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2 年 10 月 30 日

議會泥漿摔角 香港成輸家

各政黨經過一番苦戰,打生打死,詭計盡出,終於在立法會各就各位,市民多期望議員們少些互鬥,多為民生做實事,改變過往的惡劣形象,但很可惜,議會一開鑼便充滿戾氣,兩派議員為會議程序問題全面開火,爭持不下。往後幾年,這樣的爭拗料將無日無之,議會「正常化」愈來愈不可能實現。

立法會復會短短兩個多星期,議員先為爭奪事務委員會主席之位明爭暗鬥,隨而爆發的程序之爭更加激烈,民建聯葉國謙提出修改會議程序,規定每名議員只可就同一議程提一項動議,防止有人「玩拉布」癱瘓會議,這重招一出,泛民議員即強烈反彈,表明「以拉布抗剪刀」,不惜玩足四年把動議打垮。

議會文化變質,激進派與建制派繼續大鬥法的話,改善民生經濟的政策只會被卡住,到時香港市民就成為最大輸家。

建制派以強火力壓制對方,從議會正常運作的角度,似乎略嫌過火,予人霸道感覺,但如此惡鬥歸根究柢是議會畸形化的結果,幾年來議事堂淪為激進議員「玩嘢」舞台,其他議員和官員被玩弄於股掌之中,吃盡了苦頭,建制派吸取慘痛經驗,知道對敵寬容是對自己殘忍,故選舉後即密謀先發制人,強加「緊箍咒」限制他們大鬧天宮。

回歸後,立法會一直存在泛民與建制兩大陣營,長期以來就政制改革等問題針鋒相對,但大多數議員都遵守遊戲規則,即使尖銳對立,亦只會「文鬥」,亂中有序,但近幾年情況漸漸變壞,部分激進議員為了爭取公眾「眼球」,開始採用粗暴行為和語言擾亂議會秩序,令堂堂議會成了「馬騮戲」場所,其後公眾對「武鬥」愈來愈反感,激進議員民望插水,他們於是放棄擲物掃場做法,轉為玩弄程序,學外國議會的「拉布戰術」,把政府的議案拖死。

「拉布」讓激進議員主導了議會運作,建制派議員完全處於被動,雖切齒痛恨,亦無奈陪玩,結果議會陷於停頓,議案如紅隧塞車般,出現大混亂。

當時激進議員玩得不亦樂乎,泛民一些溫和派議員不想被牽着鼻子走,不願意跟隨,例如民主黨便置身事外。但泛民溫和派的理性態度,並沒有在選舉中得到回報,早前的立法會選戰,激進派獲得二十多萬票,奪取四個議席,民主黨反而大大失利,幾個主將落馬。

這樣的結果,令激進派議員更深信自己在議會的策略成功,泛民溫和派議員則痛定思痛,知道遊戲玩法已變,不激不「左」便拿不到分,以後必須努力爭取出位,與激進派議員鬥激。

建制派因在選舉保住議席,在議會中取得過半數優勢,所以未待大戰開打即猛烈開火,但這樣的壓迫性戰術,未必可以有效制伏對方。對泛民而言是正中下懷,因為你來犯,我就大條理由反擊,加上一些傳媒煽風點火,把議會內對立擴散到社會,遂形成又一個火爆局面。

兩派惡鬥把議會推進了一個惡性循環:雙方把焦點集中於程序和規則的爭鬥,吵鬧不斷,民生實務被棄於一旁,議會再沒法擔當推動社會經濟發展的建設性角色。

可悲的是,如此下去,議會、政府和全社會都是輸家。立法會的畸形化早就令公眾不滿。在多數市民眼中,議會已成為一個紛亂的泥漿摔角場,議員沉迷於互相攻訐,政績卻欠奉,以至民意調查對立法會的評分如江河日下,比政府更低,而且趨勢會持續下去,仍未見底。

新特首競選時聲稱要加快決策速度,提高落實措施的效率,盡快扭轉經濟社會困局,但這想法只是一廂情願,要闖過議會的木人巷,仍然困難重重,結果政府民望沒法回升,與議員「攬住死」。

議會與政府之間的死結愈拉愈緊,改善民生經濟政策被卡住進退不得,香港只會停滯不前,帶來的惡果最後將由整個社會承受,公眾成為了最大的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