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醫道 2012 年 12 月 14 日

岑信棠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榮譽教授,腫瘤專科醫生,行醫四分一世紀,親眼見證科技進步,癌症由不治之症,至大部分都有得醫。

雞尾酒

作為母親,沒有事情比守護着子女,讓他們能夠快樂成長更重要,而陸女士是芸芸平凡母親的其中一員,同樣肩負着這個看似平凡的偉大任務。自誕下兒子偉偉後,陸女士便辭去工作,留在家中相夫教子,不希望錯過偉偉任何一個重要的成長時刻:首次喊媽媽、首次站起來蹣跚踏步、首次上學因害羞而嚎啕大哭、首次測驗取得滿分而開心了一整天、首次因忘記帶課本而悶悶不樂、首次與同學打架而受傷等等。這些的第一次及以後的每一次,陸女士也很想與偉偉一同經歷,與他分享他的歡樂,在他憂愁時給予支持,於他受傷不適時照料他……

但兩年前,患上乳癌的消息打破了陸女士這個夢想。她確診時腫瘤已經擴散至肺部及胸骨,病情已達第四期。幸運的是,當時腫瘤科醫生首先替她處方針對HER2的標靶藥物配合化療縮小腫瘤,而化療完成後,不僅乳房的原發腫瘤縮小了,肺部的擴散腫瘤也消失得七七八八。接下來醫生替她進行乳房切除手術,然後再於原發腫瘤位置,及擴散至胸骨的腫瘤位置進行電療。完成上述治療後,電腦掃描在陸女士身上再也找不到腫瘤的蹤影,不過由於她確診時病情已屬晚期,再加上她的腫瘤屬於HER2型,即惡性較高的腫瘤,所以醫生從開始便已處方標靶藥物配合荷爾蒙藥物給她,以降低復發機會。

事實上,陸女士對自己的病情也沒有絲毫鬆懈,所以遵照醫生的指示按時服藥。她同時經常留意有關治療乳癌的最新資訊,當發現有新的藥物或新療法出現,也會跟醫生商討,看看能否使用。而醫生也明白陸女士的擔憂及守護偉偉的期望,所以衡量過治療的安全性及副作用後,也會替陸女士安排。

最近陸女士肺部腫瘤復發,令她非常擔心,而她也發現有新一種針對HER2型乳癌的標靶藥物,而且還可以與現有針對HER2型乳癌的單克隆抗體標靶藥物一同使用,於是立刻向醫生請教意見。事實上,使用多種同類型的混合療法在醫學界並不罕見,遠至治療愛滋病的「雞尾酒療法」,即是混合多種抗病毒藥物,近至處方多種抗生素去處理細菌感染等。不過治療癌症的標靶藥物是針對癌細胞的特點來設計的,大多有一個清晰的攻擊目標,以抑制腫瘤繼續生長。但同時以多種藥物去治療疾病這方法,並不一定比單種藥物治療優勝,某些藥物結合一起,不僅每種藥物未能發揮原有效果,而且還要承受加倍的藥物副作用,情況有點像如果一群人的工作風格不同,而彼此的長處又不能互相補足的話,多人工作只會令情況混亂,拖慢工作進度,即是「人多手腳亂」。

不過研究發現新的乳癌標靶藥物,它除了能夠阻擋腫瘤細胞的HER2受體與其他生長因子受體結合一起產生作用外,也能夠令其他針對HER2型乳癌的標靶藥物,能更有勁地阻截HER2受體運作,就像一對手銬能夠牢牢扣緊犯人的雙手控制其活動,而再加上膠索帶則令雙手的活動更受規範。換言之,這新型乳癌標靶藥物與舊的標靶藥物一起作用時,可產生更大的協同效應。故此,即使新藥物暫未於香港註冊使用,但腫瘤科醫生也盡力替她作出特別申請,希望雙標靶藥物治療能成功控制肺部的復發腫瘤,令陸女士放下心頭大石。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