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09 年 06 月 30 日

大雜燴遊行欠共同目標

七.一遊行的訴求五花八門,目的各異,齊集上街是為了擴大聲音,互相借力。

市民上街遊行,已成為每年七.一的例行節目,今年也不會例外,中大亞太研究所根據民調估計,周三將有八、九萬人參加,亦有人預測約十萬,看來雖不中亦不遠。對遊行人數的多寡,向來有不同解讀,一些政客與論者一直振振有詞認為,遊行的市民愈多,就顯示政府的管治有危機,甚至領導層要下台。這套「危機論」其實有頗大的謬誤。

自○三年七.一數十萬市民上街至今,遊行每年連續不斷,但性質已悄悄出現變化。當年民眾湧到街頭,有兩個共同目的,一是反對自由被剝奪;二是亞洲金融風暴令資產價值大跌,失業率飆升,民眾將不滿投射到政府身上,以遊行抒發不滿。但到近年,遊行已失去了共同議題,變成了「大雜燴」行動,參加者各懷目的,訴求各異,只是利用這個平台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近年參加大遊行的人士,主要有三類:一是為爭取本身利益向政府施壓的群體,今年最突出的,是雷曼迷債苦主,以及擔心僱主進一步減薪裁員的工會成員,其他還有爭取提高最低工資的外傭團體、要求減少外判的某些部門公務員,以至個別地區反對收地或重建的人士等。

他們都知道,今時今日的香港,只要夠大聲夠惡夠衝擊力,就有更大機會為自己爭得利益,而七.一遊行可把分散的行動結合起來,展示出更大實力,迫使政府退讓。對他們而言,這只是一場對弈遊戲,既非否定政府管治,也無爭取政改之意。政客把他們納入爭普選的隊伍,只不過是挾群眾以造勢而已。

二是有共同意念和喜好的眾多小團體,他們性質多樣,五花八門,諸如愛護動物、同性戀權益、文化保育、環境保護,甚至爭取保存尖沙咀碼頭巴士站、不滿無綫電視新聞等等。參加遊行令小眾聲音擴大化,也可引起傳媒注目,讓他們宣揚信念。同樣地,與否定政府管治沒直接關係。

三是持有鮮明政治立場和目的的組織,包括各泛民政黨、人權和民運團體,以至法輪功、支聯會等,但他們的政治訴求亦非一致,背後各有意圖,同行而異夢,大家走在一起純是互相借勢,藉遊行抽水。

這三類之外,才是一些為了表達民主訴求和對政府某些施政不滿的市民,以及憤世嫉俗的年輕人,但以人數計,不會是多數。

今年大遊行除了欠缺強烈的共同訴求,對政府不滿的情緒也比○三年時溫和。據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民調,百分之五十八市民表示信任政府,比四月中大幅上升一成五;而中大亞太研究所的民調則顯示特首的得分呈升勢,這都顯示市民對政府的支持度正回穩。有分析認為,政府處理豬流感的行動獲肯定,金融海嘯對經濟的衝擊比預期輕,都是民怨沒有高漲的原因。可見七.一遊行縱使人數增加,也不意味民眾對施政有強烈不滿要找人祭旗,故政府不必對數字過分緊張。

我們感到憂慮的,反而是利益團體愈來愈懂得「借力打力」,迫政府處處退讓,這將對香港帶來長遠的不利影響。

近年政府在「對弈遊戲」中處於弱勢,為求平復矛盾,紓緩衝突,寧願多花公帑「順應」各方訴求,結果陷入了惡性循環——其他團體見政府一受到壓力就花錢息事寧人,便照辦煮碗,以衝擊和滋擾手段向政府施壓,並利用其他勢力擴大聲音,如果政府讓步,其他訴求又洶湧而至。

這個循環勢必令政府開支不斷增加,赤字難以縮小,最後惟有靠加稅增加收入,投資環境從而受損。一些西方國家(例如英國)就曾經陷入這樣的困境,吃盡了苦頭,要花極大努力才撥亂反正。我們極不願見到香港走上這條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