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2 年 12 月 14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生猛山坑魚在清遠

到清遠試菜,我想吃活蹦亂跳的生猛河蝦,食肆則推薦山坑魚仔,雖不是魚與熊掌的選擇,但心裏難免有比較。

生在香港,由細到大吃的多是海蝦或者是基圍蝦,可是這些蝦的蝦味愈來愈走樣,愛吃蝦如我以及蝦自己,相信對這種墮落也感到十分無奈。河蝦的蝦味始終不及海蝦般豐腴,但口味卻清鮮,多吃一斤半斤也不容易有飽滯的感覺。反正另一餐專門吃河鮮,這一餐便吃山坑魚。

上次去東莞吃農家菜已吃過蒸山坑魚仔,已覺得比蒸鹹魚仔更加惹味,當時看到的是碟上鮮,今次來到清遠要求食肆給我看一看山坑魚的真身,負責人手指店前的大魚缸,悠然地游來游去的魚仔原來就是,我湊近去觀賞,嚇得魚毛仔發矛亂竄。咦,似曾相識,在哪裏見過?

三十多年前的事了,與幾個同學到大城石澗遊玩,想當年仍是體操隊成員,身手了得,蜻蜓點水式在石頭上飛躍,即使有一兩次踩中苔蘚就要滑倒,在千鈞一髮之際也能挽狂瀾於既倒,化險為夷。

當年的石澗,水清有魚,也有十分的骰的蝦毛仔,偶爾也發現有長腳蜘蛛在水草間結網。遇到我們可算倒楣了,蜘蛛網正好當鏢靶,我們設定距離比拼眼界,撿起石子飛擲過去。至於水中魚、石罅中的蝦毛,遇上我們伸下去的樹枝,嚇得落荒而逃。魚蝦生活在野外,本能特強,我們眼界已算準、手腳敏捷,卻花了半天才撈到一條吋許長的魚仔。可憐這條魚仔離水不夠幾分鐘便軟癱在我掌心中,死魚般不再動彈,同伴都埋怨握力太猛,使魚仔一命嗚呼。

本來我們預備了雞翼豬扒咖喱魷魚腸仔BBQ,來到石澗便見獵心喜,打算捉一批魚蝦加餸,奈何花半天才捉到一條魚仔,說不定日落西山也捉不到第二條,何況魚仔蝦毛太奀,連攝牙罅也稱不上。既然如此,塵歸塵,土歸土,魚仔回歸大自然,拋落石澗讓牠隨水逝去。

從來未吃過山坑魚,上次在東莞開齋首嘗,才領略到箇中鮮味。今次看到野生山坑魚如此生猛,而且有些體形有兩吋長,應該有點咬口。東莞的做法用豆豉蒸,今次食肆建議清蒸,認為這樣可以嘗到更真的鮮味。

拍板要這道菜之後,眼尾又發現鑽來鑽去的黃鱔,食肆負責人見我兩眼發光,說這是正宗田基黃鱔,好好味的。已不知多少年未吃過真正的田基黃鱔,我想以更惹味的手法炮製,負責人推介不如炒尖椒,正中下懷!

不敢完全肯定這是道道地地的清遠菜式,但這些食材在香港不容易吃到,既來之,便吃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