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醫療.健康  > 醫療檔案 2008 年 11 月 26 日

藥未到 病怎除? 焦慮20年……

如果你是脆弱的人,在金融海嘯下,整天擔心巨浪淹至,焦慮惶恐佔據每一天,快樂就會離你而去……事實上,他的太太就在這場海嘯下,名字被列入裁員名單中。幸好,他明白很多事情並不是在自己掌握之中,亦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兩夫妻就將明天,交由神決定。結果奇迹降臨,太太最後逃過被裁命運!

陳先生回想,如果當年自己能以平常心面對變化,明白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夠控制,他應該不會被焦慮症折磨至呼吸困難,以為死亡逼近而從異鄉逃回香港,捱了艱苦二十年……

精神科醫生張建良說,昔日治療焦慮症,主要針對症狀,故只能治標,未能治本。

呷一口熱茶,看看醫書,是陳澤候這個悠閒下午的娛樂。

今天,他不再因眼前事情無法立刻解決而焦慮,他亦不擔心明天股市狂瀉,兩夫妻齊齊失業而惶惶不可終日。他正計劃的,是月底飛到新加坡,陪伴在當地公幹的太太,並乘機觀光旅遊。

能夠如此放開胸懷,不是因為他有用不完的財富,只是他明白:「明天不由我掌管,明天亦不會盡是壞事,既然控制不了,何必為明天而煩惱?」這種樂觀積極的想法,今日深深種在他心中,只是二十年前,他無法辦得到,致令自己陷入痛苦中。

心跳加速 肌肉繃緊

「大約在八五年,我被銀行調到上海工作,負責押匯業務。本來,工作性質對於我來說是駕輕就熟,但我到上海後就是不習慣,覺得好孤寂,不想見任何人……」陳先生說。他估計,當時他尚年輕,只得二十七、八歲,人生經驗淺,太太又不能在身邊陪伴,女兒又剛剛出生,他在異鄉無法適應,日夜牽腸掛肚,令自己很不開心。

「漸漸我發覺身體出現問題,心跳得很快,肌肉像是很緊張似的……我直覺是健康出了問題,回港找醫生檢查清楚,然而check過心肝脾肺腎,都找不出問題來……」他說。

在生理不適和心理不安下,陳先生回到上海後向上司陳述情況,並申請調回香港。然而,由於他所負責的是技術性工種,不是人人能勝任,上司無法找到適合替代人選,陳先生遲遲未能如願。

死亡呼喚 急送入院

「我從小就最怕等待,個人性子比較急,那段等待回覆的日子真的很難受!結果有一天中午吃過飯後,我的心突然很大力噗通噗通的跳,我好驚是心臟病發,情緒好緊張,肌肉都繃緊了,覺得自已快要死亡似的,老闆見狀立刻找人送我去急症室!」

當年進駐上海的港人是上賓,醫院派先進醫療隊伍診治,做過電腦掃描、磁力共振,又詳細查問他的外傷史,知道他曾經因踢足球受傷而令腦內有瘀血,然而,這一切都不足以顯示他身體有何不妥。

「甚麼也沒查得出,我惟有出院回酒店,當時有朋友問我會否是心理問題,因為我的臉色很難看!」陳先生說。由於太擔心,他在未得上司批准下,自行買機票回港,再找醫生檢查清楚,結果又是甚麼也查不出。

兩種藥物 針對徵狀

做了一百項身體檢查也找不到端倪,他不得不懷疑自己可能有「心病」,經朋友介紹下見精神科醫生,結果證實患上經常焦慮症。醫生針對他的徵狀,處方鎮靜劑紓緩他緊張的情緒和改善肌肉繃緊情況,以及心臟藥控制他過快的心跳!

「服藥後,我心跳是能夠控制,但控制肌肉緊張方面,效果就不太好。」陳先生說。他估計是由於他怕鎮靜劑會吃上癮,所以請醫生處方最低劑量的鎮靜劑有關。

其後由於長期覆診費用高昂,陳先生轉到政府診所治療,依舊獲處方那兩種藥,但二十年來,沒半點起色。

「我一直依指示服藥,但那些鎮靜劑,長期服用或會有老人癡呆症,而那些心臟藥,夾硬將我的心跳減慢,同時令我的血壓偏低,我真的不想長期依賴這些藥物,試過連續幾日不服藥看能否適應,結果卻是頭赤到死!」

而在這服藥的二十年間,他發覺自己情緒仍然低落,提不起勁去見朋友,怕外出,怕去人多擠迫的地方,有輕微抑鬱症狀,他懷疑與藥物有關。

治標不治本 病情無起色

所謂心病(情緒病)還需心藥醫,他未能走出焦慮困境,因為他根本得不到適當藥物治療。這二十年的苦日子,直到去年初才出現轉機——「我當時正準備進入地鐵車廂,突然覺得好辛苦,心跳加速,肌肉繃緊,手心冒汗,同時有種極度驚慌的感覺,怕暈、怕上車、怕會死……」他憶述說。由於這次驚慌感嚴重,他立刻向附近的普通科醫生求診,並獲處方血清素,但由於份量掌握不準確,他其後獲轉介見精神科專科張建良醫生。

「張醫生詳細了解過我的病歷後,認為過去兩種舊藥物對我病情沒幫助,決定在一個月內幫我戒掉舊藥,並替我調整血清素劑量,幫我腦部恢復正常訊息傳遞。」陳先生說。

原來他一直無法擺脫焦慮症的纏擾,是因為過去醫生用藥只是治標,不是治本,致令他白白錯過徹底治癒焦慮症的黃金歲月。

張建良醫生說,昔日治療焦慮症,主要是針對徵狀。「鎮靜劑可紓緩肌肉緊張、腸胃不舒服及失眠,而心臟藥可令病人心跳回復正常。這些藥,都是用來減輕徵狀。」

血清素 平衡情緒
直至最近十幾年,醫學界發現情緒病是因為大腦傳導物質出現問題而導致,故有血清素調節劑幫助病人大腦回復正常傳導能力。

「情緒病人,不論是焦慮症或是抑鬱症,情緒容易波動,人好容易沮喪,所以他們需要用血清素平衡情緒。昔日所用的鎮靜劑,對情緒低落無幫助。所以陳先生這二十年來,雖然一直服藥,但就無法真正解決問題。」張建良醫生說。

而陳先生在服藥的二十年間對周遭事物提不起勁,又怕外出怕見人,這些並不是藥物的副作用。「焦慮症病人,由於在生活中感到挫敗,力不從心,在沒有出路和無奈下,漸漸會有抑鬱,所以焦慮症病人中,有約百分之五十同時有抑鬱症,而抑鬱症病人中,亦有同時會焦慮症。」

經常焦慮症主要由壓力誘發,亦有可能因為內外原因一齊夾擊而病發。陳先生二十年前調任上海,因與家人分隔,加上工作上有很多未能即時解決的問題,令他壓力大增,同時他大腦的傳遞物質失衡,因而影響心理和生理,令情緒出現波動,思維無法依循邏輯運作,身體機能亦同樣受到影響,因而出現心跳加速、肌肉繃緊,甚或有死亡逼近的感覺!

反思過去 找出問題

陳先生的病況,在遇上張建良醫生後很快有好轉,除了張醫生處方適當份量血清素調節劑幫他平衡情緒外,這期間他重回教會聽道,令他反思這二十年發生的事情,問自己為何焦慮,問自己為甚麼而煩惱,最終,他從宗教信仰中找到出路。「我因為遇到一些無法控制的事情而焦慮、憤怒,負面情緒不斷衝擊……幸好宗教教我們『交託』,無法處理的事情,便交由天父處理。」陳先生說。他亦將《聖經》中的一句說話銘記於心:「不可含怒到日落」,結果在宗教信仰的支持下,他毋須醫生為他進行「認知行為治療」,已能擺脫焦慮症。

張建良醫生說,宗教信仰,有時的確能幫助情緒病人學習正確思考方法,在認知行為治療中有積極正面及輔助作用。

「情緒病人由於思想被情緒主導,所以他們思考時跳過很多邏輯,一跳便跳到最差的境地,例如他工作上犯小錯,便覺得老闆要炒他,結果陷入痛苦中。認知行為治療,便是從中抽絲剝繭,找出問題原委,再幫他建立正確思考方法。」

其實過去二十年,陳先生不斷尋求出路擺脫焦慮症,包括離開壓力繁重的金融圈,同時以半工讀形式完成中醫課程,現已註冊成為中醫師。他相信自己找到出路,焦慮症完全得到控制,除了有藥物幫助外,信仰給他的認知行為輔助治療,亦功不可沒。

養和醫院認識焦慮症網上影畫
http://www.hksh.org.hk/chi/information/seminar/stress_Aug07.htm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