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09 年 06 月 30 日

華懋力證大話連篇 三角孽戀 細節曝光

十八歲中學畢業後便要搵食餬口的陳振聰,做過朝不保夕的推銷員和收入有限的快餐店服務員,其後更失業手停口停。他與妻子譚妙清識於微時,陳振聰更窮得屈在女方藍田的公屋同居。

九二年遇上超級富婆龔如心,陳自稱與對方發展出親密關係,多年來髮妻不但知情,亦願啞忍,而他一家更因此忽然富貴,住洋樓,養番狗,坐遊艇,買飛機。

陳振聰十五年來遊走在兩個女人之間,據他單方面披露的情慾內容,奇情過肥皂劇,令人聽到目瞪口呆。但據了解,譚妙清只表示知道丈夫與龔如心十分親密,但沒特別留意他們是否有性關係,感到憤怒只是不滿丈夫晚晚不回家。

華懋一方則懶理他的「故事」,由辛辣大狀駱應淦出馬,猛烈質詢他作大自己出身和背景,力證他前言不對後語,以否定他證供的可靠性。

陳振聰在庭上聲稱,跟龔如心是以「兩公婆」相稱,但他已有合法妻子譚妙清,嚴格來說,龔如心是他的二奶,單是這項陳述,已夠匪夷所思。

據本刊了解,譚妙清一九六三年出生,比陳振聰細四歲,在培基英文書院(已停辦)畢業後,做過牛仔褲廠和文員,之後轉到旅行社做領隊,某次帶團到北京認識陳振聰,瞬即被口若懸河的他吸引,而且不介意陳當時失業,跟他拍起拖來。

陳當時和譚妙清商量如何找工作,說到父親有本《天圖佈局》,遂當起風水師來。陳振聰透露,與譚妙清感情發展迅速,翌年他搬到女友藍田興田邨的公屋單位同居,同屋還住有譚的父母。陳振聰在庭上承認當時沒給家用,但間中會出錢購買食物。本刊發現這間風水屋一直由譚妙清妹妹持有,直至○八年才交還房署。

陳與譚妙清九二年三月九日在中環大會堂註冊結婚,但無親友出席婚禮,陳解釋說,母親要留在家中照顧患病父親,而弟妹則要上班,「我和太太都認為結婚是兩人的事,而且儀式很快完成。」

婚後不久,譚妙清便有身孕,一舉得男,陳振聰形容感到幸運及高興。

本周一,陳振聰上庭,再被駱應淦質疑講大話。

婚後三天遇龔如心

代表華懋慈善基金的資深大狀駱應淦問他,當時是否已開始為龔如心按摩,他即急不及待自爆,指在妻子懷孕期間,已跟龔如心在一起。「Nina(龔的洋名)會叫我『老公』,我當時已搬到華懋頂樓住。」意味與龔已開展同居關係。

陳振聰聲稱和龔如心的親密關係始於九二年三月,距與妻子譚妙清註冊結婚僅僅三天。那次他是得風水客人梁錦濠介紹,到尖東華懋廣場二樓新雪園飯店午飯,因而認識龔如心。

各人閒聊間,龔透露有長期頭痛,陳即表示父親陳汝楠懂得按摩,可把病治癒。飯局翌日,陳應龔如心邀請,到她華懋總部頂層十六樓住所,替其按摩治病。

陳振聰說,當年到洪聖古廟拜神,是請神明見證他與龔戀人關係。

情深款款第一次

陳振聰一邊按摩,一邊跟龔談及風水事,並提到父親傳給他的風水書《天圖佈局》,內容教人如何以掘洞藏寶石方法增強運勢。那次陳替龔按頭按了大約一小時,龔覺得非常舒服,要求他翌日再來。陳在認識龔的第一個星期,三度到華懋總部,很快龔如心要求陳振聰替她按摩頭部以外的地方。

據他在庭上披露,他曾對Nina說:「我哋係咪似乎過咗火?」他聲稱一度拒絕再見龔如心,並離港三天。四月二日晚上九時返港時,他接到龔的電話說要見面,他到華懋龔的寢室,說清楚他的擔憂,他說龔卻情深款款望着他,當晚凌晨和龔發生「第一次」,就是供詞第三十二段提及兩人情慾關係的事。

陳更稱同年九月,兩人「愛得很熱烈,晚晚發生嗰啲事情」。龔稱呼陳為「老公豬」及「老公公」,有時亦稱他為「老竇」,陳則稱她「豬豬」。

陳振聰聲稱和龔有很多東西玩,曾玩過燒十元鈔票增強運氣,還有煮飯仔、模型飛機及遊船河,又試過和梁錦濠及龔的胞妹龔因心一起到西貢遊玩。

他向法庭呈上一盒九二年中拍攝的錄影帶,指兩人經常到西貢滘西洲洪聖古廟拍拖,其中一次他把龔在廟宇拜神及燒銀紙情況拍下。陳形容該次拜神有特別意義,因為他倆一起後,從無人見證過,所以在洪聖爺面前作「愛的見證」。

龔如心生前為了王德輝的遺產與家翁王廷歆打官司,未料她留下的千億遺產同樣觸發漫長的爭產訴訟。

懷孕妻子感憤怒

陳表示,龔如心更說他是王德輝以外,第二個與自己發生關係的男人,每次見面都會好熱烈地做「嗰啲嘢」。 陳振聰說龔如心不斷贈送金錢給他,由三十萬到超過一百萬都有,因此他得以脫離草根,由藍田公屋搬到沙田河畔花園,再搬上山頂柯士甸山道,之後更可以「一炮過」買下港島半山麥當勞道百年順大廈單位。

譚妙清不聞不問

有身孕的譚妙清,對陳振聰晚晚外出感憤怒及不快,但陳每次都答稱是替龔如心睇風水及按摩,並堅稱龔是她的契女,而譚亦覺得龔如心跟丈夫很親密,但認為她因為冇丈夫冇仔女很寂寞,故沒有阻止他們來往。

奇怪的是譚妙清沒有特別思考丈夫早年突然擁有大筆金錢的原因,亦沒有追問,但她相信這些錢是丈夫替龔如心睇風水的報酬。

自稱一腳踏兩船的陳,一方面照顧大肚妻子,一方面無間斷和龔如心偷情。思想保守的譚妙清見丈夫不斷「努力」搵錢,全都用在改善家人生活,亦不再多問半句,只默默湊仔,和享受陳振聰給她的獨立屋、遊艇等超富婆生活。

內疚用錢補償

據悉反而自覺做第三者的龔如心卻內疚,她試過登門探訪,但兩次譚都外出,後來龔如心要到北京會見中國領導人田紀雲,陳振聰和譚妙清同行,這趟三人之行,譚全程沉默。龔認為用金錢可彌補譚妙清,九二年龔資助陳振聰五百萬元,讓他拿出部分在君悅酒店補擺喜酒,陳選擇了九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舉行婚宴,因為翌日就是龔的生日,不過婚宴場面雖闊綽,但來賓冷清。

除吃喝玩樂,他稱與龔如心另一玩樂是挖洞,他承認九二年五月及六月間曾建議華懋旗下的物業挖風水洞,但之後所有挖洞全是龔的主意。「九二年六月後所挖的風水洞,變成我和Nina兩公婆的遊戲。」

「Nina很少對我說起王德輝,只在我倆第一次見面時,Nina提及可否以風水尋回王德輝。」他更稱與龔相處十多年來,並不覺得她渴望尋回丈夫王德輝,相反她曾說過:「王德輝回來後,肯定同你打交。」

譚妙清有身孕一事,激發龔為陳振聰生孩子的念頭,縱使龔已過更年期,她仍往美國史丹福,找醫生注射女性荷爾蒙激素。

上周五,華懋派人搬來巨型鐵板,用作盤問陳振聰掘風水洞證物。

傳聞陳振聰曾跟龔如心到大嶼山郊遊,更指着牌坊向龔稱,在牌坊題字的國學專家陳湛詮為他叔公。

互稱契爺契女

陳振聰又聲稱,龔如心為方便他在身邊,對公司職員她會介紹陳是其風水師;在家人、朋友面前,甚至北上會見官員及生意拍檔時,雙方會以「契爺」「契女」相稱。龔不時故意要陳做改運風水的事,令人不會對陳夜訪起疑。

這些年間,陳的二女和細仔在九五和九八年出世,而陳的身家亦幾何級數上升,舉家遷入半山寶雲徑獨立洋房的自置物業楠樺居,更變成投資豪宅的商人,購入半山麥當勞道、淺水灣道和南區壽山村道等多個物業,涉款上億元計。陳亦陸續購入名車、遊艇、飛機,假期時舉家到加拿大威士拿他購入的別墅度假,晉身上等人生活。

陳龔二人浪漫性關係維持了接近八年,直至九九年九月,龔如心的家翁王廷歆入稟高等法院,與她爭奪王德輝遺產,供詞指媳婦曾通姦。為免關係曝光影響官司,龔陳減少見面,但仍有通電話。

○五年九月,龔如心在爭產官司終極反勝家翁,同年十一月龔如心到美國波士頓接受化療,陳飛往當地見她,只見龔如心慘受癌病煎熬消瘦很多,也要戴假髮。龔如心回港後,間中會與陳振聰在華懋總部住所見面,有時則在銅鑼灣海景酒店會面。

二人雖再沒親密關係,但陳仍會替龔按摩,有時甚至用上白花油,直至她入住養和醫院,度過人生最後的時光。她病歿前一兩年,陳振聰稱龔把為數約二十億元的巨款,分三次給他。

陳振聰在審訊初期,抽空與家人及助手輕鬆午膳。

華懋:有人作大

譚妙清這些年來,則專心湊大三名子女,據了解,陳曾將○六年遺囑給妻子看了一下,但陳振聰說,妻子並不貪婪,對天降巨富沒特別感覺,並認為有三名子女就夠了。

可是,代表華懋的大律師張健利卻形容,兩人是風水師跟客人的關係,他接收的巨款是服務費用,絕非和生意有關,更非禮物。據了解,龔家對火辣版本早有心理準備,質疑有人作大和講大話。

張健利強調,陳振聰往往午夜時份替龔如心看風水,直至她捲入偽造丈夫王德輝的遺囑而遭警方拘捕後,陳振聰三年內沒有出現,到她官司取得最後勝利,獲律政司撤罪後,陳再現身並飛往美國波士頓探望患病的她。據悉,贏官司後,龔和陳振聰通電話時,曾斥說:「你啲嘢都唔得嘅。」當時龔中心亦在場。

陳聲稱龔如心九三年想為他生育,但龔中心說姐姐自七八年起已到各地求醫,用不同方法試圖懷孕,包括注射雌激素等,可惜未能成功,她想生育並非為了甚麼人。張健利亦說,龔如心從沒視陳振聰為華懋集團繼承人,因為龔如心曾拒絕認陳振聰的兒子做契仔。

傳聞火爆的龔仁心欲上庭旁聽陳振聰作供,但在律師勸喻下作罷。

陳振聰自稱戀情時序

辛辣大狀強攻哨牙通

華懋一方一直認為,所謂與龔如心十五年戀情,只是陳振聰一個人自說自話,為「招呼」他,華懋派出被視為重炮手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出陣,以刑事審訊策略,鋤散其供詞。他有如《壹號皇庭》上身,既踢爆陳振聰不少「作大」事例,更以心理戰及窮追猛打的盤問技巧,不停質問陳振聰「你捏造出來的?」、「你講大話?」,令陳振聰疲於招架,逼得他激動地否認:「你冤枉我!」

本周一,駱應淦甫開腔即發動攻勢,質疑○六年遺囑為何沒有龔如心的指紋,陳解釋是打過爭產官司的龔叫他小心些,不要留低指紋污染遺囑,駱即指他一派胡言、捏造事實,陳多番否認,強調自己只是照龔的吩咐去做。駱後來更質問陳有關說法,是企圖為將來測試遺囑作解釋,問陳是否偽冒○六年遺囑,陳即提高聲線、語帶激動地說:「絕對無,你冤枉我!」

擅打刑事案的駱應淦,在庭上多次直斥陳振聰「講大話」,令陳疲於招架。

質疑陳一派胡言

隨後,駱應淦再狂攻陳的書面供詞,陳聲稱龔給他○六年遺囑後,曾給他口頭指示,要求遺產用作照顧龔家、王家、王德輝妹妹、華懋員工,以及成立教育基金等公益事業,但駱反覆質問陳,他曾在○七年一月一日的日記中寫下「威士娜好大雪」等無關重要事情,但為何沒記低龔的口頭指示?又為何龔不在○六年遺囑上寫明?

駱更質疑他從傳媒廣泛報道中得知龔○二年遺囑內容,因此捏造這番對話,目的是表現○六年遺囑與龔生前意願一致,陳多次以「不知道」回應,面對駱的窮追猛打,陳惟有硬着頭皮,以「已好努力回憶當日說過甚麼」作結。

陳振聰的三名兄弟早前結伴出庭,以示支持。

「老公」作擋箭牌

面對駱應淦的尖銳問題,陳振聰不時搬出他和龔如心的關係作擋箭牌,例如駱質疑陳以甚麼資格加入華懋董事局時,陳聳聳肩,攤開雙手解釋說:「我無資格㗎,但我諗佢係鍾意我。」

駱聽畢甚為光火,指着陳嚴斥,由出庭作供至今,多次以「王太喜歡我」回答問題,並質問他是否打算以此方式繼續作供。陳卻理直氣壯「還擊」:「如果係我錯,咪同你講對唔住囉大狀!」

對於○六年遺囑提到,遺囑是為龔的家人及她所愛的人的需要及福祉着想時,駱質疑陳並非龔的家人,陳又以「老公」身份辯解:「我覺得佢叫我做老公,點會不是家人?」但隨即又向駱補上一句:「對唔住先,我又用呢句說話做擋箭牌。」

駱應淦多次指陳振聰偽冒○六年遺囑,每當聽到「偽冒」兩字,陳便即時否認,更反指駱冤枉他,駱亦毫不示弱,聲言會繼續以「偽冒」形容,陳於是發茅般說:「我要澄清我真係無偽冒遺囑,你咁對我不公平,除非你證據確鑿,否則你做咩咁講我。」

陳振聰在庭上多次表明自己英文及國語不佳,駱應淦隨即殺他一個措手不及,指令他朗讀對他至關重要的○六年遺囑內容,他惟有硬着頭皮讀下去,但當讀到「residue」、「situated」、「distribution」卻非常生硬,而「acquired」、「bequeath」、「righteously」等字,更說「唔識讀」便略過。

陳拖王禮泉落水

陳振聰在書面供詞中提到,他是龔如心最信任的人,經常向他訴心聲,但駱應淦卻質疑他連○二年遺囑內容也沒看過,相反龔的好友劉希泳卻見過○二年遺囑,更於○六年六月至九月時,與龔討論過該遺囑內容。

陳辯稱:「○二年遺囑唔重要,是Nina用來搞掂中國政府,不會實行,加上她立遺囑時沒想過會死。Nina話,寫遺囑最好係乜都唔使答應,又唔會死,將來再算。」

陳又補充,○二年遺囑的作用,是龔如心用來改善自己形象,希望內地可以插手她與家翁王廷歆的爭產官司。但駱立即嚴詞駁斥陳,指這是很嚴重的指控,龔如心更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陳即把龔生前私人助理王禮泉「拖落水」,指王稱可這樣做,而陳則多次向龔表明沒可能及不可信。

揸羅庚只是扮嘢

陳續稱,龔如心立下○六年遺囑後,還給他口頭指示,要求他將遺產做公益。駱質疑如真有其事,龔為何不直接委任陳出任華懋慈善基金董事。陳理直氣壯解釋說:「Nina根本唔理個慈善基金,無打算運作,唔重視佢。」

駱早前又質疑陳在結婚證書上,填報父親陳汝楠的職業為教授,以及個人職業是貿易商人均不真確,陳無奈承認是自己誤解,填錯資料。

其後,駱再發動心理戰,忽然呈上陳去年初參加美國喬治敦大學訪京團日程表,表內指出陳為該校校長的高級顧問,更詳細描述陳的學歷及背景,駱逐句提出質詢,質疑陳虛報學歷,陳逼着以「不知道」或「不清楚」回應,甚至要答「無睇過,真係好無稽。」

駱應淦之後再以振業興隆堂的講義及傳單「攻擊」陳振聰,陳雖堅稱自己不懂風水,惟駱卻出法庭傳票,召來有份編撰講義的梁劍豪出庭,證明講義乃出自陳的講學。據悉,此乃華懋的皇牌之一,陳在駱咄咄追問下,最終承認他帶隊看風水、拿着羅庚只是「扮嘢」;振業興隆堂的宣傳單張字句,部分亦不真實。

陳否認「拍馬屁」

陳振聰作供時強作鎮定,但駱應淦善於反覆盤問,並引用五份書面供詞內容,突出陳的前後矛盾。例如駱多次問龔陳首次見面時,陳有否向龔說可利用風水幫她尋夫?陳最初否認,指《天圖佈局》不是協助尋人,只可增加運氣,但加強了運氣,便增加龔尋夫的機會。在駱連番追問下,陳終於口震震說出「當時係想龔如心幫襯我睇風水」。

駱又讀出一段九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在華懋寢室內拍攝的短片筆錄,片中龔如心穿着類似清朝的晚裝,陳振聰在旁不斷說:「真係好靚,好靚,好靚,好靚,好靚,好靚,真係好靚,啊,好靚,你可以係呀,真係好靚,所以呢套衫真係好靚嘅,影得你好sweet。」

駱直指陳振聰說了四十八次「好靚」,全是「拍馬屁」,陳振聰反駁說:「我無拍馬屁,兩個人拍拖實係咁講啦。」

五十四歲的駱應淦,港大法律系畢業,為高院原訟庭特委法官及選委會成員,是資深藝員駱應鈞的胞弟,擅打刑事案件,素以詞鋒尖銳及盤問技巧超卓見稱。他在庭上甚有風采,盤問證人時窮追猛打,配合凌厲的眼神,往往令對手出錯。估計華懋一方正是看中駱應淦這個專長,特別禮聘來「招呼」陳振聰。

哨牙通前言不對後語

1)結婚證書資料失實

陳振聰說法

填寫父親陳汝楠為教授,是因為母親指父親曾在廣州華僑大學做教授;而他當時的貿易公司尚未結束,故填寫自己為貿易商人。

質疑/結論

駱應淦指其父實為退休教師;其公司亦早結業,故他應是失業,陳最後承認因誤解填錯資料。

本刊查證發現,但四九年前廣州曾有一所廣州華僑私立大學,後遷至香港,而陳汝楠當時僅二十多歲,如能出任教授,應屬最年輕的一位。

2)個人背景作大

陳振聰說法

只有中五學歷,從未到海外修讀大學及醫科。

質疑/結論

喬治敦大學訪京團的日程表,指陳為校長高級顧問,在加拿大修讀生物化學工程,亦有多位證人指陳曾修讀醫科,駱應淦暗批陳「作大」。陳振聰指對有關說法並不知情及感到無稽。

3)龔陳「第一次」日期

陳振聰說法

九二年四月三日見面時發生了「第一次」。

質疑/結論

陳在書面供詞中透露兩人的「第一次」在九二年九月,後改為四月,在庭上又改說是五月;駱應淦質疑如此重要日子,沒理由記憶模糊。陳解釋弄錯日期,是由於兩人當時愛得熱烈,後查證日記,才肯定是四月三日。

4)不懂風水

陳振聰說法

不懂紫微斗數及八字算命,亦不懂看羅庚,只是別人指他能觀人氣色;每當遇上風水難題,都要請教父親。

質疑/結論

陳的日記中記錄多位政商界人士找他看風水,梁錦濠每月亦支付他五萬元作風水顧問費。陳說不會主動向客人透露自己不諳風水,又直認當年帶隊到八鄉考察是「扮嘢呃人」,需利用電子羅庚輔助。

5)《天圖佈局》一章走天涯

陳振聰說法

只明白《天圖佈局》第一章,一圖走天涯。

質疑/結論

《天圖佈局》講義有多個章節,負責編寫講義的梁劍豪說,講義是筆錄陳在課堂上的講解而成。陳指未看過講義,但承認《天圖佈局》除他以外,再沒其他出處。

風水師聯盟炮轟陳振聰

千億爭產案引起各方關注,一個由約一百名玄學家組成的挪威組織Scandinainavian Feng Shui and Psychic Association主席楊海利(右圖)對本刊表示,不滿陳振聰有違玄學家職業操守,大爆客人私隱、與客人發生親密關係,決定入稟海牙Hagee國際法庭,禁止陳振聰擁有龔如心全部遺產。

楊海利對龔陳的親密關係相當懷疑,他透露二千年龔曾到挪威與他們會面,她曾多次表示,人生只想做兩件事,一是找到丈夫王德輝,二是在挪威成立一個中國式諾貝爾和平獎的頒獎中心。「如果他們之間關係密切、形影不離,點解我們從無見過陳振聰在龔如心身邊?龔又從來無提起過這個人?」他說。

交惡屬謠言 小甜甜最敬重誠哥

陳振聰在庭上被問及龔如心對他的期望,首度披露了龔如心與首富李嘉誠的關係,原來小甜甜一直很敬重誠哥,外傳兩人不和,純屬謠言。

誠哥曾獲小甜甜送贈三幅名畫,他退還兩幅並親筆致謝。

陳振聰大仔超豪生活曝光

陳振聰在庭上自爆為大仔起了一個好特別的英文名叫Wealthee(富裕),令這名闊少一夜成名。正因為父親泊到好碼頭,這位今年八月才十六歲「幸福的人」才可以接受貴族教育,他在大潭香港國際學校讀書,一年學費要十二萬。

陳振聰大仔(背向鏡頭)與同學,在譚妙清陪同下,乘坐陳振聰的遊艇出海遊玩。

Wealthee學校功課 - Sad Sad Kiddie

這份由Wealthee和兩位同學合作的功課,由Wealthee負責拍攝工作。


Sad Sad Kiddie - from Dragon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