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醫道 2012 年 10 月 04 日

岑信棠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榮譽教授,腫瘤專科醫生,行醫四分一世紀,親眼見證科技進步,癌症由不治之症,至大部分都有得醫。

集中力

不論小學、中學還是大學,每一節課堂的時間也在四十分鐘左右,絕不多於一小時,這是由於課程設計者明白兒童及青少年的集中力有限,他們不能夠長時間聚精會神接收老師的授課內容,倘若課堂過長,只會令他們昏昏欲睡。然而,成人的專注力也並非了不起,當一件事情需要好幾個月、好幾年,甚至需要用一生的時間去處理時,便免不了鬆懈下來。

抗癌便是一場需要長時間,時刻保持警惕的持久戰。過往,治療癌症乃是速戰速決的,早期的透過手術把腫瘤連根拔除,便已完成治療工作;倘若病情已屆晚期並不適合以手術切除的話,則會以化療及電療處理,但以前這些治療的效果不高,且副作用多,所以能夠「幸運地」與癌症長期抗戰的患者並不多。

不過,近年治療癌症的方法,不論是手術、電療及藥物治療都出現突破,統統提高了癌症的治療效果,也改變了治療的概念,由過往的「零和」局面—只有完全消滅腫瘤才有生存希望,演變成今天的「與瘤共存」,即是容許腫瘤在受控的情況下繼續在身體存在,正如糖尿病、高血壓、關節炎等慢性疾病般,治療雖不能完全把病灶清除,卻令疾病不再對身體構成傷害。最佳的例子是肺癌,過往晚期肺癌患者的存活期大多不能活多過一年,但近年標靶藥物的出現,令適合接受標靶藥物治療的患者存活超過一年成為常規,部分甚至於接受電療及手術後,腫瘤大幅縮小,於是開展持效治療(maintenance therapy),即在病情穩定後持續接受低劑量的藥物治療,繼續箝制腫瘤,直至腫瘤不受控,再開始另一輪治療。故此,只要患者未被腫瘤擊倒,對抗腫瘤的戰疫便得一直維持下去。

活得愈久,抗癌戰疫便持續愈久,但能夠在這場戰爭中長時間保持警覺卻不是易事,並非人人也能夠堅持。六十多歲的洪女士自問並非一個欠缺耐性的人,照顧教養家中一對活寶貝可謂付出了無限的耐性,為了培養他們對書本的興趣,不僅每天伴在他們身邊溫習功課,還經常搜羅各式各類的課外讀物增加他們對追求知識的興趣,最後她的一對子女由別人眼中「欠缺書緣」的蠢丫頭,成長為捧着大學畢業證書的年輕人,總算沒有白費了她當年所花的一番苦心。然而,原來處理她自己的病,所需要的耐性一點也不少。

還記得數年前當她確診患上晚期肺癌時,醫生處方了口服標靶藥物給她,令肺部及胸膜的腫瘤也縮小了,右胸的痛楚也隨之消失,但九個月後,痛楚又再次回來,顯示腫瘤對藥物產生抗藥性,於是改而進行化療,與此同時還接受朋友的建議開始中醫治療。結果右胸的痛楚再次消失,顯示腫瘤也縮小了,而醫生有見她腫瘤的威脅大減,於是替她減輕劑量,紓緩惡心疲倦等副作用。或許藥物真的發揮了功效,化療開始了一年多後腫瘤也沒有再次作惡,洪女士也逐漸適應了藥物的副作用,若不是需要每三至四星期到診所接受滴注化療,她也差不多忘記了當初得悉患上肺癌時彷徨及擔憂。然而,安逸的日子容易叫人鬆懈,洪女士有感腫瘤過了一年多也沒有再發惡,對治療也沒有如先前般着緊,例如有時為了與友人去旅行,而把化療推遲,回中醫覆診取藥物也沒有如先前般頻密,結果腫瘤便乘虛而入——癌症指標上升,右胸又再出現痛楚。腫瘤科醫生再次替她調整治療策略,這一趟洪女士可是打醒十二分精神,而且更是全程高度戒備,不敢躲懶了。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