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2 年 09 月 08 日

平衡木上的飛躍 黃曉盈

剛過去的倫敦奧運,香港體操運動員黃曉盈憑自創的上平衡木新動作一鳴驚人。儘管她的「黃曉盈跳」在練習時十次只有四次成功,她放手一搏,終名留體操歷史。

她自小已有體操天份,可惜年輕人心多多,既愛體操也不想犧牲生活,可她不曾後悔,「就是訓練不緊湊,才可享受學生生活,能大學畢業。」

付出與收穫永遠成正比,訓練時間少,她缺少在頂尖比賽上獲獎的興奮,但換來較平衡的生活──拍拖、逛街、睇戲,一般少女愛做的,她都不缺。

二十五歲,在體操界已算老將,但她未有退役打算。心多多的她,將會唸體育管理碩士,又想做時裝設計師,甚至演藝圈都有興趣。在體操與人生之間,平衡摸索。

出戰倫敦奧運的體操衣,是黃曉盈親自設計的,「再加埋自創動作以及首次參加奧運,所有事都在同一天發生,對我來說已是很成功,很滿意。」

縱使在奧運女子個人全能初賽已被淘汰,但能成為本港首個出戰奧運的體操運動員,更創下新動作,黃曉盈自然聲名大噪。這一切,她從來都沒有想過。

強手當前,她深知自己跟奧運獎牌的水平有段距離,抱着輸得起的心態參加奧運入圍賽,今年一月知道獲得入場券,已覺超額完成,只是賽前靈機一觸,希望在奧運舞台上搞搞新意思。

「體操歷史悠久,有甚麼未試過?突然想起上平衡木的方法;我做過前空翻一百八十度,但未試過加轉體。翻查後發現無人做過,和教練商量後,決定一試。」如果成功完成一個新動作,她就有權命名。

那時已是奧運前一個多月,練習時間緊迫,出發往倫敦時,她仍未肯定能否以這套動作出戰,「一直在加闊了的平衡木上練習,到倫敦後,才試十厘米闊的比賽平衡木。」

當時她跳十次只得四次站得穩,換了其他選手,必會改選較穩陣的上木法,以免一上即跌,影響得分,但她選擇堅持,「這可能是自己唯一一次入選奧運,好想有啲嘢留念,我不是求分數,而是求創新。」結果她一跳成功。

○八年,黃曉盈在全國冠軍賽奪得跳馬季軍,與偶像程菲(左二)一同攞獎令她開心不已,那時候的她,根本沒想過四年後會出戰奧運。

黃曉盈在奧運一跳成名,不少市民都記得「黃曉盈跳」,但原來正確叫法應該是「黃曉盈上」,「大家可能聽得多『程菲跳』,但它是跳馬動作,而我的是平衡木上法,不可用個跳字。」

「奇迹一樣,有個動作是用自己個名的,比甚麼都開心。」她說。

黃曉盈的風頭不及獲得銅牌的單車運動員李慧詩,她卻毫不介懷,「個個運動員都想攞牌,但她真是瞓晒身落體育,我未能像她付出這麼多,達到目前這結果,我已很滿足。」

跟一般精英運動員不同,她認為生活不能只有運動,「有人叫我回內地集訓,但我不喜歡,是可能會有進步,但我不能一睡醒就做運動,整個生活只得訓練。」

奧運結束後不久,黃曉盈已重新投入訓練,「十一月會參加亞洲錦標賽,但剛完成奧運,還未完全可以集中訓練,需要一些時間調整。」

歎下午茶

黃曉盈一歲時全家移民澳洲,當地流行體操,她五歲時便和哥哥、弟弟一起學,「只是去玩,一班人鬥快跑向前,在地下滾一個圈再跑回來。」教練看出她手腳協調而且夠活潑,適合玩體操,於是讓她接受有系統的訓練。

十歲回流香港,黃曉盈通過測試進入港隊,開始過着早上上學、下課後練習的生活。「四時放學,五至八時練習,一星期五次。」與澳洲的生活相比,她覺得香港的訓練很辛苦,「教練很注重體能,但我最怕跑步、做sit up。細個不敢說不想學,幸好那時沒有放棄。」

黃曉盈就讀國際學校沙田學院,功課壓力較少,讓她可以課餘進行訓練。相比起內地運動員日練十多小時,她的訓練時數其實少得多,「那幾年可以做多點訓練,但我不後悔,因為能同時訓練及享受學生生活,放學後可以和同學吃完下午茶才去練習,很快樂。」

黃曉盈有哥哥和兩個弟弟,全都在澳洲學過體操,「哥哥大我四年,身體都硬了,所以很快無再玩。弟弟入過港隊預備班,但玩了一年就無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