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精神食糧 2012 年 09 月 06 日

黃宗顯

精神科專科醫生,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香港精神科醫學院院士,大學兼職教師,曾任多份報刊專欄作家,每天工作要面對不少生命中的精神迷路人,也愛走出診症室,以文字分享杏林點滴,宣揚愛與關懷。 著有《還須心藥醫》和《情緒病診療室——破解人心的密碼》。 電郵地址: drwongchunghin@gmail.com

你有吸毒嗎?

一些精神病病人病發時,可能會語無倫次,亂說一通,他們的話未必能盡信,醫生的辦公室又沒有測謊機,惟有藉臨牀技巧,去判斷病人說話的真偽。有時候,一些沒有患精神病的人,對醫生的說話,也不能盡信,他們濫用了醫生對病人的信任,以為用幾句簡單說話,便能夠成功欺騙醫生,但結果卻碰着一個有經驗的醫生,所以詭計不得逞,事敗收場,其中,一些藥物濫用者,可能屬於這類。

病人甲從前有吸毒引致思覺失調的紀錄,一直在精神科門診覆診,接受精神科藥物的治療,因為他有經濟困難,醫生替他轉介社工,協助他申請領取綜援金,惟他一定要準時覆診,定期服藥,不再沾上毒品。

有一次,病人甲到來門診覆診,他的頭髮比從前長,沒有梳得整齊,可說是不修邊幅,衣服也有很多皺摺,他的眼神游離不定,有點疑神疑鬼,時而暴躁,時而高漲,又突然流下眼淚,情緒反覆不定。突然,他又自言自語,我懷疑他吸食了毒品,於是直接問他說:「甲先生,我發現你今天的精神狀況不太穩定,你最近是否吸食了毒品?」他立刻變得很憤怒,大聲斥責道:「當然沒有啊!你怎樣做醫生呢!竟敢懷疑你的病人!」

我仍然對病人甲的說話有所保留,不相信他說的全是事實。於是,我建議他做一個尿液毒品測試。他最初斷言拒絕,我告訴他一定要做這個尿液檢查,醫生才可以處方藥物,和替他的經濟援助申請續期。護士給甲一個盛載尿液的容器,他便到洗手間去,過了一會,他從洗手間大搖大擺地出來,把手上的容器遞給護士,護士看了一眼後,便立刻來診症室找我, 指着那容器,跟我說:「醫生,你看!這是尿液嗎?」我走近看看,面前是一瓶透明的液體,十分清澈,一看便肯定那不是尿液,而是清水,一定是他從洗手間的水喉取來的,以假裝自己的尿液,逃避毒品測試。當護士想叫甲先生再見見醫生時,他已經消失了。

相反地,有一些吸毒人士,卻有另一些不老實的表現。病人乙有濫用白粉和鎮靜劑的問題,以靜脈注射方式吸食,也同時飲用美沙酮。每次見醫生時,他都說自己有嚴重的失眠問題,重複要求處方多一點鎮靜劑。

那天,病人乙提早前來見醫生,我問他最近有沒有吸毒,他直接地說:「當然有的,白粉加藍仔。」他繼續說:「我最近有嚴重失眠,每晚服用五粒藍精靈也睡不着,這幾天整夜完全沒有睡眠,我沒有那麼多錢出外買藥,你處方多一點藍仔給我吧!」他表現得精神奕奕,頭腦清晰,對答如流,很難令人相信他幾個晚上沒有睡眠。很多時候,吸毒的人除了承認自己有此行為外,還會誇大吸食量,目的是期望醫生處方多一點危機藥物,而箇中原因,就是處方的藥物品質應該比在外自購的更有保證。但是,醫生是精明的,吸毒者始終不能打響如意算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