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09 年 06 月 09 日

議會不再是講理之地

議會愈來愈靠惡壓人,而非以理服人,六四辯論更變成一言堂,結果有人「以暴易暴」還擊。

愈來愈多現象顯示,立法會已不再是一個講理的地方。

上周立法會辯論高官問責制,向來火爆的金融界議員詹培忠與「長毛」梁國雄拍枱互罵,惡言相向,這片段上載到youtube,觀眾逾萬。事緣黃毓民當時狠斥出席高官,詹培忠看不過眼,忽然不依規則站起質問主席:「我希望你以後主持會議公平啲,否則一切後果你要負責。」接着又「忠告」其他議員應互相尊重,否則一切後果大家互相負責,並厲言說:「你哋講就得,人哋講就唔得?」此時,「長毛」就大聲指詹培忠出言恐嚇,「係咪好似對付李柱銘咁對付我先,我都未驚過呀,阿哥!」

聽這段對話的市民,如果不知道是發生在立法會內,一定以為是幾個幫會大哥在砵蘭街晒馬講數。詹培忠素有「怒漢」綽號,向來對民主派議員不留情面,皆因他並非直選議員,毋須為討好選票「扮民主」。他對泛民一些議員完全不理會議規則的粗暴表現早感不滿,今次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突然在會上發難,實行「以暴易暴」,結果演出一場「爛鬥爛」的鬧劇。

詹培忠之所以貿然出此招數,除了因為機會成本較低,「爛」得起,也是立法會內非泛民議員長期被泛民陣營迫到牆角的一次反彈。泛民議員雖少於一半(二十三席),但憑着三大策略變成強勢,那就是「先聲奪人」、「聲大夾惡」以及「佔據道德高地」,藉此屢屢取得優勢,非泛民議員不但有理說不清,甚至有理也不能說、不敢說。

就以早前的六四辯論為例,泛民議員個個義正詞嚴,聲淚俱下,作出強烈聲討,非泛民議員就只有詹培忠、陳茂波和劉健儀發言,其他人選擇全程緘默。他們是否全無意見,或者理屈詞窮?肯定不是。對六四這麼一個複雜的歷史事件,各人總可以從不同的角度提出不同的觀點和疑問,以探究的態度進行討論,但泛民陣營和社會情緒並不容許他們這樣做,因為任何聲音只要稍為不同,都會被痛斥為「冷血」、「無良知」、「無人性」,遭判定為萬惡不赦的罪人,接着受到四面而來的凌辱和咒罵,永難超生。

在這個氛圍下,立法會自然地成為了一言堂,民主派奉為圭臬的「容許不同意見」的民主原則,一下子消失殆盡。此一現象實在令人感到不安。知名評論家林行止就在《信報》的專欄寫道:「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陳一諤的六四言論,縱有扭曲失實……心繫承傳的輿論界卻須出言審慎,指出謬誤的同時,理該避免置一個剛滿二十歲的年輕人於千夫所指的角落……疾言厲色與變相的一言堂會令青年卻步,妨礙他們探求事實的視野,嚇退他們理解政治的膽量。」他所說的那陣令人噤聲的寒風,與香港崇尚自由的政治文化並不相符,值得大家警惕。

在傳媒與互聯網的傳播推動下,這股情緒形成巨大氣流,泛民議員則乘着氣流造成的勢,在議會內更加專橫霸道,根本沒有客觀討論可言,被攻擊者有理難申,或惡言反撲,或避而不言。這現象如繼續下去,最後將令議會議政水平日低,甚至完全失去這種功能,對施政造成難以言喻的損害。

立法會不再成為講理之地,並非民眾的真正期望,鼓掌喝采的人畢竟只是少數,大多數市民都希望議員提出精闢有建設性的意見,而不是天天觀看《黑社會之立法會風雲》,更不願見到議會成為一言堂,扼殺不同的意見。議會的「不講理文化」如繼續深化擴大,議員的民望必然會愈跌愈低。不同的民調已指出,議員的知名度走勢與支持度走勢成反比,他們的行徑,最終不但害了香港,還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