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時事英立方 2012 年 08 月 16 日

Amanda Tann

Amanda Tann,英文科補習天后,教學手法嬉笑怒罵,由衷地覺得只要從時事、生活中多方面吸收,學會靈活運用,其實英文一點也不可怕。

劉翔的無奈與憤慨

與女兒帶着既忐忑(apprehensive)又興奮的心情,孵在電視機前,等着欣賞「中國欄王」劉翔參加奧運百一米欄初賽的英姿。女兒在喊:「準備開跑了,他在笑呢!」劉翔一副挺輕鬆(at ease)的樣子,但看真點,他臉上並不是我們常見的那充滿自信的笑容,他的嘴角向下,笑得極苦澀(sullen)、悲壯(sacrificial),而我的心也一直往下沉。

比賽剛開始,女兒便大叫:「哎呀!他摔倒了!」果然出事了,摔倒後的劉翔用單腳跳畢全程,並親吻最後一個欄時的神情,出奇地平靜,而我卻難過得連晚飯也吃不下。我非常欣賞他的運動才華,也很感激他為我們中國人爭光,但自問不是劉翔的「粉絲」,難過並不是因為他輸了,而是覺得他的腳筋腱(Achilles' tendon)傷患由北京奧運至今沒有好過,他卻背負着「中國欄王」這個「十字架」,墮進不停的接受治療,然後帶傷再訓練,再比賽,再傷及舊患(chronic injury),再苦練,再比賽的惡性循環。

劉翔在倫敦這一跌,其震撼力(shock value)及得上倫敦大橋墮下來。坊間對他的種種指摘,各種充滿想像力的陰謀論(conspiracy theory),大家已經聽得太多,我不打算在此囉嗦,反而想說一說他開跑前那一抹苦笑(wry smile)。那笑容,實在是太無奈(impotent)和憤慨(cynical)了,好像在說:「你們想看我跑,我便跑唄!反正我已經豁出去了!」那笑容讓我既心痛又心寒,心痛的是,這個才二十九歲的奧運金牌得主,背負着的榮辱比中國任何一個金牌得主都沉重;心寒的是,中國的「奪金至上」心態,竟能把一個優秀運動員糟蹋(wreck)成這樣。

當然,我對這件事的看法或許是錯的,但感受卻是真切和誠懇的(bona fide)。無論在哪個界別,凡對自己有要求的人,都會想攀上最高峰。我想劉翔的教練們可能不知道,八成挑戰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的攀山者,都是在成功登上峰頂後,在回程時因消耗了太多體力,而慘死在山腰的。這些攀山者雖然曾到過世界第一峰頂,卻沒資格在成功者名冊上留名,因為不能全身而退,仍是個失敗者。但我相信,只要劉翔的教練們能參考成功攀山運動員的心態,我們的欄王仍有機會再創高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