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蓉蓉樂道 2012 年 09 月 05 日

徐蓉蓉

資深傳媒人,出版社總編輯。具三十多年娛樂圈採訪經驗,遊走於文化娛樂圈內外,看盡星海浮沉。一生愛好文字,最愛在文字海遨遊,只冀望能做個快樂又堅強的人。

功不可沒

在一個婚宴上,與大班影視界長輩同席。胡楓、譚炳文、劉松仁、森森、斑斑姊妹花,還見到一位陌生朋友,她竟是我從未見過面的,圈中長青樹李香琴——琴姐的妹妹。一看此情形,我心馬上跳一下。

琴姐在我心中,是一位仗義有禮的前輩。

她只要跑得動,任何場合都會支持。

「別人請我是給我面子,可以出席的我都應該出席。」這是她行走粵劇圈數十年,積得如此好人際關係的原因。

琴姐這麼尊重人,這次婚宴場面盛大,賓客眾多,琴姐可以出席一定出席,今次她不出席,但仍請妹妹代為送上賀禮,琴姐發生甚麼事了?

徐蓉蓉和李香琴相識多年,圖為九五年二人合照。

席間,向炳哥和琴妹妹懇切相詢,他倆也不相瞞:「她住在醫院,所以來不了。」近年琴姐身體健康的確大不如前。一次在無綫跌倒後,琴姐開始兩腳無力,而且總覺身體出問題。

她天天往醫生處跑,總覺自己身體有事。炳哥笑她:「她患上『懷疑身體有病』病,甚麼醫生告訴她都沒有用,她就只是擔心。」

這是人之常情,琴姐是個開心人,只要身體好一點,她一定往街上跑。這些日子琴姐經常雙腿無力,去甚麼地方都要人攙扶。我很掛念琴姐,幾十年來,她一見我便拖着我的手,而且會把心事相告。

琴姐挺愛和我談心,有一次她擔心一位好朋友的經濟情況,告訢我「我不是不想幫她,但今次不是幫她,是幫她的朋友的朋友,數目又達到六位數字,你說我怎有能力處理。」

琴姐說時,神情焦慮。我看得出,她是真心想幫,但真的幫不來。

我敬重琴姐是因為她樂於助人,但絕不愛把功勞掛嘴邊,今次之事,如非太難,她是不會拒絕的,但拒絕之後,最難過的是琴姐。

我看到她的不安,內心非常有感覺。她好有義務這般幫人,幫不到反而自責,在現今社會,這種性格的人已不易找。

我知道,琴姐除了幫朋友,對粵劇界一班後輩,更是出心出力。

今次在粵劇壇已見名氣的文武生衛駿暉、武生廖國森等,都是「八和」第一屆學員訓練班畢業生。想當年,這班小朋友開開心心地接受訓練,但是,練了幾年,畢業了,有甚麼出路?那時,政府完全不重視粵劇,新人沒有支持,練了一身唱做唸打功夫又如何,苦無發揮機會呀!

琴姐眼見這班孩子對粵劇的熱愛,為怕浪費了她們,她掏腰包支持這幾位孩子演出。到今天和衛駿暉談起,她一樣聲聲感謝琴姐。

「沒有她出錢出力,我們踏不出藝術表演的第一步。」除了出錢,她又請長輩們輔助新秀演出,一班好友給面子琴姐,又覺得孩子們真的有潛質,朱秀英、任大勳等全都來扶孩子一把。今日粵劇有接班人,有這一代實力派支撐大局,琴姐真是功不可沒。

琴姐抱恙住院,如今已住了一段時間,祝福她早日康復,開開心心,和我們再聊天。我掛念你呀!琴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