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有情有性 2012 年 10 月 22 日

白韻琴

白韻琴,原籍廣西桂林,美國三藩市天主教大學傳意系畢業,三藩市州立大學進修廣播系研究院。 外號白姐姐的她是港澳及廣東沿海八到八十歲都談論的人。由她策劃主持的電台、電視節目均開風氣之先、領導潮流、膾炙人口。她主持的電台節目《盡訴心中情》,創每晚百萬人收聽,千人打電話傾訴的紀錄,是香港廣播史上空前絕後成績。 其著作數十冊,中港歐美極受歡迎,雖封筆多年,仍活躍於政商、文娛、財經界,善於妙論人生,鞭辟入裏,令你微笑、大笑。

肥佬黎 要回家 妙絕

電視上看到黎智英在台幣上簽名(不犯法嗎?)給員工作紀念,無奈的神情,邊寫邊說:「此處不留人,自有……人生就是這樣。」「對不起、我要回家了……」報紙報道更詳細,說黎數度哽咽:「我撐不下去了,請你們珍重!」「我沒有遺憾……」

一間經營了十二年的傳媒(報章、雜誌、電視台),由香港老闆及他聘請的香港新舊夥計到台灣打江山,當時我兩位時時交往頻密的黃、盧老友,告訴我他們要過台灣工作,真令我艷羡,很想申請一起去,也希望兩位給我推薦,他們都用不同理由推搪,我也不敢嘗試自薦,這是我的弱點,所以一生失敗度日子。

話說黎智英台灣傳媒賣了一百五十五億新台幣(報道說),還有大量的房地產,金錢及事業上都應該是贏家。當然,難過是一定的,但我相信,沒有人能明白他的心情,可能包括他自己。

肥佬黎為甚麼全賣台灣傳媒王國?他自己承認「失敗了」。

從來沒有見過黎先生,雖然香港《蘋果日報》開辦時,本人曾有兩段專欄寫了好幾年,開始時他們邀請我,問我要收多少稿費,我老實回答:「沒有關係,沒有稿費我都願意寫。」「為甚麼?」「因為我想在這份報章寫。」

當時我在《明報》有專欄,那時知識分子都喜歡看或寫《明報》,我是由查良鏞先生邀約,寫了十年,每月稿費三百港元,每年十二個月沒脫一期稿,就有一個月雙糧。我拿了十年雙糧後,編輯蔡炎培先生稱讚我,還笑說:「相信你是唯一十年都拿雙糧的人,本來亦舒也應該是的,她的稿海戰術嚇壞人,但有時交得太多了,計不清楚會失算……」後來想想,寫了個短字條給查先生(金庸),希望他加稿費。

查先生一加就加十倍,我高興得很,告訴吾友林冰,勸她也要求加稿費,冰說:「我不行、你行。」「為甚麼?」「因為我需要這地盤寫這篇稿,你不需要……」

在《明報》寫專欄,寫了十年,後來寫了個短字條給查良鏞先生,希望他加稿費,查先生一加就加十倍。

我寫稿向來不要求稿費,也不一定要求出名,所以我曾經為很多藝人代筆:羅文、嘉倫、傅聲、甄妮、陳百強、張國榮……(說起)除了嘉倫、甄妮,其他的都過世了——人生如輕煙,是否因死無對證,隨便寫?非也,是因為在生者未必願意別人說他(她)請槍手寫稿,所以不提。甄妮只有一篇,是傅聲交通意外離世前一星期,我代傅聲寫了他的心聲感覺,甄妮看了不服,電老闆黃玉郎,要我在《翡翠》、《清新》兩周刊澄清。老闆命我收拾局面,誰知在文字博弈期間,傅聲深夜駕跑車失事死亡。我最早收到消息,馬上連夜把原本印好的何守信、景黛音、汪明荃的封面銷毀,飛電單車到邵氏公司,向方逸華小姐借傅聲的照片刊登封面。周刊比報紙報道更早陳列報攤,本來銷量在萬餘徘徊的《翡翠周刊》,竟銷六萬餘,老闆玉郎歡喜之餘,送我綠翡翠耳環,《翡翠周刊》也因此而暢銷一時。

說回黎智英吧,我從不介意要求稿費,《蘋果》開辦時我兩段稿竟然收到比在《明報》時的多廿多倍——七萬餘元(第一次收稿費時以為支票寫錯多了一個零)。拿這甚豐厚的稿費,也想看看老闆的樣子,幾次他在金鐘公開大學演講,我報名去了,卻因為人頭湧湧,只見他頭頂一截,聲音聽不清楚,提早離場。在中環外國記者俱樂部見他的照片,竟有人在旁邊說:「這兒為甚麼會放他的照片?這黎智英……」、「我相信他是男同性戀者……」一位公眾人物,照片放出來甚麼都會給人說,可是,怎麼會是與同性戀有關?深不可測!我腦海中出現東方不敗、Elton John、Michael Jackson、Andy Warhol……數之不盡,豈能會有肥佬黎?

肥佬黎為甚麼會全賣台灣傳媒王國?他自己承認「失敗了」。外人當然不認同,拿了這麼多現金及房產,黎又可到別的地方搞作。請看他在香港《蘋果日報》的扭曲吧,他支持的公民黨、民主黨放屁也是香香,整版整版彩色報道,謊言大炮毫不掩飾,難得讀者喜歡,銷路居然不錯。

本人被打壓得出不了頭見不了光,我的精采佳句,被引述只說「某女士、某參選者」,別人在我樓底下做劏房,卻變成是我和謝偉俊做經營者(我們其實是受害人),整天把謝稱為中聯辦「契仔」。我問謝:「誰是你契爺?」「不知道,我沒有契爺,只有契弟。」誰呢?我希望是肥佬黎,哈,同有能量者「哎吔親戚」真好,如有人收留,我願意上契。

港風東吹台灣島

思歪英九豈同類?

前者共幹後民選

天堂有路寶島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