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精神食糧 2012 年 12 月 07 日

黃宗顯

精神科專科醫生,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香港精神科醫學院院士,大學兼職教師,曾任多份報刊專欄作家,每天工作要面對不少生命中的精神迷路人,也愛走出診症室,以文字分享杏林點滴,宣揚愛與關懷。 著有《還須心藥醫》和《情緒病診療室——破解人心的密碼》。 電郵地址: drwongchunghin@gmail.com

遺照

有一天,外展護士接到一個有關出院男精神科病人的轉介後,進行第一次家訪。因為不認識病人,而且是第一次到那病人的家,所以兩名男護士一起探訪,主要目的是看看病人出院後的精神狀態、服藥情況和在社會上生活的適應狀況。

那天早上,外展護士們來到他家,他表現得友善,有禮貌地向他倆說早安,然後請他們坐在沙發上,又為他們倒了熱茶。外展護士便先向他介紹自己:「李先生,你好,我們……」李先生叫停了他們,又說:「請等等,讓我叫媽媽出來一起見你們吧!」

聽到這裏,護士們覺得有點奇怪,因為他們從李先生的醫療檔案,知道他的父母已經過身,父親十多年前離世,母親則是去年離世,因為他未婚,沒有伴侶,也沒有兄弟姊妹,所以一直以來一個人居住。

護士們見到他走進一個房間,一會兒他拿着一個東西出來,坐下來後,向護士展示那東西,原來是一張他母親的遺照。然後,他對着照片說:「媽媽,早安,他倆是醫院的護士,今天專程來我們家探訪的,他們很關心我的情況 。」

見到這樣的情況,護士們嚇了一跳,但仍繼續保持冷靜,跟李先生對話。李先生接着說:「媽媽在這裏,請你們再次介紹自己,我和媽媽準備聽你們說。」整個面談過程中,他把媽媽的照片放在一張空櫈上,相信她正在聆聽他們的傾談。

護士們想進一步了解他的生活情況,問他的房間在哪裏,他說平日睡在客廳,剛才的房間是他母親生前的,而平日她的照片會放置在房間內。護士們向他要求進去看看,他說:「沒有問題啊!我想我的媽媽也很歡迎你們!」於是,他便帶護士們進去母親生前的房間。

進入了他母親的房間,護士們見到那裏十分整潔,應該不斷有人清潔打掃,房間內全是他母親生前的個人物件,好像一直以來原封不動似的,未進入房間前,空調已經開動,他向護士們解釋說:「因為媽媽很怕熱,所以我在較熱的日子,都會給她開啟空調。」

參觀完他母親的房間,回到客廳,護士們又發現餐桌上擺放了兩雙碗筷,他們問李先生那天是否有朋友到他家吃飯。他回答說:「我一向都是一個人,只有媽媽在陪我吃飯,沒有其他朋友了。」原來,其中一雙碗筷是留給她母親的。

李先生一向跟母親的關係十分好,一年前她突然心臟病發作,不久便離世了,他來不及到醫院見她的最後一面。因為事出突然,他在母親離世後出現長時間的情緒抑鬱,未能把哀傷放下,也未能完全接受母親離世的事實。

那天,經過詳細評估後,護士們確定他的精神狀態尚算穩定,惟獨他仍未能度過自己一年前的悲傷,他繼續自己生活的同時,也每分每刻掛念着母親。家訪完畢,護士們跟他說再見,他說要送護士到樓下,因他也要外出買點東西。離家前,他又把母親的照片放在環保袋裏,然後對着環保袋說:「媽媽,他們走了,我們也出外買東西吧!」

李先生正在經歷病態性悲傷(Pathological Grief),他生活上不少行為,都跟離世的母親有關。從醫學的角度來看,這是一種病態。但是,從另一角度來看,他獨個兒居住,沒有朋友,沒有工作,腦海裏的母親應該是他唯一的生活精神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