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2 年 08 月 14 日

詭辯「偽術」 過不了骨

陷於誠信危機的陳茂波,上周終於現身撲火,但他玩弄語言的詭辯術,和強裝堅定的「偽術」,完全沒有說服力,反因着意迴避連串疑團,心計外露,令其誠信再挫。這麽一場交代騷不僅沒法挽回公眾的信任,反而給新政府留下炸彈,十月立會開鑼後勢將激起更大波濤。

陳茂波在記者會上,只着意解釋一點,就是他最初說不知道太太公司的物業有劏房,後來又說九四年買入該物業時已知內有單位,並非前言不對後語,因為當時屋內的是「板間房」而非「劏房」,他對物業現況的確一無所知。這套講法,只是為他兩度反口作技術性辯解,而沒有充分釐清最關鍵的問題:他太太的公司是否在舊樓經營劏房?他真的一直不知道物業內有劏房情況?他在這盤生意有沒有直接利益?

由梁振英僭建風波,到陳茂波劏房事件,兩人的詭辯「偽術」同出一轍,雖可應付危機於一時,官民互信的挫傷將難以彌補。

陳太任董事的景捷發展公司,持有多個舊樓物業,部分被揭發內有違規劏房,陳茂波早前聲稱「二房東」疑在單位內改建劏房經營,太太未予批准,也不知情,故外界指她經營劏房,並非事實。但據事後陸續曝光的資料,陳太曾負責售出劏房物業,也簽名為劏房物業交地租,如說她對屋內分租情況全不知悉,實難以置信;此外,景捷另一董事乃陳太姐夫,那劏房單位就是由他出租給二房東胡浩賢。陳太與這位董事既是親戚,關係應甚密切,故極可能知道屋內的分租情況。

如果陳太和其他景捷董事的確知道物業內有劏房,卻繼續向「二房東」收租,並連租約將單位售出,那麼,指該公司經營劏房,便是事實。

再者,承租該劏房物業的胡姓「二房東」,曾一度表示「劏」單位前已告知景捷(雖然後來又說沒有),令人覺得他只是中間人,究竟他與景捷有甚麼關係,至今仍不清楚。

今次事件假若是一宗官司,要交由法庭審理,上述疑點都極需詳細解釋,才能令法官相信,但陳茂波在記者會上對此沒完整交代,只以一句「自己與太太對承租人涉將單位改建不知情」輕輕帶過。

他迴避的另一個疑團,是擁有景捷發展的海外註冊公司Orient Express,究竟誰是大股東?他與陳氏夫婦有何關係?陳茂波一直與這盤生意劃清界線,但傳媒發現,Orient Express除了透過景捷發展持有舊樓物業外,又經另一間本港公司擁有陳氏夫婦現時居住的禮頓山豪宅,亦間接買賣其他物業,令人懷疑陳氏夫婦可能有直接利益。

如果陳茂波要洗脫與劏房物業的關係,必須將Orient Express股東身份公開,講清楚他們與自己有何連繫,才可以令公眾釋疑,但他在記者會仍對此避而不談,留下一大問號。由於這間海外註冊公司與幾間涉及陳氏夫婦的「炒樓」公司千絲萬縷,與陳茂波的發展局長職務有無利益衝突,難免令人生疑,雖然他承諾日後與太太將「絕迹香港物業市場」,但如上述公司真正背景未清晰,始終難令人相信。

梁振英甫上任,即被揭出大宅有六處僭建,但他仍硬撐自己一直不知道家中有僭建問題,此種辯術可以禦敵於一時,但公眾看在眼裏,對政府的信任只會迅速遞減;今次陳茂波處理危機的招數,與此手法同出一轍,心計有餘,誠意卻欠奉,令市民與政府的互信再挫,如此下去,政府施政將難上加難。

政府要有效管治,須先得人心,故過往問責官員受到公眾強烈質疑,即使不一定「有罪」,為了大局也惟有無奈下台,例如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當年因買車風波辭職便是好例子,早前麥齊光因租津疑案去職,基本上亦是跟隨此「規律」。但由梁振英僭建風波,到陳茂波劏房事件,政府顯然改變了一貫的態度和策略,圖以硬撐與詭辯應付危機,以為過了海便是神仙。耍此招數者自以為聰明,但這種「偽術」對官民互信的傷害將難以彌補,最高決策者如不及早扭軚,後果實在堪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