佢(尹佬)一齊(接受治療)。』然後再打畀佢同佢講,佢就話番我:『你做過化療咩?你知道點痛咩?你話畀佢(朋友)知,我聽日會即刻坐飛機返落嚟同佢傾!』嗰吓我直情……(她拍拍心口深呼吸一下,再展露了一個很安慰的笑容)所以我咁鍾意佢囉!」

一○年二月十六日尹佬逝世後,米雪只請了一天假處理身後事和平伏心情,翌日又再為《女人最痛》開工。

珍惜

死者已矣,米雪還是延續着尹佬在世時待人處事的精神,「我依家係會更加珍惜生命!佢有好多朋友都好錫我,好似志偉、阿叻、阿倫佢哋三個福祿壽都真係好錫我,我又有好多好多朋友都錫我、支持我,所以我好感恩!真係好感恩!」

正是因為得到眾多朋友的厚愛,她說,現在活得比從前還要精采!「我從來都冇感覺佢唔喺我身邊!我同佢以前嘅生活,佢有佢忙,我有我忙,有時我去拍戲成個月見唔到,都唔係成日可以相聚,所以我嗰陣已經成日帶住佢幅相喺身,直情有個相架框起咗,本來有塊玻璃架,但我唔要,咁我就可以鍾意就換一張相,唔鍾意又換另一張相。

「依家我會攞住佢幅相繼續四圍去,有時會同佢講:『喂!我帶你去遊埠呀!』佢好鍾意旅行o架嘛!」

也因為尹佬,她懂得如何面對死亡。「我哋嗰陣成日都去醫院探訪病人,成日都接觸到死亡。我未死過o架,點會識啫?但當你識得點去面對,就自然會識得去活!死其實只係去咗另一個世界啫,冇乜嘢咁可怕!反而如果在世時,唔識得珍惜屋企人、身邊人,當你冇咗佢哋喺身邊,冇人錫你、冇人鬧你,你想感恩都嚟唔切,咁就真係仲可怕、仲淒涼呀!」

對我來說,這個訪問猶如上了一堂死亡生命課。

慈禧的七十次

為着已故的摯愛而堅強生活的米雪,說話時經常指手劃腳、表情多多,但她在《大太監》中演的「慈禧太后」,卻只憑其凌厲的眼神,已令觀眾感覺到她的尊嚴氣勢。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入行三十七年來,這都是她對工作的自我要求和尊重。

「我拍每一場戲之前,都會背個劇本七十次!頭二十次好似背書咁背熟佢;第三十次,就自己去設計每句對白嘅動作、身體語言,點樣畀反應人哋;第四十次呢,就加埋眼神;第五十次,就go through;第六十次係再修改再細執啲動作眼神同反應;第七十次,就係成件事做晒出嚟!」

「慈禧」角色口碑載道,又令米雪與一眾新晉女藝人楊怡、徐子珊分庭抗禮,齊齊角逐「最佳女主角」獎,可有信心?

七五年剛入行,年輕少艾,天生一副美人胚子。

「畀我多一個獎,我當然係多一個鼓勵啦!但其實我又唔介意畀啲後生嗰啲,好似楊怡喺《On Call 36小時》同埋同阿劉生(劉松仁)呢套《名媛望族》都做得好好呀;咁阿子珊喺嗰套《雷霆掃毒》,都睇得出佢好用功,佢哋啲戲我都有睇o架,不過,結果當然係睇觀眾啦!

「反而呢,我同祥仔佢哋成班同事,最希望套劇攞個『最佳劇集』獎,因為我未拍過一套劇,個個演員都咁有心、咁勤力o架!」

我跟她大讚《大太監》是今年最具戲味的劇集,她即聳聳肩俏皮地說:「多謝,多謝!嘻嘻!」忽然,我沒法想像眼前的她,就是螢光幕上的「慈禧」。

七六年在佳視與白彪(左)合演《射鵰英雄傳》,成為了第一代黃蓉。

○八年,她和夏雨憑《家好月圓》成為了視帝視后。

她極愛《大太監》的劇本,也很享受拍攝過程。「每個演員同事都做得好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