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香港打不死 2009 年 06 月 23 日

羅舜泉戰火餘生更搏命

人物簡介

現年五十五歲,原名羅舜龍,柬埔寨出生華僑,七九年偷渡來港,八○年加入邵氏演員訓練班,隨後轉職場記,八六年擢升副導演。

九四年第一次任導演,執導超過四十部電影,合作過的著名演員包括周潤發、梁朝偉、周星馳等。

九五年自資出品電影《老泥妹》,及後成為電影出品人兼監製,○三年首次當選大埔區議員,及於○七年再度連任,並以獨立區議員身份出任多項公職。

電影導演羅舜泉,由璀璨的娛樂圈走入群眾中服務市民,現時他是大埔區區議員,還有一大籮公職在身,轉變要由他遭逢戰火屠城,一家十九口只餘兩人活命的悲情故事講起。

當年柬埔寨政變,家人慘成赤柬管治下的三百萬亡魂,他是唯一倖存者,投奔怒海靠一個大浮桶隨水漂流聽天由命,在茫茫大海中他向天起誓:「只要我可以活下去,天要我做咩我都做。」

劫後餘生,即使再遇任何難關總能衝得過去,而且要活得更精采。

"唔好隨便放棄自己的崗位,遲早有日會在崗位上「發揚光大」。"

有「金牌副導」之稱的羅舜泉(右二),被李修賢委託協助當年初起的周星馳(左一)和初任電影導演的李力持(左二),拍攝電影《情聖》。

當年我家在柬埔寨都算富裕家庭,在金邊經營糧油雜貨出入口生意和四間戲院,豈料一夜間遭逢巨變。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赤柬發放假消息,指泰國轟炸金邊,全城人倉皇逃出城外,後來當然知道這都是赤軍詭計,目的是要城市人下放農村,並展開一場滅絕人性的清洗大屠殺。

爸爸、二哥留守家園,恐怕早已凶多吉少,而一路上我與家人被赤柬趕落農村,五弟率先在他們亂槍掃射下擊斃,二家姐初生未足月的女兒則活活餓死。

千山萬水進入了集中營,一家人被迫拆散還嚴禁交談。赤柬又命令大家填報職業說是方便分配工作,其實是引蛇出洞,二姐夫說是秘書懂法文竟被打靶,反而我填報鐵釘廠工人逃過一劫。在那裏大家都沒有一天好日子過,由朝到晚開山劈地,每日卻只分配到一匙羹米,最後都不知幾多人餓死、病死!

逃出集中營

大哥、大嫂當年因為擁護共產主義而加入赤柬,不過眼見赤柬暴政,羞憤吞槍自殺。三嫂則被逼到精神錯亂,一天竟將私藏的一箱美金向天灑,當場就被赤軍槍斃。

後來全營決定集體大逃亡,那時死的死,失散的失散,家裏就只剩下三哥、我和幼弟,我們仨隨大夥兒逃入叢林躲避赤軍追殺。森林裏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真正體驗到甚麼叫「踏屍上路」。

逃亡過程中,幼弟身中兩槍氣絕身亡,我和三哥怕他成為逃難飢民的晚餐,一路孭着他走了幾日,直至屍體發臭才找個地方給他好好安葬。然而,我屁股又受了槍傷,同伴們都勸三哥不如放棄我,他卻死命不肯。待至入夜後我昏迷過去,三哥便挖一把泥塞入我口,替我拔子彈,再用泥塞住傷口。跟着,扶我、孭我一路走了二十幾日,才到港口上了漁船逃走。

哪知漁船出到公海翻沉,三哥用電油桶一邊綁着我一邊綁着他當水泡,他比我重十幾磅,他沉在水裏卻秤起另一邊的我,使我可以浮起。後來獲救,我才知他已被棄屍大海。我的名字本是羅舜龍,為紀念三哥犧牲自己救我,我就用了他羅舜泉的名字。

在茫茫大海中,我同自己講:「唔可以死,全家人可能得番我一個。」我向天祈求讓我活下去,之後要我做甚麼我都甘願。

輾轉來到香港,住進難民營,住過籠屋,十九歲得到難民組織幫助找到第一份工,在一間茶餐廳洗碗,曾被一個阿婆指住鬧:「後生仔有氣有力做乜做呢啲工?」有苦自知,但幾委屈都要撐住。

後來取了身份證,考入邵氏演員訓練班,第二齣電影《打蛇》起用我當男主角,不過一場雞姦場面,那個變態導演竟不讓人穿內褲拍攝,明明鏡頭根本就拍不到,何解偏要光脫脫令人難受?那場戲在他邊粗口辱罵,我邊流着眼淚拍完,不過第二天我卻自動失蹤。

當年方小姐(方逸華)知我情況,為我放棄大好機會而可惜,做不到那個變態導演所謂的「專業演員」,我請求方小姐讓我轉職幕後,其實是要為自己取回公道,證明怎樣才叫「真專業」。

做到加零一

於是一做場記四年,我比任何人更不怕捱,更不怕苦,每件事寧願做到「加零一」,從不浪費導演一秒時間。

幾年後正式升做副導演,勤力到同行都笑說不要介紹工作給羅舜泉,否則搶埋你飯碗。記得一部電影《芝士火腿》,王祖賢要拍一場跳樓戲,她要求我試跳一次,我二話不說就由三樓跳落地,哪知地上「榻榻米」未放好,我直墮地上動彈不得,差點送命。這些拚命作風,令我獲賞「金牌副導」之名。也因為入行後,常於電影裏客串「路人甲」,讓一早嫁來港而失散的大家姐認出,才得以姐弟重逢。

電影最興旺時,成為不少導演的御用副導。不過,人要奮鬥才成功,於是把心一橫將一家四口之安樂居按給銀行自資拍片,結果第一部電影《老泥妹》票房和口碑俱不俗,也賺了我第一桶金,發展我的電影公司。所以我成日都話,唔好隨便放棄自己的崗位,遲早有日會在崗位上「發揚光大」。

電影事業最風光之時,我走入人群,想起媽媽當年在柬埔寨解放前已是經常通街派米,我也要學她貢獻社會。而選大埔區議員,就是因為當初的一個承諾:「大難不死,就要好好活下去。」貢獻他人,貢獻社會,才可活出最豐盛的人生。

羅舜泉(右二)曾與不少影圈天皇巨星合作過,當年拍《求愛夜驚魂》,與吳君如(中間)便頗為熟絡。

為回饋社會,羅舜泉參選區議員,在其議員辦事處之內發現不少他擔任公職時的照片。

年輕時的羅舜泉由於外形不俗,曾入讀邵氏演員訓練班,並曾有機會擔當男主角。

莫負青春

羅舜泉是兩子之父,也最關心時下年輕人,愈來愈欠缺拼搏精神,逆境底下成為最抵受不到壓力的一群。他說:「依家啲後生仔好易自怨自艾、失業、失學就做咗隱閉青年,匿埋屋企打機、上網,唔似我哋以前咁捱得苦。其實,做人、做事都唔應該咁易放棄,記住奮鬥先會成功,俗語都話:『莫欺少年窮』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