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醫療.健康  > 醫療檔案 2009 年 07 月 02 日

痰液DNA 緝捕早期癌變

對付癌殺手,當然愈早發現愈早治療,戰勝機會愈高。目前位列本港癌症殺手第一位的肺癌,零期的治癒率達九成半!一期的治癒率亦達七至九成!

所以說,對付癌症就是與時間競賽,在形成初期甚或未形成前將它緝捕最有利。然而怎樣才能走在癌變前頭,在它未形成癌前就能檢視得到?醫學界最新發現,利用DNA追兇術,在它發出訊號策動癌變時,就鎖定兇徒。

五十九歲的陳先生,就靠着DNA檢測術,揪出早期肺癌,目前正接受治療。

林冰醫生說,檢驗痰液DNA技術,可在癌症形成前一年便能偵測得到。

本身是肺塵埃沉着病患者的陳先生,同時亦是吸煙半世紀的長期煙民,兩項風險因素加起來,令他成為肺癌高危人士。

已接受了四次放射治療的陳先生,精神奕奕說話中氣十足,絕不似有肺病!事實上,他的肺病屬嚴重程度。

「七八年,我已經在筲箕灣賽馬會診所求醫,一直服藥至今……」陳先生說。原來他是肺塵埃沉着病患者,早年在沉箱中工作,鑿石建設,每天吸入不少灰塵,故在三十年前已出現經常咳嗽、呼吸困難等病徵,需長期服藥和吸氣管舒張劑。然而工作環境不變,他的病況亦愈演愈烈,肺部積聚的粉塵引致肺氣泡不斷發炎,逐漸形成纖維化,肺泡換氣功能愈來愈弱,而他需要服用的藥物劑量及種類愈來愈多。

但藥物只能紓緩病況,卻無法挽救粉塵引起的肺部纖維化,同時,肺塵埃沉着病亦令他成為肺癌高危族,加上他五十年來日吸二至三包香煙,在多重攻擊下,他有極高機會患肺癌。

正因為社會上有這個高危族,瑪麗醫院○七年進行檢測早期肺癌研究時,就主動出擊與衞生署肺塵埃沉着病診所合作,利用痰液檢測技術,協助這群肺癌高危族及早揪出病變。

這是陳先生胸腔的電腦掃描圖片,由於肺塵埃沉積,肺部一片花白,醫生根本無法從影像中發現癌變。他最後靠螢光氣管鏡,才找到癌變位置。

氣管上皮細胞現癌變

檢驗痰液,如何幫助醫生檢視這群高危族早期肺癌病變呢?養和醫院呼吸系統專科林冰醫生解釋,肺部是由支氣管及肺泡組成,由中央氣管一級一級通出去,走到最尾一級就是肺泡,絕大部分肺癌,都是在氣管上皮發生。

「無論是中央型肺癌或是外周型肺癌,絕大部分都在氣管或支氣管上皮細胞發生。這些細胞就像我們的皮膚細胞一樣,每日都會掉一些出來,所以如果我們想在最早階段診斷肺癌,只要檢驗掉出來的細胞,在顯微鏡下看它有否變異,就可以在它未形成癌腫瘤前就捉到。」林冰醫生說。

這些氣管上皮細胞會隨痰液排出,故最簡單方法是請患者留痰液,送到化驗室檢測當中掉出來的上皮細胞有否變異。這痰液細胞學分析,相較電腦掃描只能看到已形成腫塊的癌變,能檢視到更早期(如零期)肺癌。

然而這細胞學分析有局限,因早期肺癌腫瘤極細小,掉下的細胞數量不多,加上如果癌變不是在大氣管內,而是在支氣管遠端,掉出來的上皮細胞機會就更小,在痰液中發現它的機會便不高,所以這種細胞學的診斷,對中央型肺癌有效,對外周型肺癌檢測能力便較弱。

三十年來,陳先生因肺病而長期服藥。

DNA錯誤策動癌變

「問題就在此,高危人士希望你幫他檢查有否癌症,我們總不能向他說我們只能幫你驗有否中央型肺癌,對外周型就很大機會錯過。」當時在瑪麗醫院任職的林冰醫生說。林醫生的研究群組,在後期就改為用更先進的痰液DNA檢測技術,作為篩檢早期肺癌方法。

「為何有癌細胞?因細胞指令錯了,指令由哪裏發出?由DNA發出。驗痰DNA,即檢驗痰入面氣管跌出來的細胞的DNA,這方法令我們有機會在未見到癌細胞前,已見到醞釀中的癌症;另外除了癌細胞外,還有一些癌症相關改變(malignant associated chain),即周圍的細胞都開始有DNA不正常,故我們的目標增加了很多。」

林冰醫生進一步解釋,細胞中大部分DNA都是在靜止狀態,當有惡性改變時,它會生長得很快,即顯示其活躍度高,細胞正在分裂中。

痰液DNA檢測技術,由加拿大卑斯省癌症中心研發,研究人員先將有癌變及沒有癌症者痰液的DNA資料抽出來輸入電腦,建立一個數據庫,並將DNA異變程度評分,數字大過四點六屬高危,三點九以下的屬低風險,此方法比細胞學更靈活。

初步篩檢 準確度高

該技術研發時以美國肺癌普查的痰液標本做測試,發現可在臨牀驗出有肺癌(即見到有癌細胞)前一年,便能找到癌前的DNA變異。這種毋須有癌細胞,就已經可以預測某人會有肺癌風險的檢測技術,在診斷肺癌歷史上可說邁進一大步。

而在實際應用上,加拿大一個針對五百多名高危人士,即五十歲以上,吸煙三十「包年」(每日吸煙包數乘吸煙年期)或以上的研究,利用痰液DNA分析技術,從四百多個有異的痰液標本中,最終偵測到二十二人有肺癌,當中有二十一人的痰液DNA顯示不正常,即95%準確。二十二個肺癌中,十八個屬外周型,四個是中央型,即痰液DNA技術無論對中央型或是外周圍型肺癌同樣敏感,而這些肺癌個案,絕大部分屬早期,只有兩個屬晚期。

另一項達一千二百多名肺部有陰影人士參與的多國研究,取痰液標本進行細胞學分析及痰液DNA檢測,以比較兩者的準確性,結果在九百多個可分析痰液DNA的人士中,確診三百多人,即三分一人有肺癌。而不同期數的肺癌,痰液DNA的靈敏度都有三至四成,即對早晚期都同樣靈敏,相對痰細胞學分析,對早期癌症靈敏度只有一成幾,對外周型(腺癌)則只有半成,無疑痰液DNA的靈敏度更高。醫護人員以它作為早期篩檢方法,就可以更有效幫高危人士診斷出早期肺癌。

肺塵埃沉着病患者需要進行復康治療,重新鍛煉肺功能。

不少建築業、石礦業、鑄造業工人因工作而患上肺病,九三年成立協會向政府請願,要求正視問題。

放化療對抗肺癌

瑪麗醫院於○七年開始進行痰液細胞學及痰液DNA研究,以檢測兩者哪一種能較有效地幫助高危人士診斷早期肺癌。目前有五十名人士參與,正收集數據進行分析,稍後公布研究結果。

該五十名高危人士中,最終確診兩人患有肺癌,皆屬早期。其中一位是零期肺癌,經治療後康復。可惜他逃得過肺癌魔掌,卻逃不過另一殺手——前列腺癌,他在確診時已屬晚期,並於半年後去世。

陳先生就是兩個肺癌患者的其中一位,在最初的痰液DNA篩檢中發現不正常,痰液DNA評分是四點六,並有六個不正常細胞核,其後通過螢光氣管鏡檢查確認為肺癌,屬1A期,目前正接受治療。

「他們說驗到我的肺有一個小腫瘤,但無法做手術,因為他們說我的肺太多粉塵,好花,所以不能開刀切,要做激光,一共要做三十次!」陳先生向記者解釋治療方法。他口中所指的激光,其實是放射治療,每周五次,整個療程共三十次,即六星期。

在接受放療的同時,他亦要接受化療,目前已進行了三次。「激光射就不辛苦,但打針(即化療)就辛苦了,打完後幾日都反胃,哇一聲的便嘔吐。現在我都無胃口,只能吃一點粥。」陳先生說。

不過對於自己患肺癌,他沒有太大的驚恐,因為人反正都有魂歸天國的一天,他在十多年前因患肺塵埃沉着病而無法工作,靠賠償金生活,如今子女都出身,正所謂沒有甚麼牽掛,所以都不太擔心自己的病況。

患上早期肺癌的陳先生雖屬不幸,但他能靠着痰液DNA及早發現癌症,實屬不幸中之大幸。如這技術能廣泛應用,相信能幫助更多肺癌高危人士。

咳痰魔法管
有些人未必能咳出痰液,這儀器就可幫助病人,只要向着管道吹氣,可令氣管纖毛振動速度增加,很快便能咳出痰液。

陳先生正接受電療及化療,目前狀況良好。

認識肺塵埃沉着病

在石礦場工作容易吸入塵埃,如工人保護裝備不足,長期工作後很容易患上肺塵埃沉着病。

肺塵埃沉着病,又稱肺積塵,是一種慢性職業病,從事石礦業、建築業、鑄造業、石工業、玉石打磨及玻璃業者是高危人士,他們在工作期間因吸入大量灰塵,長期積聚下會令肺氣泡發炎,其後更會令肺部出現纖維化。如從事上述工種一段時間後,發現呼吸急促、經常咳嗽、胸悶胸痛、在勞動時倍感吃力,就可能是患上肺塵埃沉着病。

肺塵埃沉着病患者,除了容易有肺炎、氣胸外,患肺結核機會比常人大大提高,亦有機會出現心肺衰竭。如果沉積在肺部的是石綿塵,更有機會患肺癌。

伸延閱讀

想了解更多健康醫療資訊,請上養和醫院網站
http://www.hksh.org.hk/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