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熱話 2009 年 07 月 02 日

攞正牌擦鞋

食環署早前以無牌經營為由,檢控中環一班擦鞋匠,喚起社會關注擦鞋匠的生存空間。

繼早前有立法會議員拉隊支持,為他們爭取小販牌照合法經營後,城中名人近日亦紛紛「出腳」相助,實行以行動支持,祈望一班擦鞋匠可以攞正牌擦鞋,令這個香港獨有的特色行業可以保存下來。

保存香港特色 諸葛梓岐

諸葛梓岐笑言戙起隻腳在中環擦鞋,感覺好得意,「幸好擦鞋匠的手勢好快,如果唔係單腳企都幾累。」

家中收藏了過百對鞋的諸葛梓岐(Marie),專程到中環擦鞋以示支持,Marie笑說:「平時我啲鞋多數都係畀工人用清水幫我清潔,就算要擦鞋,我都會去酒店,坐定定好舒服咁畀人擦,從來都未試過好似依家咁,感覺真係好特別。」

Marie坦言身在國內生活的父母,閒時愛把鞋拿到鞋店找專人打理,「因為爸爸經常穿西裝和皮鞋,所以佢習慣一星期讓鞋店為佢擦一、兩次鞋,確保每次見人時,對鞋都『立立令』。」

Marie希望香港能保留這個傳統行業,她說:「擦鞋匠係香港一個特色,佢哋自力更生,為社會服務。發牌照給佢哋係一件好事,一來對佢哋有生活的保障,二來對攞鞋畀佢哋擦的人都有保障呀,如果佢哋擦爛對鞋,我們都可以追究。」

擦鞋匠功夫好 明肇豐

站在中環街頭擦鞋的明肇豐,沒有半點不自然,最緊要幫他對鞋擦得立立令,「擦鞋有個木架差好遠,連啲邊位都擦到,只是需要五至十分鐘,好方便。」

明肇豐十二歲那年,第一次跟爸爸明嘉福一起去擦鞋,當日的情景仍歷歷在目,他回憶說:「他們有成六、七個刷,每一個刷用不同的鞋油,擦到對鞋立立令,之後用塊布打到隻鞋啪啪聲,成條街都響晒,爹哋以前搵開得一隻腳的伯伯,覺得他自食其力,努力奮鬥,不過呢幾年已經不見了。」

對明肇豐而言,家裏的工人怎樣也及不上擦鞋匠的功夫,「木架好緊要,無就差好遠,平均一星期會擦一、兩次,出去擦連鞋的隙縫都擦到,有時見到工人好求其,用我條洗面毛巾抹,都唔係擦的。」

明肇豐贊成政府發牌給擦鞋匠,他說:「這是香港的特色,有需要就不會被淘汰。好似無需求的人力車,便會自己淘汰。現在個個坐巴士,但擦鞋匠是永遠有需求,擦鞋可以保持個人形象,反映到個人的紀律,就算我公司請人,我都會望吓佢對鞋,係咪乾乾淨淨至請。」

明肇豐主動簽名支持政府發牌給擦鞋匠,「是香港的特色,永遠有需求,如果無人擦一早被淘汰咗。」

擦鞋我叻! 陳嘉容

陳嘉容試過擦鞋匠的擦鞋服務後,大讚他們專業。

名模陳嘉容笑言首次在大街大巷戙起腳讓擦鞋匠為她擦鞋,感到尷尬和不好意思。「我未試過咁樣擦鞋,畀咁多人望住有啲驚驚哋。我哋做model,咩都要講靚,又要顧儀態,咁樣戙起隻腳,不太雅觀,所以我都好少光顧,多年來,我的鞋都是我自己擦。」

陳嘉容坦言她年少時,已是家中的專業擦鞋匠:「細個嘅時候,我哋幾姊妹會將屋企的家務分工,我就負責擦晒全家人的鞋,所以我對擦鞋都有少少知識,不過當然冇中環這班擦鞋匠咁專業啦!

「我每次着完啲鞋,都會用清潔劑,清潔好再放入鞋袋,之後先放入鞋櫃。但現在好少自己擦鞋,如果啲鞋太污糟,我寧願唔要。」

中環icon 周國豐

皮鞋擦過後,光潔如新,周國豐盛讚:「真是神乎其技,令到可以照到自己個樣。」

曾在英國的寄宿學校讀了五年的周國豐,養成擦到對皮鞋「立立令」的習慣,「學校一定要學生對鞋擦得好令、好整齊,我每日都要擦。」

上年十月,周國豐開始着西裝皮鞋返律師樓工作,看到其中一個師傅對鞋「立立令」。有法官曾跟他說每朝早會自己擦鞋,看一個男人的皮鞋就知他是甚麼類型的人,「我都認同,我唔鍾意對鞋污糟邋遢,雖然屋企的工人擦得唔錯,但靚的皮鞋始終唔敢畀佢哋擦,怕擦花會心痛,我第一次試吓出去搵人擦鞋,真是神乎其技,擦完令到照到自己個樣,我估秘訣是他們用的棉花和鞋油。」

周國豐往常搵開戲院里的英姐擦鞋,可惜訪問當日英姐無開工,惟有找其他擦鞋匠幫手,「我第一次行過見到三個擦鞋匠,有一個是女人,我覺得大熱天時好辛苦,所以搵佢,英姐又擦得好靚,所以次次都找她。」周國豐深明擦鞋是有實際的需要,支持發牌給他們,「擦鞋是夕陽行業,已經買少見少,他們好慘,好天曬落雨淋,有人覺得是低微的職業,我卻覺得擦鞋這行業令中環生色不少。」

文化回憶 陳淑蘭

近年轉型從商的蘭子,為了爭取一分一秒,一邊讓擦鞋匠為她擦鞋,一邊用電話打SMS,一派大忙人模樣。

性格爽朗的陳淑蘭(蘭子)大讚擦鞋匠專業,她說:「佢哋真係好犀利,咩鞋都可以擦到新嘅一樣。好似栢皮鞋,我初時以為唔可以擦,誰不知佢哋同我講,『只要先用一種特別的清潔劑洗淨,然後再梳番整齊就OK啦!』佢哋仲同我講連波鞋都可以擦,真係好專業呀!」

蘭子表示,小學三、四年級開始,已間中幫父親擦鞋賺取零錢,「我細個好鍾意幫爸爸擦鞋,除了可以玩之外,擦完爸爸亦會畀錢我買糖食,而且又o氹得佢鬼咁開心,所以係當年我最喜歡做的事之一。」

不過自蘭子一天一天的長大,加上父親已離開,她亦甚少為自己擦鞋。蘭子支持政府發牌給擦鞋匠,她語帶激動地說:「佢哋點叫阻街?又冇車仔,又冇貨物,佢哋只係瑟縮一角。其實呢個行業已經冇咩年輕人肯做,而且擦鞋匠已經係中環的特色,我相信好多香港人都一定會支持佢哋。」

因天雨的關係,蘭子的鞋沾了水濁,她即問擦鞋匠:「呢啲水濁擦唔擦到,會唔會藏咗入對鞋內。」擦鞋匠即回答她說:「放心!呢啲好小事,好快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