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2 年 10 月 24 日

陳小春 應有此報 

我膚淺,對陳小春的印象只留於報章、雜誌看到的;

行家、同事口述的層面,即是:寸、惡、凶。

不過,套用本行慣用術語:根據知情者/報料人士/閨中密友透露,

陳小春的狼皮下,其實跟生肖一樣,是羊咩咩。

這名報料人士,是陳太應采兒。

羊咩咩聞言,先是傻笑,再說:

「對住佢,我點惡得嚟呀?錫都嚟唔切啦!」

不過,當安全圈被入侵,即家人或老婆被騷擾時,

陳小春還是會上行「架生」,力搏到底。

因為他是羊,亦是巨蟹寶寶。

同你死過!

十萬車蜜糖,容後再車,陳小春跟《東周刊》,不只應采兒一個話題,早於○五年,他跟本刊的跟蹤同事,曾勞煩警員調停,那名舊同事,更因採訪而掛彩。舊事重提,並非敝刊或本人小器記仇,而是昔日未有機會與陳小春坐下詳談,凡事總有兩面,點都要給他一個解說時間。

陳小春聽罷本人的「敝刊情仇」,眉頭一鬆道:「哦——我記得,講起我都有啲嬲o架。嗱,敝刊(貴刊)啲同事去咗我屋企幾日,嗰時我啱啱喺康樂園搬去村屋,都估到想話我霉話我冇錢住豪宅,呢個係遊戲規則,我明嘅。

「但係佢哋揸架車係咁兜,我個妹以為係賊,咁我咪同我細佬去睇吓囉。我份人好簡單嘅,我做呢行,你要影我跟我寫我,冇所謂。我預咗。但係嗰次搞到我屋企人,嚇到我個妹喎,我同你死過呀!」

說罷,陳小春吸一口醇萬,呼過煙後說:「依家都係o架,搞我老婆同屋企人,我都會殺佢全家o架!不過,再撞到狗仔隊嘅時候,我就冇咁大火氣嘞!阿丁(應采兒)講得啱,佢哋都係打份工啫,影張相,OK啦!」

搽咩 香水?

是的。訪問這天,陳小春十句唔埋,便不自覺地提及愛妻應采兒,「學家英哥話齋,怕老婆會發達,梁振英冇話怕老婆犯法吖!我都想發達o架!」

原本說要殺人全家的陳小春,一說起怕老婆,即變臉瞇眼傻笑,「好似今次唱隻新歌,我揸住份詞,都係諗住講古仔,但係心態唔同咗就係唔同咗,『嫁』咗啦嘛,返唔到轉頭。」

陳小春的新歌叫〈難怪〉,跟給失戀或失意人發洩的〈我愛的人〉、〈犯賤〉、〈獻世〉的慘情度差不太遠,只是歌者已「嫁」,聽起來還是有份甜,「咁要迎合market嘅,真係好sweet嘅hit歌,我已經諗到學友嘅〈每天愛你多一些〉嘞!慘先有市場,都要搵食o架!」

慘情與否已非重點,重點在於陳太常在微博為陳小春打廣告,愛夫之情,揚晒!「哈哈!咁結咗婚梗係要互撐o架啦!但係佢嚟嘅時候,我都要縮一縮,好似今朝早嚟做訪問,我噴兩吓香水之嘛,佢就喺牀彈起身鬧:『你搽咩香水呀?去邊呀?』

「咁我就要解釋:『做訪問呀,要尊重吓人家嘛。』咁佢就瞓嘞!咁我不嬲都有搽香水嘅習慣嘅,佢都係緊張我啫。」

上圖為○五年小春(右)與本刊記者(左)爭執的實況圖,七年下來,野獸已變成羊咩咩,跟其生肖一樣,見狗仔隊會V會笑,最大威力的,不是時間,而是應采兒。

風火海年代的陳小春,跟好兄弟拍住上。

一○年,陳小春成為黎明旗下「A Music」其中一員,他會與黎老闆踩單車。

右圖到左圖,是陳生陳太相識拍拖的過程,再下一張?抱B啦!

陳小春愛自稱「嫁咗」,連對外父(右)、外母(左),他也搞鬼的稱呼老爺、奶奶。

唔准 呀吓?

應采兒說過,跟陳小春相處有如湊BB。陳太其實比丈夫年輕十五年,但陳小春說:「佢好成熟o架,EQ高過我好多好多,佢講得啱o架,我似佢個仔。我記得有一次同佢蒲蘭桂坊,離遠我已經見到有狗(仔隊),佢知我嚟料o架,於是捉實我隻手話:『嗱,唔准呀吓!唔准同人嘈!唔准發脾氣呀!』咁我又『咋』一聲收晒。

「我試過做電台訪問,話老爺奶奶(應采兒父母)嗌交,阿丁又會話:『你依家講晒屋企啲嘢畀人知啦!家醜不得外傳呀!』大佬呀!我同佢講嗰陣,佢自己都笑晒嘅,我點知咁都係『家醜』啫?咁我次次都係答:『係,我唔啱,對唔住。』咁都係要男人做o架啦!咁係咪怕老婆?尊重啫。有乜唔好先?」

看文字,陳小春似在吐苦水,但訪問現場的「新抱」,嘴角一直向上,不斷向我車蜜糖。「阿丁教我好多做人道理o架,而且又會打嚟問我返唔返屋企食飯,話:『你係返,我就叫工人煲湯呀!你想食乜?唔好嘞!我同你諗埋。』有一個人幫自己安排晒,講真,我阿媽走咗之後,已經冇人咁樣對我。」

捱過艱苦童年,少年(左圖),陳小春與應采兒已達成共識,不會待子女如王子、公主。

早啲 搞掂!

惡男陳小春有陳太照顧起居飲食,因此現時多數晚晚返家吃飯,今年二月發生的「小三事件」,當事人的輕蔑地說一句:「好無聊囉。仲要搞到咁大單,唔講人哋!

「不過,食得鹹魚抵得渴,呢個圈咩人都有,真嘅、假嘅,唔多唔少自己都會畀佢哋影響到,會有時真有時假,好複雜。」

所以,陳小春要簡單的生活,跟他現時的目標一樣:「生BB!」

他於○○年認識應采兒,陳小春忽然感性起來:「我識阿丁嗰陣佢十幾歲,早啲知係佢,早啲搞掂咪好囉。搞完一大輪,依家先開始……timing嚟嘅。」

陳太已停工準備配合老公的造人大計,陳小春就連教子方式也有課程指引:「一定唔可以畀牛扒佢食!有一次我喺俄羅斯做嘢,打包咗塊扒畀個司機,佢唔肯要,因為今次畀得牛扒啲小朋友食,第時佢afford唔到,咁點滿足個細嘅?

「讀書嘅等阿丁安排啦!我望就望佢哋唔好有公主病、王子病……」

老公廚房

雖然怕老婆會發達,但陳小春怕應采兒的程度,

足以令其名曲〈愛妻號〉改名為〈畏妻號〉;

骨痹的是當事人毫不介懷,任由本人笑他「鵪鶉」及「小春子」,

還展示冧得死人(只是當事人冧死)的笑容,

「喳!其實咁幾好吖!我一直都想要一段咁嘅關係。」

兩個人的相處,不是強積金或對沖基金,手續費全免,對陳小春來說,

付出不是投資,只是愛的表現。

「我唔係好煮嘢食,但係佢鍾意食牛扒,我咪去買然後煎埋佢食,

見到佢開心,我仲開心!」

陳太的喜悅,可參閱上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