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星光夢裡人 2012 年 09 月 18 日

周星馳 發光之前

以星爺現時的江湖地位,自是受萬人景仰,但「喜劇之王」於闖出名堂前,路途並不平坦。周星馳在單親家庭成長,與其一姊一妹均由星媽凌寶兒一手帶大。雖然在陰盛陽衰的環境長大,但周星馳總會在光影間,尋回其陽剛一面,對李小龍的崇拜,間接令他日後在影壇發光發熱。

成名背後,周星馳付出過不少汗水,成功非僥倖。

三歲定八十,周星馳小時候已把汽球當啞鈴,創意滿溢。

最愛星媽

周星馳曾在接受訪問時,一提到其母便說:「我一直在想,為甚麼一個弱質女人,可以有這麼大的力量,可以一個人獨自撐起一頭家?犀利!」

星媽的「犀利」,是六十年代香港女性的其中一面,她是一個堅強的母親,與星爸育有兩女一子,周星馳排行第二,尚有一姊周文姬及一妹周星霞,而星爺的名字「星馳」,則為星媽從唐代文人王勃的《滕王閣序》中一句「俊彩星馳」所取。

六十年代,香港女性甚為傳統,多奉行「出嫁從夫」,惟一次戲院偶然捉姦,令星媽毅然離婚,「有一天,我帶了只得幾歲大的星仔到戲院看《埃及妖后》,他要上廁所,誰知一回來便告訴我:『我見到爸爸拖着另一個女人。』

「當時我沒有不開心,離婚便離婚,可能因為大家一早不合,離婚反而是一個了結。」

離婚後的星媽,獨力撫養三名兒女,一日打三份工,由在天台小學當教師、在醫務所當登記護士,到晚上,則在家裏為人裝裱畫,賺取一家四口所需。當時只得約七歲的星爺,已相當懂性,並遺傳了星媽樂觀面對人生的積極態度,除了擺過地攤售賣指甲鉗幫補家計外,他年紀稍長時,曾在暑期到「新世界酒樓」當侍應,又在某電子工廠做暑期工,早已體會生活逼人之苦。

不過,星爺還記得,星媽每天都哼唱着一首名為〈蝶戀花〉的歌曲,箇中原因他已沒有深究,只認為只要心情好,唱的歌曲已沒有任何關係了。

星媽(右一)在星爺(左二)七歲時毅然離婚,獨力養大兒女文姬(左一)、星爺及星霞(右二)

李小龍迷

要令小星爺心情好,並非難事,在偶然的機會下,他看到了李小龍在電視表演中國功夫,便瞬即成為「龍粉」,其後只要有機會,星爺也會跑到離家不遠的戲院,想盡辦法免費入場,觀賞偶像的英姿。

周星馳對李小龍的崇拜,並不止於看電影那麼簡單,那時候他幾乎每天都到家附近的公園練拳。初時,星爺只跟着偶像在戲中使出的招數,久而久之,他對武術也有一定的要求,更開始向朋友或鄰居,借閱一些關於武術的書籍,在無師傅指導的情況下,他持之以恒的習武,不論詠春、太極或西洋拳等,星爺也練習,為自己打下武術根底。

由外在的武術,至李小龍電影中宣揚的正義、善良、民族精神等高層次訊息,周星馳一一吸收,中四時候的他,被李小龍潛移默化,認為自己要做一個「有用的人」。要「有用」,當時的首要目標是把書讀好,爭取好成績,星爺於是埋頭苦讀,更由一個在公園會跟人打架的「壞分子」,變成在課室內專心溫習的好學生。

周星馳為李小龍着迷,並幾乎每天到公園練武(下圖)、飛踢(上圖)對他只是碎料。

雖然在陰盛陽衰的環境長大,加上生活逼人,但星媽(左二)的樂天性格,令一家人包括星爺(右一)的笑聲不絕。

星爺與梁朝偉一同報考第十一期無綫藝員訓練班,惟後者一報即中,前者則幾經轉折才考進夜間訓練班。

「邂逅」朝偉

李小龍精神,在周星馳心中植了根,即使偶像離世,星爺還是不會錯過戲院放映李小龍電影的時候,他亦因而遇上另一個跟自己背景、喜好相近的年輕人——梁朝偉。

時值七八年的夏天,周星馳正在工廠做暑期工幫補家計,某天當他得悉離工廠不遠的戲院放映李小龍有份演出的《青蜂俠》(The Green Hornet)後,他便盤算着下班一看偶像演出。

由於周星馳害怕買不到全院較佳的位置,他飛快地踏着單車趕往購票,在某一個分岔口,他跟另一單車「砰!」一聲相撞。星爺敏捷的跳下車,才望到對方是一名跟自己年紀相若的年輕人,眼見車少毀而人未傷,二人均向對方說了聲「對不起」,星爺便繼續往戲院方向去。

趕到戲院,他又遇上之前「炒車」的對手,星爺才發現對方飛車的目的跟自己一樣,相認過後,他才知道對方名叫梁朝偉,在另一家工廠當水電暑期工。之後,二人一同看了《青蜂俠》,周星馳又發現,梁朝偉只比自己年輕五天,而且都在單親家庭中長大,話亦不多,最重要的共同語言,就是李小龍。

(下期預告:跑龍套的日子)

星爺對李小龍的狂熱,從他中學時與同學們的合照也略知一二。

沉默的星爺,遇上同樣寡言的梁朝偉,二人一見如故,友情迅速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