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09 年 06 月 10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血紅棗

氣溫三十二度,陽光透過玻璃幕牆曬進辦公室來。六月天,從來都風雲不定,但晴天總比雨天好。然而陽光實在太兇,二十五度的恒溫空調也變得悶熱,只是,為甚麼空氣中會滲着一絲酒味?

辦公桌下有兩瓶意大利酒,但瓶塞密封,旁邊還有一瓶蘇三釀製的桔酒,雖是扭蓋式的闊口玻璃瓶,但放在鼻前卻嗅不到有洩漏迹象。難道忘了還有隱蔽的地方藏了酒?

在凌亂的雜物堆中,終於找出原委,酒味來自一袋隱身窗邊的紅棗。人家剛送來,狼吞虎嚥的吃了五六顆,其餘留下慢慢享用,但深怕同事發現,會被一人一顆掠奪清光,於是把它藏在不起眼處,以求獨食。奈何紅棗難耐陽光逼人熱力,終焗出氣味來,幸而裝載的密實袋不夠密實,漏出氣味,才提醒我這個冇心肝的為食鬼。

以前在旺角老家,嫲嫲和媽媽總有一些紅棗「看門口」,多是用來煲糖水之用。坦白說,我對屋企內的所有東西瞭如指掌,不管收藏得多隱秘,尤其是好吃之物,總會給我找出來,紅棗這種毋須烹調,隨時放得入口的小東西,早已看在眼內。

一袋紅棗忽然少了一半,明眼人其實一眼便看得出,偏偏偷食的人像瞎了眼一樣,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不過,不是半滿的袋子使行藏敗露,而是流鼻血。早說過我孩童年代輕易便會流鼻血:挖鼻哥太狠,也不經意流鼻血;吃得太多炸蘿蔔酥餅除了會喉嚨痛,還會流鼻血;吃得太多荔枝,咳嗽之外,亦會流鼻血;但萬料不到,吃十來顆紅棗,幾乎流血不止。

媽媽常備紅棗,有時是煲紅棗水,當然不是給我飲的;有時煲桂圓茶大家都有份飲,但也只是落幾顆。後來自然知道雖然紅棗能補血,卻因是燥熱之物,受不得的人吃得多便會流鼻血,我不自量力,底子不夾,還偷吃那麼多,可謂自作自受。

吃一塹,長一智。聽人說去了核的紅棗能減燥熱,於是以後見到煲糖水的去核紅棗,便放膽盡情的吃,不知是體質有變,還是坊間傳說真切,此後吃去核紅棗,一滴血也未流過。

紅棗不像乾蜜棗般甜到漏,也不會像南棗那麼煙韌,紅棗的香甜頗獨特,在糖水中有沒有放幾顆,一定嘗到分別。

人家送我這大袋紅棗,是我見過最大顆的,每一顆都比拇指粗壯,比吃慣的雞心棗大兩三倍,所以我十分珍惜,才好好的藏起來。雖然巨棗每顆都有核,但我的如意算盤是每天吃三四顆,應該無傷大雅,可是我實在有太多其他各色各樣的零食,加上紅棗不是放在當眼處,第二天我已移情別戀了。

紅棗焗出酒味,其實已變了質,味道古怪,吃了無益。唉,以為不會忘記,但無心肝的人偏愛忘記。忘了,再好的東西都會變質,難逃被丟棄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