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2 年 08 月 15 日

股東拒注資 數碼廣播「倒台」 大班嬲爆:「我一鋪清袋!」

由「大班」鄭經翰牽頭成立的香港數碼廣播電台(DBC),因第二大股東兼主席黃楚標等四名股東不肯科水,無法營運,上周五向員工派發遣散信,下月十一日停播;開台僅四個月,成為史上最短命電台。

為了電台,大班與黃楚標連日來隔空對罵,且各執一詞,大班指滅台全因黃身負政治任務要他封咪,但黃一方卻歸咎有人管理不善及查帳不果,不注資純粹商業考慮。

眼見東山未能再起,大班嬲到爆炸,皆因六十有六的他原本想標尾會,待電台上軌道後便退休,每年從中分番一千幾百萬歎世界,如今如意算盤被打爛,他氣憤得怒插「仇人」黃楚標說:「佢好毒,不單止將我的心血努力化為灰燼,仲要我一鋪清袋!」

數碼廣播電台今年五月十五日正式開台,勢估不到只捱了四個月便「玩完」。大股東鄭經翰不忿以黃楚標為首的四名股東,因政治打壓而不肯科水:「盤生意都未開始就話唔得,公唔公道呀?最遺憾是對唔住一班聽眾和員工。」

「大限」將至,上周五傍晚,大班終於召集近百名員工宣布「死訊」。「電台會運作至九月十日晚,仲諗緊辦法絕處逢生,但按法例都要一個月前通知大家,希望大家戰鬥到最後一秒……」一名員工引述大班說。恍如電台精神領袖的大班一向聲大夾惡,但這刻也掩飾不了愁容,像死狗一樣,員工惟有拍掌鼓勵。

「我唔係唔肯認輸,事實好多人拿成萬蚊支票上來支持電台,搞到我都唔好意思,我係再一次光榮引退。」當日朝早大班接受本刊專訪時仍自我陶醉,明顯鏡頭前後兩個樣。記者問他會否找富豪好友打救?他斷然說「不」:「我唔想再連累朋友。」至於九一一當日電台會如何,尤其最矜貴的牌照是否交還政府?大班均支吾以對:「答唔到你,我都唔知。」

昔日大班與黃楚標結伴入馬場,今日卻因搞電台而反目成仇。

入不敷支

數碼廣播電台自去年三月獲發牌至今已花掉一億五千萬元,並向政府承諾六年投資約六億元。大班向本刊提供董事局文件,指去年十一月董事局同意注資五千萬元,二月份已泵水,而今年五月董事局同意再度注資五千萬,本應六月底找數,但以黃楚標為首的四名股東包括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董事李國章及偉易達集團主席黃子欣卻不肯科水。

黃楚標上周四聯同部分股東發聲明,指電台短短三個月要再注資五千萬,曾要求管理層解釋及查數但不果;又指業務前景不明朗及公司資不抵債,才決定「唔玩」。「黃楚標想睇數,但有人唔畀,早前話要委任李國章做主席,但李國章自己都不知情。」消息人士透露。

大班提供董事局文件,以證明今年五月要求股東科水並非突然決定,而是早有計劃的。

大班則堅決否認帳目不清,且大動肝火說:「造假數要坐監o架,佢(黃楚標)搵成隊人來查數,我哋都無阻止。我從來不喜歡睇數管人,所以搵Morris管,而且一早有計劃,講明首兩年要投資兩億才有機會收支平衡,現在仍是投資期,點會有錢賺?賣白粉咩大佬!」

Morris是電台行政總裁兼股東之一的何國輝。他說電台每月開支約五百萬元,其中一百萬用來繳付牌費、發射站租金及音樂版權費,其餘則是人工支出;至於廣告收入,自五月十五日開台至今只有四百萬元。

對於入不敷支,大班又再解釋說:「做生意要守o架,李嘉誠搞新城都要廿年才收支平衡。我唔係奇迹,要我一出來即刻賺錢係你哋對我期望太高囉!如果淨係買黃楚標嗰份股份(約三千萬元),我賣咗間屋都買,但佢講咗係成班股東賣,開價七千萬,我無能為力,況且佢唔會賣畀我。」

今年農曆年,洪朝豐(左二)請大班吃鮑魚答謝他的厚愛,但不足幾月洪被封咪,有說是電台閂水喉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