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精神食糧 2012 年 08 月 24 日

黃宗顯

精神科專科醫生,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香港精神科醫學院院士,大學兼職教師,曾任多份報刊專欄作家,每天工作要面對不少生命中的精神迷路人,也愛走出診症室,以文字分享杏林點滴,宣揚愛與關懷。 著有《還須心藥醫》和《情緒病診療室——破解人心的密碼》。 電郵地址: drwongchunghin@gmail.com

為劉翔喝采

八月七日,是十三億中國人十分期待的日子,因為從○八北京奧運至今天的倫敦奧運,大家已經等待了四年,希望再能見到中國欄王劉翔在田徑場上展現實力,在跨欄項目中再次奪金。

倫敦奧運百一米跨欄初賽,在當天的下午五時許開始,當時我正在精神科門診替病人診症,相對平日來說,那天我遇到不少病人投訴我診症速度太慢,其實我工作的速度跟平日沒有兩樣。下午大概五時正,我為那天的最後一名病人診症,病人是一名中年女士阿花,患有重發性抑鬱症,覆診已有差不多十年了,抑鬱情緒間中復發,除了藥物和心理治療外,我還建議她多做點運動,但她從不聽從。近一年來,她的病情尚算穩定。

診症期間,我如常詳細跟她談談近況,經過評估後,她的情緒大致穩定,她卻有點不耐煩,嫌我說得太多,評估得太仔細,當我正在處方藥物時,她突然對我說:「醫生,可否快一點呢?我趕着看劉翔出賽啊!」

她道出了原委,我深深地感受到劉翔的吸引力。我開門讓病人離開,那時正是五時一刻,門診的等候大堂已坐滿了覆診完畢的病人,不少診所職員都走到大堂去,因為那裏放置了一部大電視,給病人們在等候時觀看,那一刻正在播放奧運賽事,大家都在熱切期待着百一米跨欄初賽中劉翔的出現。

在頭幾場初賽賽事,大家都不見劉翔的蹤影,不少病人都重複問劉翔何時出場。看來大家都只關注劉翔的參與,似乎不太注意劉翔的其他對手。一刻間,萬眾期待的他終於在畫面上出現,平日五時半的診所已經很冷清了,那天的情景卻十分熱鬧,職員也不下班,這足以證明劉翔在香港人心中重要的

位置。

賽事完了,大家都因劉翔受傷退賽,感到十分失望,我也帶着沉重的心情離開診所。在升降機裏,我碰上了剛才診症的最後一名病人阿花,她沒有跟我有眼神接觸,正在以手擦眼淚,心情抑鬱,跟剛才在診症室裏的她是兩個模樣。因為升降機沒有第三者,我便跟她說:「阿花,你可以嗎?有甚麼需要幫忙呢?」她的眼淚立即像決堤般湧出來,「叮」的一聲,升降機也抵達地下,我便帶她到一邊坐下,一會兒,她便跟我說:「劉翔受傷退賽,我很不開心,所以才忍不住哭了出來。」

阿花從不喜歡運動,也不是私下認識劉翔,卻因這事而哭個不停。她說:「二○○四年,我剛從國內來到香港,因面對着不少生活上的壓力,導致抑鬱症嚴重復發,當年劉翔為中國在田徑賽歷史上取得首面金牌,令所有中國人振奮,我看到他的成績,知道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於是我努力克服很多問題,最後情緒病也治癒了。」

她又說:「我哭,不是因為劉翔不能奪金,而是我感到他的壓力十分大,相信他成功的背後,一定有很多無形的痛苦,我很擔心他啊!」

知道阿花的眼淚背後是一份同理心,而非抑鬱症復發,我也放心了。人生雖短,但一定有不少困難,跨越一個欄後,可能又出現另一個欄,有時不免會碰欄跌倒,站不起來的,便可能出現情緒困擾。但是,只要有信心,便有機會站起來,而且有很多方法走到終點。劉翔忍痛以單腳跳到終點的情景,實在令人動容,他的毅力,已是一種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