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2 年 10 月 18 日

踢爆魚目混珠扮皮膚專科 逾千「假皮醫生」搶30億美容生意

四十六歲的茶餐廳老闆娘陳宛林,早前在DR醫學美容集團接受靜脈輸液療程,疑因過程受污染感染敗血病,延至上周三喪命,令全城關注醫學美容的存在風險。

本刊深入調查後發現,近年不少普通科或非皮膚科專科醫生,遙距考獲外國大學短期皮膚科文憑後,便夥拍美容院或自立門戶開設皮膚中心、激光中心等,替客人做醫學美容療程搵大錢,部分醫生更魚目混珠,誤導客人自己是皮膚科專科醫生,令客人對PRP血清美容等高風險療程更有信心,有觸犯醫生專業守則之嫌。

有專科醫生透露,這批只擁有皮膚科文憑的醫生,在行內俗稱為「假皮」,為數過千;他們與「真皮」即皮膚科專科醫生無論在專科知識、臨牀經驗等都相差一大截,但近年各出奇謀搶客,勢要在每年至少三十億元的美容市場上分一杯羹。

多名醫學界人士和立法會議員均批評,政府多年來對美容院和高危美容療程缺乏監管,現行法例更存在三大漏洞,導致醫學美容事故屢見不鮮,令市民毫無保障。

近年醫學美容大行其道,吸引不少普通科或非皮膚科專科醫生「慳水慳力」遙距考獲皮膚科文憑後,夥拍美容院賺大錢,或自立門戶開設皮膚中心、激光中心或醫學美容中心等,打正旗號做美容生意之餘,亦避開以「醫務所」名義註冊,免受衞生署監管。

這些由醫生開設的「美容中心」多不勝數,連偏離商業區的筲箕灣也有。記者發現,區內一屋邨商場有間名叫「栢立醫務及皮膚中心」,姓鍾的主診醫生除了看普通傷風咳的症外,竟亦有做醫學美容生意。記者上周到栢立「放蛇」,約七百呎地方跟普通醫務所無異,唯一不同是診症室旁有間「激光治療室」,房門更貼上激光美容的宣傳海報。

護士問記者:「你看普通症抑或皮膚科?」記者說想看皮膚,隨即被邀請進入診症室,內裏除了辦公桌和病人牀,還擺放了兩部美容儀器。記者稱欲改善膚質,鍾醫生即指着兩部美容機、以專家口脗說:「想去除臉上黑印,用右面那部1064激光機;想脫痣就要用二氧化碳激光機。」

「栢立」裝潢跟普通診所無異,但診症室旁(右邊)有間「激光治療室」,門外貼有激光美容的宣傳海報,疑為替客人做激光美容專用的房間。

本身是兒科專科的鍾醫生,讀了一張皮膚科文憑後便「一雞兩味」,除了睇普通傷風咳的症,亦替客人睇皮膚做醫學美容療程。

兒科醫生做美容療程

他見記者眼肚有紋,又提議記者打Botox,「兩個眼肚位打少少入去,填平個眼肚,條紋就無咁覺眼。」之後他又介紹記者做血清美容和膠原再生美容療程,「你可以先做激光,若效果不佳的話,再幫你抽血做血清注射,即是抽番你自己啲血,將血清中有用的部分抽出來再打入皮膚;如果仍不滿意就再做膠原再生,皮膚一定好有光澤。」

記者問他美容療程是否由他進行,鍾醫生答「是」;記者追問他在哪裏提煉和注射血清,他則說:「我講得出的都在診所做,不用入院;所有針藥都在這裏,你預約就即刻做得。」至於價錢方面,打Botox每針一千元、PRP血清注射每針三、四千元,最貴的膠原再生療程每針要逾萬元。相對於睇普通症只得約二百五十元診金,替客人做美容療程的收入是幾倍甚至幾十倍。

鍾醫生只擁有皮膚科文憑資歷,但卡片上卻標明「專科」字眼,令人容易混淆他是皮膚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