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09 年 06 月 22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Starry Starry Night

小時候,住在港島東區西灣河的海邊,家裏有一個小小的「騎樓」(露台),每逢夏夜,總愛在此拉開一張帆布牀睡覺,貪圖那如水的夜涼。那時沒有光害和污染,夜空分外明淨。望着點點繁星,開着一部小小的收音機,耳邊傳來Don McLean的〈Vincent〉:

「Starry, starry night.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ey,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慢慢悄然入夢。

後來,旁邊豎起了太古城那一棟又一棟的高樓大廈,海邊也遭填平,築起了今天的鯉景灣,原本那一片廣闊的星空,也如此被繁華所吞噬掉。

從此之後,我只記得自己曾再看過三片星空。

第一次,是中七考完大學入學試後的那一個暑假,那時窮極無聊,常常和同學、朋友,走到赤柱、石澳和淺水灣的沙灘,仰望星空,徹夜長談,當時雖然一無所有,但卻對未來充滿着憧憬。

第二次,是入了大學,雖然學運已經不再轟轟烈烈,但卻仍然細水長流,每當工作到通宵達旦,拖着疲乏的身軀回宿舍時,途經烽火台,總愛躺下來,望着流轉的星空,以如水的夜涼,來洗滌身心的疲累。那時,我以為自己終於找到了理想。

第三次,則剛巧是十年前,我跟她到了太平洋的一個島嶼度假,晚上於戶外席地看星,在那個甚麼都善變的人世間裏,我以為自己終於在星空中看到了永恒。

有了事業,有了點名聲,亦有了很多自己以前不曾有過的物質享受,但是,從前曾經以為自己找尋到的一切,也隨着那一片星空,一一失掉。

或許,也該是反思一下生活方式的時候了。

生活又何妨慢一點,為了不錯過沿途美麗的風景;

靜一點,為了不讓我們遺忘,甚麼叫做天籟;

暗一點,把光亮留給白天;在晚上,重新再找回那一片星空。

★ ★ ★

香港地球之友將在本周日(6月21日),亦即是夏至當晚,舉辦「今夜星光夠照」晚會,號召全港市民熄燈,一起尋找維港上空失落已久的星空。這是一個甚有意義的環保活動,希望讀者能夠響應。而當晚,我家裏就一定會熄燈,因為——如無意外,我已到了意大利的西西里島,一個人找尋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