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2 年 11 月 27 日

「我無隱瞞!」 誰會相信

特首梁振英的「辯術」真令人歎為觀止,不管外界就其大宅僭建提出多少質疑,也不管其解釋有多少漏洞,他仍可以如自我催眠,重重複複說「我沒隱瞞,無誠信問題……我沒隱瞞,無誠信問題……」,口不窒,眼不眨,表情也無虛怯,這種功力確超乎常人。

僭建風波擾攘五個月後,他上周終於發表長篇聲明,交代僭建詳情,但更多解釋反而帶出更多疑問,他想藉此把事件了結,只是一廂情願,其誠信危機遠遠未消除。

他在聲明中提出的一個要點,是十三年前購入山頂大宅後,一直都不知道屋內有僭建物,到月前傳媒指出僭建問題,他立即讓屋宇署及傳媒入屋察視,故沒有隱瞞這回事。疑問是:他真的對家裏的多處僭建長期一無所知?他自己提供的細節,恰恰顯示其說法匪夷所思,難以置信。

他說當年買樓時,賣方在合約中訂明即使日後發現僭建物,買方也不會追討損失,那時候代表他的律師行反對這一條,並數度要求對方提供圖則,但都被拒絕,他因買樓心切,仍決定簽約買下。該賣家當時在合約中這樣寫,其實等於「明示」有僭建,你情我願便成交,即使普通置業者都會明白其用意,他作為物業測量專家,絕不會不知。

梁振英採取「易潔鑊」策略,以辯術卸開質疑,並口口聲聲說「我無隱瞞」,但這樣做只會帶出更多疑問,讓公眾更覺得他說謊,沒法挽回誠信危機。

即使他急於完成交易,不及驗清楚,到收樓後,只要請一個專家仔細檢查,沒理由找不出屋內「無處不在」的僭建物。他的解釋十分奇怪:當時由一位建築測量師朋友「義務」幫他驗樓,但只提口頭意見,沒有書面報告,而該朋友的結論竟然是:屋內並無僭建!稍有常識的人都會質疑,只要拿物業圖則與實際建築一對,有無僭建便立即現形,為何那「朋友」連挖空地底二百多呎的地下室都發現不到?這「故事」誰會相信?

基於此,我們有理由懷疑,特首振振有詞說十多年來都不知道屋內有僭建是謊話,他多番強調「疏忽」,只是策略上避重就輕而已。

另一個新曝光的「內情」,也成為他涉嫌說謊的佐證。聲明透露,去年十月他檢查損壞的玻璃門時,發現四號屋地下低層被擴建了二百呎,他即將之拆除並密封。當時他已積極準備選舉,可能擔心影響選情,沒將此事公開,由此可見,他說自己從來都「開誠布公」,並不符合事實。

他也承認自己有改建葡萄架和玻璃棚,但辯稱當時不知道要申請,故僭建只是「無心之失」。疑問是:以其專業背景,他對蓋搭那種建築要辦甚麼手續,應比任何人更清楚,而以其性格,他向來心思細密,那兩個建築應否申請,他沒理由全無意識。可能他當時認為搭這類花架乃輕微僭建,不會有大問題,所以如一般豪宅業主,自行建了便算。如果他搭建這兩個建築時確實知道是僭建,卻對公眾說自己一時大意沒申請,便是講大話。

梁振英於六月僭建曝光時,公開解畫說當初遷入大宅時,前業主已於五號屋建了一個木花棚,後來因被蟻蛀,才改建為玻璃棚。後來傳媒查閱衛星圖,發現大宅易手前,該處並無花棚,他的「版本」不攻自破。面對這難以辯解的證據,許多人會啞口無言,但他不愧是辯術高手,在緘默幾個月後,於聲明中作出了一個似真似假的解釋:「我記錯!」這說法十分聰明,因其大腦當時的狀態,永遠沒法證實,但公眾很難接受他說的是真話。

特首以為講出「僭建完全版」後,自己就可以「甩難」,看來只是良好願望,不斷湧現的疑問就像新債叠舊債,愈來愈難清還。他以「易潔鑊」策略令污點沾不上身,但這種技術性防守,並沒法挽回他誠信的挫傷。最可憂是,不止特首如此,新班子一些成員也都只用「辯術」應對質疑,而不願以誠取民心,如此下去,誠信危機將嚴重影響管治,到無可挽回時,問題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