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2 年 08 月 15 日

非苦男 梁烈唯

從前,觀眾只知道他是劇集中的「壞學生甲」、「毒友乙」、「賊仔丙」、「騙徒丁」或「混混戊」;直至這兩年,大家才開始曉得,他除了是《女拳》中的「小猴」、《缺宅男女》的「關二哥」、《飛虎》裏的神槍手「莊卓源」,現實中他還叫唯唯梁烈唯。

捱了十三年,終於有名有姓,也不一定代表平步青雲,傳媒每次拍得他跟好友張智霖夫婦飯局,總會在他的名字前不懷好意地加上「奀星」兩個字,而動詞則例牌是「黐」。

「我相信好多人都係咁諗我,以前細個聽到係會嬲o架,但依家冇乜唔開心。無可否認,我啲朋友都係紅過我、有錢過我,我同Chilam識咗好耐,我自己冇做過一個咁嘅舉動(黐),我啲朋友亦都冇咁諗過我!有時講呢啲說話嘅人,都只係眼紅、膚淺啫!」

然後,偶爾被雜誌拍到他在街上拍拖,行街食飯是女友Tina找數,又指他靠女友接濟。

「我覺得冇乜問題喎!我哋拍拖都十年,我又唔係含住金鎖匙出世、大富大貴,我搵錢能力又唔高,正常男女拍拖,都係倆口子一齊捱,梗會有時食飯你畀,有時食飯我畀o架啦!」

我以為,唯唯應該會對入行這些年有很多怨懟,但結果,「捱過咗,我反而覺得個天待我不薄!」三十三歲的他聳聳肩說。

米粉度日

梁烈唯九九年由契媽穿針引線下,接拍志雄哥的《監獄風雲之少年犯》而入行。本來曾幻想可以像劉德華、郭富城般做大明星的他,入行後才知是另一回事。

諗番起,我開頭拍電影嗰幾年,根本冇人識,係直至我入TVB拍《青出於藍》做壞學生,啲人先開始知有我呢個人,呢啲就係電視嘅力量!不過之後,我做嘅角色,大多數都係「功能人物」,好多人都只係知我嘅存在,而噏唔出我叫乜嘢名。

入行以嚟最辛苦、最唔掂嘅,一定係經濟!我個戶口成日都係零蚊。嗰陣拍電影時仲細個,一套賺萬幾蚊至幾萬蚊,一出糧就亂咁使;入咗TVB,大家都知人工係點,我爸爸嗰陣仲講笑咁話我:「你份人工,只係比菲傭多少少咋!」

嗰陣我住喺我女朋友赤柱屋企,每個月一出糧,我就去超市買嗰個月食嘅嘢,乜嘢孔雀牌、特惠牌米粉,一袋有五、六個,冇調味料,要浸到淋先可以煮嗰啲;再買啲特價水餃,同埋啲唔易爛嘅娃娃菜、椰菜咁;出外景都仲有飯盒,但拍廠景,我就會揀canteen最平十一個半嘅飯食。有時喺屋企食厭咗米粉,就用十四、五蚊買四個雞尾包,兩個當做下午茶加晚餐,兩個做第二日早、午餐。雖然已經盡量慳,但每到月中,就已經係糧尾,惟有更加慳住使。

《飛虎》神槍手「阿源」一角,令唯唯人氣急升。

在一眾《飛虎》男角中,唯唯最的骰,但其角色卻最突出。

冇錢做Gym

日子過得刻苦,唯唯坦言,○七年拍《緣來自有機》時曾想過退出算了。「嗰陣我好多懶音,成日人做笑柄,覺得自己好冇存在價值。跟住就走去跟人學做DJ打碟,點知仲搵到錢。」正打算全職做DJ之際,卻又給他拍了一套《尖子攻略》。

我覺得個天對我幾好o架!我都冇諗過可以拍番套《尖子》做壞學生,竟然會被提名「飛躍進步」同「男配角」獎,公司又簽埋我management。

我又因為拍《尖子》識咗晨曦B隊嘅人,我就跟咗佢哋去踢波。有次校長(譚詠麟)同我講:「你身形咁單薄,做前鋒,人哋咪撞埋嚟,你都已經跌低啦!仲話做呢行?做呢行嘅鬥志就更加要比人強!」聽完之後,我就決定去做gym。

《缺宅男女》中的「關二哥」,畏妻性格深得師奶歡心。

我好記得,第一年入南華會做gym,我因為冇錢交年費,捉咗我阿哥去碌卡,然後嗰幾年我嘅娛樂,就係每日去做gym,好正o架!嗰度有報紙、雜誌、電視、冷氣,又有廁所,又有得沖涼。我試過屋企個花灑爛咗,覺得冇必要買住,就用住條膠水喉代替,又或者直情做完gym喺南華會裏面沖埋涼,順便去埋廁所,連廁紙都慳番!

做gym呢幾年,我試過中間因為冇錢交月費,停過一、兩個月冇玩。我由上身着44碼,操到依家要着46,校長跟住見到我都話:「嘩!你操到個骨架直情變咗另一個人咁呀!」仲叫我keep住依家呢個shape!

雖然依家我經濟叫好啲,但之前有好多個月,我為咗交月費做gym,喺好多方面都要扣減啲使費,不過都值得嘅。

在台慶劇《大太監》中,他將飾演慈禧太后(米雪)兒子同治帝。

唯唯(右二)跟阿Bob(右一)等人主持《Big Boys Club》,獲得不少年輕粉絲。

破產家境

個人經濟情況不濟,就是他本身的家庭環境,也好不到哪裏。他家中上有一個年長他一歲的哥哥,父親本來從事塑膠製品公司,小時候一家四口生活小康,可惜隨着生意下滑,梁父於○二年卻破產收場。

我爸爸破咗產之後,最慘係連兩層樓都變咗負資產,屋企自此之後都係靠我做銀行嘅哥哥撐起。跟住我哥哥同爸爸被人「坤」咗簽份銀行文件,原來份文件係要我哥哥負責晒其中一層樓嘅所有債務!層樓仲爭成一百九十幾萬,仲要佢三個月之內要還,你話一個升斗市民,邊有可能無端端攞咁多錢出嚟?咁即係要我哥哥破埋產啦!呢件事我好嬲o架!

唯唯(右一)跟張智霖與袁詠儀(左一)夫婦老友鬼鬼,年前曾被拍到在西苑慶祝生日。

我好記得,喺○九年踏入一○年嗰晚,我返阿爸阿媽屋企食飯。原來當時佢哋住喺元朗一個分咗三戶嘅丁屋度,佢哋住喺中間,得一個好細好細嘅窗,部電視要放喺張餐枱度,冇位擺梳化,要食飯又要入去一個好細好細嘅房,我一路食一路好內疚,覺得自己依家住喺赤柱咁舒服,但佢哋養到我咁大,就住喺個咁嘅地方。結果,我就鼓起勇氣同佢哋講:「我唔可以畀你哋住喺啲咁嘅地方!」我叫佢哋畀一年時間我,幫佢哋搬離呢個地方。

嗰餐飯,我同我阿媽都狂喊,嗰種感覺,我只可以話係好心痛、好內疚!百感交集!

跟女友Tina拍十年,唯唯說,早已視對方為自己家人了。

梁家不死

翌日,唯唯即致電給經理人,告訴對方家裏這樣的情況。「嗰一年,我乜鬼嘢都接嚟做,一千、二千、三千都做,做好多mc job,又狂拍劇,乜劇都拍,乜角色都做,就算拍一集,一個鏡頭都拍!」一年後,他終於實踐了跟父母說的承諾。

我好記得,我嗰陣仲拍緊《飛虎》,有朝早收,我就同阿爸去飲茶,然後就帶佢去睇屋,見佢鍾意就即刻簽埋約,將之前賺到啲錢一次過畀晒上期、按金,同半年租,我阿媽知道之後,仲鬧我阿爸點解唔睇住我,畀我做咗個咁鹵莽嘅決定,我就同佢講:「我租得呢度,就一定搞得掂嘅,只要你哋住得開心就得啦!」

其實當時我個心不知驚!半年後我又會點呢?我份糧根本cover唔到個租!惟有keep住不停咁拍嘢。試過有個月第二日要交租,但我都未有錢,本來諗住問人借,跟住就試吓check戶口睇吓有冇啲out job出咗糧我又唔知呢?哼!點知真係有喎!我好記得,嗰一吓我睇到有錢,我真係覺得個天對我好好,我真係好感動o架!

雖然呢個過程好驚險同辛苦,但我依家個心真係對屋企嘅責任感大咗好多!我依家只係想好好照顧我屋企人,包括我女朋友,我父母年紀開始大啦,我唔可以再懶惰,所以我依家要趁《飛虎》呢個勢再做好啲,再努力啲!我好想話畀嗰陣「坤」我哋屋企嘅銀行知,你搞到我爸爸、阿哥破產唔緊要,梁家仲有我,我哋係唔會死o架!

大隻仔與神槍手

其實,梁烈唯口口聲聲所說的「再努力啲」,到底是怎樣努力法呢?

對他來說,關鍵其實在於夠不夠主動。「《飛虎》呢個角色,係我自薦做,我本來只係同監製講,我想喺套劇裏面做賊,但監製之前原來睇過我喺一本時尚雜誌影裏面教人健身嘅相,佢話:『吓?唔好!你身形咁fit,梗係做飛虎啦!』就係咁,我就做咗呢個又cool又型嘅神槍手『莊卓源』,而呢個角色所帶畀我嘅反應,亦都係我入行以嚟最好嘅一個!」

另一個例子,是拍《女拳》。「嗰陣《女拳》試造型,我見到監製羅永賢咁啱喺服裝間,我借啲意企响佢隔籬着衫,畀佢睇到我嘅身形,點知,真係work喎!監製一見到就話:『嘩!唯唯,原來你身形咁o架?』跟住佢就即刻叫造型師,唔使畀啲乜嘢衫我着,連鈕都唔使扣,結果出到嚟,『小』個角色都幾eye-catchingo架,因為大家都冇諗過,我原來會有個咁嘅身形嘛!」

係囉,係囉,如果呢輯專訪相,唯唯都可以「再努力啲」就好囉。

唯唯相當滿意現時的鋼條身形,不時更玩自拍張貼於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