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有情有性 2012 年 10 月 04 日

白韻琴

白韻琴,原籍廣西桂林,美國三藩市天主教大學傳意系畢業,三藩市州立大學進修廣播系研究院。 外號白姐姐的她是港澳及廣東沿海八到八十歲都談論的人。由她策劃主持的電台、電視節目均開風氣之先、領導潮流、膾炙人口。她主持的電台節目《盡訴心中情》,創每晚百萬人收聽,千人打電話傾訴的紀錄,是香港廣播史上空前絕後成績。 其著作數十冊,中港歐美極受歡迎,雖封筆多年,仍活躍於政商、文娛、財經界,善於妙論人生,鞭辟入裏,令你微笑、大笑。

趙公子招婿我來也

趙世曾女兒與同性密友向傳媒宣稱她們在法國「結婚」,非常快樂融洽,記者打電話問我意見,用引導性的提問:「白姐姐,你大概知道她父母都不同意,我相信你不會認同吧?誰願意女兒嫁個女人?」

「我認為只要當事人快樂,我們應該祝福和支持,她們都是成年人,看照片,她們很快樂寫意,也替她們感到幸福。」

「可是她母親說女兒是有罪的,父親卻要懸賞招女婿,絕對不支持這做法,你仍然說是好事嗎?」

「她父母慢慢就會接受,到時候也會認同她們……」

因為我的回應不是記者所想要的,所以半點沒有報道,這情形時常發生,我見怪不怪,但決不會為了要見報,而相就回答,尤其一些報館記者,轉彎抹角。直到你說他們要你說的「廢話」「怪言」,本人偏偏不肯相就。

認識趙世曾先生多年,覺得他很自我寫意、工作認真私生活率性而為,不管傳媒如何誇張喧嘩報道他交女朋友的艷史,他從沒有因此而避忌、收斂、低調、誠恐誠惶、逃躲,反而大大方方,何方女子,多久「換畫」,如何相處,從不因為有傳媒跟蹤、誇張胡亂錯誤報道而澄清回應,笑駡由他笑駡,好壞我自為之。

有次,Cecil(趙的洋名)把外地來的女友放在家中數天,他自己出差外遊,隨意放下七百多元零錢給該女子配調。

誰知此女不知是不甘寂寞圖見報,還是「雞性」不解,竟向傳媒娛記報料加埋怨,投訴趙公子「孤寒」(吝嗇),說相好兩三星期,才給她七百多元,太小器了(「北方語」和國語都把不捨得花錢稱「小器」)。

記者們竟把這番話帶到娛樂圈諮詢意見,竟有義憤填胸者,評趙這麼富有不該對女友如此,應該多給一些,有一些即使不敢坦白回應,也默認地說,應該對女友大方些。同樣的問題塞給我,我沒好氣回應,被追問下,只好吐真言:「Cecil把此女當女友,在他豪宅居留有私家泳池大花園、球場、遊艇、管家司機、傭人、廚師樣樣齊,放下的錢,是讓她有時要付付送貨送水果來的夥計做小費,沒有當她是雞(妓女)所以沒有給她錢。」

這回應趙在回港時對記者歎道:「白小姐真是太明白我了……」

那時我是單身,趙身邊的女友比跑木馬轉輪還快,很多都是我的朋友,或者趙介紹給我,那時芝芝和侯活都很小,其實我在孩子們沒出生前已與Cecil是熟朋友,我邀請他及劉鑾雄等到桂林我家鄉,他們都和我一起去高興,劉生還是第一次進入中國,他一眼就看出那要我投資的馮某是騙子,還批此君一定騙過人坐過牢,我竟掉以輕心,後來與我朋友們一起投入一千七百萬港元,那時一九八九年,樓價高檔者也不到千元一呎,為此事我們打了近兩年官司,由謝偉俊做大律師把官司贏得漂亮,誰知事後事務律師做錯事,封錯地方讓他逃離香港,來回損失近兩千萬,報章雜誌都頭條封面報道,可惜那時不懂得去投訴律師會,謝竟沒有提點我,唉,真慘痛!

話說遠了,那次去桂林Cecil也帶有一位美女朋友,幾十年,趙公子的女友各款各式,他竟然不同意女兒交女友,還要懸賞五億元招女婿,我猜他是開玩笑的,否則,我朋友中有很多單身俊男、叻男、成功男,如果Cecil認真,我會邀請他們報名,五億元「嫁」入豪門,他女兒性格人品相貌都優質,值得參加碰碰運氣,如今男女平等,男子嫁入豪門大有人在,很多丈人對女婿視若親兒,有時比親生兒子更疼惜,難怪得《英文虎報》說收到數千各方不同的應徵者函件。

在三藩市居住七年,為了寫大學論文還訪問了一百二十六位男女同性戀者,也要與心理學教授商研工作坊,認識到男同性戀者絕大多數是先天性的,他們腦部血管分布某部分另有特徵。女同性戀卻甚少是先天性的,只因為有另一方的細心討好,令她們相處愉快而結合,所以為長輩為朋友,均不必擔心各人頭上一片天,各自選擇,各自承擔和享受嘛。

認識趙世曾先生多年,覺得他很自我寫意,工作認真私生活率性而為。

趙世曾女兒趙式芝(右)與同性密友楊如芯(左)向傳媒宣稱她們在法國「結婚」,非常快樂融洽。

紅男綠女各自春

妻雄夫雌自悠行

若問誰能共永恒

永恒不及一瞬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