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娛樂追擊 2009 年 07 月 02 日

分了手才能說

馬浚偉(馬仔)每日都活得很努力,因為他知道有一雙眼睛在看。 這雙眼睛屬於一個他在乎的人——他的舊情人。 今年三月,他和相戀六年的紅酒商女友Vivian分手了。 馬仔愛喝紅酒,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他邀約多位好友在家把酒談心,但平日芬芳的美酒,卻變了苦杯,一口一口都是愁。 他拿着跟女友對飲過無數次的酒杯,怔怔的坐在廳中,將那杯從前二人都愛的美酒,一飲而盡。 哀傷、懊悔,咕嚕一聲就吞下去。 平日以潮州硬漢自居的馬仔,以為自己都嚥得下。然而心裏一陣絞痛,眼淚徐徐掉下來。 「我累了,我好累啊!」 想起那雙遠去的眼睛,他是多麼想去討好,卻又無力挽回。

三個女友

馬仔是個很守時的人,相約他吃飯或做訪問,他有早無遲。這天他便早了半小時到來,還好我一早在場等候。

他還自備艇仔粥和腸粉到來,「早到我便可以慢慢吃,又不會影響到你的工作。時間是大家的,遲到的人好自私。」

看見攝影師行路一拐一拐,馬仔又突然拿出一支「雲南白藥」噴霧裝,踎低幫他噴。這天還是二人初次見面,但馬仔就是這樣熱心。

認識馬仔一段時間了,他倒沒怎麼變過,他這個人甚麼也願意說,惟獨將感情收得密不透風。就算不時傳出所謂的斷背緋聞,他始終不願公開戀情。

其實他前後有三個女友,讀書時的初戀,無疾而終。初踏足社會時認識的那個,相愛三年後,和平分手,她現已有密友,但二人仍保持聯絡。

至於剛分開的Vivian是專業試酒師,又經營紅酒生意,家境相當不俗。馬仔透過朋友認識她,跟她拍拖六年,在友儕間並不是秘密,馬仔相約朋友吃飯,也會帶她同來。他曾形容:「她只比我小一歲,我三十七歲,但她長得很年輕,很可愛的,她不是圈內人,她做貿易的。」


○六年馬仔和Vivian到台灣旅行,前後腳出入酒店。

難抵冷落

大家還以為感情安穩得可改口叫她做馬太,誰知月前二人卻分手了。

馬仔有點黯然,他說:「是啊!分開了,分開了也就沒甚麼好說。」

我怔怔的看着他,沒作聲,馬仔慢慢柔和下來:「從前我不想談及她,因為不想害她被追訪。她家裏是做生意的,曾有人走到她爸爸的公司硬要做訪問,對他們很不便。」

到底因何分手?

馬仔一臉無奈:「都是老問題,她想我多點陪她,但我又經常拍劇,一套劇要拍四個月,期間我連睡眠時間也欠奉,坦白說,我不是捱眼瞓去陪女友那種人。我入廠不會帶電話,我不可能這一刻還在談情,下一刻又要投入角色,我做不到。拍劇期間我陪不了她,拍拖六年,可能大家實際只相處了兩年。」

有長輩謂,男人壯志未酬,要不支持他,要不離開他,找尋自己想要的生活。

馬仔對事業仍雄心壯志,他指男演員的黃金時間是三十五至四十五歲,「我對演戲把火很旺,明年還想當導演。」

他未能妥協,惟有「放生」女友。

「她老是說我沒有陪她,她常到歐洲公幹,不時坐火車穿梭各地,她總是不太開心地說:『你都沒陪我坐過火車!』我要開工,怎能陪她?」

初分手時,馬仔正值空檔,失戀便更難耐。「日日打羽毛球囉,是最好的發洩,我試過一星期打足七日。」

表證是馬仔不解溫柔,但他卻充滿信心的說:「我死心塌地愛上一個女孩子,她是很有福氣的!」

他自言專一,「一腳踏兩船,我從未試過,那些有三、四、五個女友的男士,我不明白他們的播種心態。你有否發現,這種人都不會太成功,因為他們的時間都用在女友們身上。」

番書妹 屋邨仔

請馬仔教男讀者幾招o氹女友秘訣,他笑謂:「送小禮物很重要,只要負擔得起,不妨買貴重一點的,更可以表達到心意。我會不時送禮物給女友,出手都不會太輕。」

入廚煮幾味,溫馨撐枱腳是談情必備。馬仔廚藝了得,平日朋友到他家,總是由他掌廚。「例如她喜歡吃魚,就買兩條魚,較靚的那條給她吃,她一定會好開心。」

送花也是指定動作,「過時過節、特別日子我會送花,這是很基本的。」

馬仔認為,情侶間除了激情,還要有共通點,這樣才能長久。

「我和她的處事方法、對事情的看法很不同,我經常形容她是番書妹,我是草根屋邨仔,所以差異很大。但我們也有不少共通點,最基本是飲紅酒。」

馬仔說回復單身幾個月,沉重的感覺慢慢褪去,現在反而覺得一身自在。

但轉個頭,他又謂說不定過多兩年,可以跟Vivian復合。

男人心事,還真難懂。

平日滿口做人道理的馬仔,談情說愛時,比較像個小男孩。


馬仔指《碧血鹽梟》中的聶致遠,性格非黑即白,全無灰色地帶,跟他相像。

完美愛情

馬仔的媽媽生前常眉頭深鎖,每次她皺眉,馬仔總愛吻她一下,然後撒嬌說:「媽媽,下輩子我都要做你的兒子!」

這時媽媽飽受癌症折磨的面容,會即時柔和起來,綻放久違了的光彩。

媽媽離開近十年了,馬仔沒改變過她的房間分毫,還是那張睡牀、那套牀鋪。

馬父更細心,總是將愛妻的房間打理得一塵不染。

妻子抗癌廿多年,他一路相伴。

天人兩隔,他一直相守。

他照顧她,包容她,從不求自己的益處。

那份愛超越生死,超越生命的長度,這就是馬仔心目中的完美愛情。


馬媽媽是長期病人,與鼻咽癌搏鬥廿多年。


馬父年輕時是巴士車長,放假會帶馬仔四出遊玩。他現常與舊同事下棋打發時間,馬仔鼓勵他找個伴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