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時事英立方 2012 年 09 月 06 日

Amanda Tann

Amanda Tann,英文科補習天后,教學手法嬉笑怒罵,由衷地覺得只要從時事、生活中多方面吸收,學會靈活運用,其實英文一點也不可怕。

中、西方實習生之培訓

每年暑假,都是大學生到各大機構當實習生(intern),吸取實際工作經驗的大好機會。當實習生,不但不會只是吃喝玩樂、白白蹉跎(idle away)寶貴的青春歲月,還能賺取零用錢,以備開學後認真去吃喝玩樂時的彈藥(ammunition)。所以,每逢暑假我都會收到很多親戚朋友的請求,讓他們的子女到我公司當實習生。

坦白說,這可是一份吃力不討好(thankless)的苦差事,我指的是我公司的管理層,而不是孩子們。試想想,要代老闆服侍這些不知天高地厚(guileless)、不吃人間煙火(wide-eyed)、不懂民間疾苦(unworldly),但又在唸了兩年大學後,就以為自己能征服(take on)全世界的黃毛(wet behind the ears)小子和丫頭,這種折騰(torment),可不是啪(pop)兩顆頭痛丸就能解決的。因此,每次暑假開會商討分派實習生跟哪位師傅(mentor)時,同事們通常都耍手擰頭,他們寧願加班工作,也不肯帶實習生。也許就是這種心態,令香港的人才短缺和青黃不接(shortage of new blood)問題變本加厲(adding fuel to fire)了。

前幾天,和女兒跟她的韓籍前男友吃午飯,這小子在美國唸工商管理,趁暑假考進了上海某大企業當實習生。家在香港的他,孤身一人跑到上海工作,沒有機票、膳食、住宿等津貼,而時薪只是二十元人民幣,即月薪僅四千八百元。貼錢去打工,他坦言是家人想他吸取工作經驗。問他學到了甚麼營商技巧,他說師傅們最看重知名貴族大學的見習生,但大家也只是做些無關痛癢、不會揹黑鍋的小工夫,也沒真的學到甚麼。

既然說了女兒的前男友,也不妨談談她的現任男友吧!這個唸機械工程的美國小伙子,也在當地做實習生,他要比前男友幸福得多,時薪是二十美元,月薪即是四千八百美元,卻已是逾三萬七千港元,是前男友的六點八倍,公司更是食宿機票全包。同樣問他學到了甚麼寶貴的工作經驗,他說最有成就感(sense of achievement)的,是能說服工廠生產線上的老臣子(old hands),採用他和小組研發出來的新機件。

看吶!這就是中、西方培訓新血截然不同的模式。一般東方企業只想用最少的支出,在員工身上榨取(exploit))每一分每一毫的利潤,卻忽略了才能上的栽培,較看重即時的回報;另一邊廂,西方的管理思維卻較注重人才的招攬,不惜投放大量金錢和資源去培育(foster)下一代,眼光放得更遠些。哪一個方法較好?不用我畫公仔畫出腸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