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2 年 08 月 14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你講粗口嗎?

電影《低俗喜劇》票房大賣,幾乎場場爆滿,又一刀仔鋸大樹的成功例子,其主要賣點,是片中七成對白都講粗口,所有門字部首和「七」、「九」數字的粗口都應講盡講,難得地觀眾又睇得過癮爆笑連場。

坦白說,我們每個人都識講粗口,只看講不講而已。

小時候,老師和家長都千叮萬囑不能講粗口,彷彿講了便會判死刑,人人得而禁之,只因粗口字眼全部是形容男女的性器官和性行為動作,而且多用於羞辱別人的娘親。這類充滿性暴力色彩的低俗字眼,自然教壞細路,冇格冇品。

然而,在成長路上,身邊卻總有家人或朋友講粗口,他們出口成文,用粗口作為助語詞鏗鏘有聲,以宣洩一時的情感流露,其實絕無侵犯別人娘親的企圖。為免別人不高興,粗口中的「老母」,近代已衍生出不少淨化版,以潮式美食「滷味」或天文星像「那星」取代。

講粗口雖然有失身份,令人有低俗無修養感覺,卻早已成為草根階層的通俗文化。偶爾一兩句粗口夾雜,有時候甚至會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在呂不韋《呂氏春秋》中有一個典故,正正帶出不扮高深的方便之門。

孔子經常帶着他的學生四出講學,宣揚儒家思想。有一天,孔子一行人來到一個村莊,在一片樹蔭下休息,突然孔子的馬掙脫了韁繩,跑到農夫的田裏吃麥苗,農夫上前把馬捉住扣押。

孔子的大弟子子貢一向能言善辯,自告奮勇去跟農夫爭取和解。可是,子貢滿口之乎者也,句句文縐縐,即使把大道理說盡,農夫依然聽不入耳,不肯放馬。

孔子便說:「用別人聽不懂的道理去說服他,就好比請野獸吃珍饈百味。」意思即是嘥料又嘥氣。

有一位剛跟隨孔子不久的新學生,上前對孔子說:「老師,不如讓我去試試看。」

於是他走到農夫面前,用最地道的市井俗話跟他傾談,間中也夾雜一些不為傳統接受的用語,嚇到孔子一眾弟子目瞪口呆。吖!農夫反而跟那個新學生傾得投契,氣也消下,馬上把孔子的馬釋放,並笑說:「你頭先個大師兄都唔知噏乜春,係咁吟嚟吟去,點啱嘴形啫?」

自從政府總部「門常開」啟用後,市民使用門字部首字眼的次數即隨之急升。如果那些茂李局長,學吓孔子弟子的談話技巧,不耍官腔,改用市井粗言,又會出現甚麼效果呢:

「挑!都屈x我嘅!當年嘅分租單位,根本就唔x係劏房,明x明係板間房。一句講x晒,我好x遺憾,錯就唔x認嘞,我人生下半場,會好x全心全意付出,服務香港嘅心唔xx會變!」

你是否仍然送他一隻字:「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