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醫道 2009 年 07 月 06 日

岑信棠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榮譽教授,腫瘤專科醫生,行醫四分一世紀,親眼見證科技進步,癌症由不治之症,至大部分都有得醫。

留下,更不容易

每個人對於生離死別,都有不同的感覺及處理方法。有些生離死別是突如其來,令人防不勝防;有些別離,則可能已有先兆,當事人及其身邊的親友或已有一定的心理準備。

以下一段節錄自林覺民先生的文章。林覺民先生的文章是當時中學中國語文的課程部分,當時很多同學都覺得這篇文章很有意思,但因人生經歷不多,所以都未能夠體會到文章的真諦,亦不能認真地感受到文章所傳遞細膩的情感。但當了臨牀腫瘤科醫生這麼多年,大大小小的生離死別都見過不少,當執筆想寫有關生與死的故事時,腦海中又不期然出現了這篇文章。

林覺民先生是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他於1902年考入福州全閩大學堂文科,於畢業後考入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文科攻讀哲學,其後他參加了同盟會,在1911年3月29日,由黃興領導革命人士一百七十餘人,進攻兩廣總督府(這件事後來被稱為黃花崗之役),及後林覺民受傷被捕,從容就義,其後遺體被安葬在廣州黃花崗。在起義前的三天,林覺民先生寫了一封訣別信給他的妻子(信件中部分內容節錄如下):

「汝憶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嘗語曰:『與其使我先死也,無寧汝先吾而死。』汝初聞言而怒;後經吾婉解,雖不謂吾言為是,而亦無辭相答。吾之意,蓋謂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與汝,吾心不忍,故寧請汝先死,吾擔悲也。嗟夫!誰知吾卒先汝而死乎!……吾今與汝無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遙聞汝哭聲,當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則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電感應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實;則吾之死,吾靈尚依依汝旁也,汝不必以無侶悲!……嗟夫!紙短情長,所未盡者尚有幾萬千,汝可以模擬得之。吾今不能見汝矣。汝不能舍我,其時時於夢中得我乎!一慟!」

林覺民先生在參加了同盟會後,便已知道自己的命運,終有一天會捨身成仁,在那時,他已開始安排身後事,並顧慮到太太的心理方面,使她能好好的活下去。

生離死別,對於很多人來說是很難接受的事實,就算是短暫的分離,亦教人難以適應,想起在二十多年前,在畢業後的專科培訓中,很多醫生都有機會到外國深造,而當時的專科醫生則大多選擇到英國繼續進修。很多同學在畢業後,在專科培訓期間都已結婚了,要維繫一段婚姻,是要雙方互相遷就及生活上的適應,才能美滿持久。在離港前,腫瘤科醫生跟妻子談論到在他離港後,妻子於生活上的安排,覺得這也是一個好時機,利用這一段時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回復結婚前的自由生活。事實上,醫生在到達英國後的生活都會很忙碌,因為他們要適應新的環境及醫院,亦要用時間進修,所以根本沒有很多的空餘時間;但留下在香港的妻子,則要想想如何打發平日跟丈夫一起度過的時間。當醫生離港的那天,太太送他到啟德機場,在他進入了機場禁區後,太太即時感覺若有所失。在往後的日子裏,平日尚可寄情於工作,但是每逢周末及假期,便想起以往跟丈夫一起度過的時光,心裏十分難受。這段短暫別離的苦痛經歷,成為她日後積極參與及推廣生離死別(如離婚、喪偶和善終等)支援服務的契機。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