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有情有性 2012 年 07 月 12 日

白韻琴

白韻琴,原籍廣西桂林,美國三藩市天主教大學傳意系畢業,三藩市州立大學進修廣播系研究院。 外號白姐姐的她是港澳及廣東沿海八到八十歲都談論的人。由她策劃主持的電台、電視節目均開風氣之先、領導潮流、膾炙人口。她主持的電台節目《盡訴心中情》,創每晚百萬人收聽,千人打電話傾訴的紀錄,是香港廣播史上空前絕後成績。 其著作數十冊,中港歐美極受歡迎,雖封筆多年,仍活躍於政商、文娛、財經界,善於妙論人生,鞭辟入裏,令你微笑、大笑。

超級議席 出奇制勝

昨晚,同倪震、黃子華、袁才子、陶才子等晚飯,有問:「聽說你有可能考慮參選議員,為甚麼?」、「今天已是七月八日,一切還未行動,與投票日只差不足兩個月,有可能嗎?」、「如果可能,為甚麼?」假設性的問題,本不需回答,可是我卻不自覺地發表「謬論」:「香港議員選舉太沉悶及太規限化,結果完全可預測,準確性八、九成,建制派、民主派、反對派『搞局派』等等,都是舊面孔,不少做了三、四屆,沒有政績缺乏貢獻,有的專門搞這罵那,來去幾個版本,竟仍然一再當選,不成氣候又沒建樹,霸佔位置不讓後輩……」

一句提問,居然有這麼多意見,本該少說話免得罪人,收了聲後仍在反思,這是我真誠的想法,也曾問過一些立法會議員,為甚麼政府及問責官員相比你們薪水高這麼多?你們反而透過選舉工程當選,要頗為費力花錢。沒有詳細答案,大都回說:「所以我們不少議員心裏不平衡,喜歡罵人,而且常常不出席,業餘工作,有需要時做做秀(show)行了……」

今年立法會選舉有新品種,俗稱超級議員,條件必須是本屆民選區議員,我當仁不讓,但如何出奇制勝?

報章看到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接受訪問,說立法會議員薪水太少(七萬三),吸引不到人才,應該加薪,以吸引優才及全職專業化,像今年二月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價還款額小組委員會提議,調整到直接與政策局局長薪酬百分之五十掛鈎,即每月約十四萬一,比現時的高達九成。當然,這建議並不獲接納;也是的,即使我有權發表意見,也絕不贊成,主要是覺得即使加予高薪,卻仍然是這班人繼續「佔位」,更加沒有人願意把位置讓出,新人沒有把握被選中,幕後操縱者不放心新人上位,怕失去原有議席,於是,惡性循環……哈哈,或者因為這樣,我心癢起來,don't try don't get,為己為人,該當仁不讓,起碼我會笑看世界,用笑容愛心勤儉誠懇去處事,不會以謾罵解作為盡職。

說起選舉和學運,在美國唸書的人,興趣都很大,因為,美國民間,幾年一次各類選舉,全國大小都投入。美國人平時很少人拿影藝界八卦新聞談論,有時有球賽隨意幾句,仍是回到論政,甚至學術、文學、電影、藝術、家庭倫理,都佔少數。加州則是學運頗多之地,四十年前著名學運電影——《The Stawberry Statement》,是UCLA洛杉磯大學生的話題,我在天主教三藩市大學唸傳理系時,也參加三藩市市長的選舉團,我們支持的意大利裔參選者George Moscone成功選上,他高挑漂亮、溫文有禮,比現今的明星「佐治古尼」、「阿爾柏仙奴」更具明星相,可惜後來被人暗殺。

我們傷心痛哭了很多場,也有市民當時哭昏倒下,相比香港現任及退任議員,除了方剛(申報利益、不提謝偉俊)有型有款,能登堂者稀,形象古怪卻不入型格、惡形惡相、謾罵發惡忟憎、污糟、滿臉墨屎,衣領不整齊,面黃面青等等。唉,逼得我們只能看霍士電視CNN甚至英國國會的直播,起碼可以學學英文,聽不懂也看得舒服,眼睛耳朵吃冰淇淋,效法別人的禮貌辯論,不是潑婦罵街或黑幫講手。哎,批評得過分了,忘了還有詹培忠的談笑風生率性而為誇誇其談,出其不意,歪理當真理,讓人莞爾或大笑,娛樂性豐富,理性暫放一邊不必計較。

今年的選舉有新品種,俗稱超級議員,何以如此名之?可能是向來選舉都是把香港劃分為五區——香港、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新界西,全港九由上述五區共四百五十餘萬選民分區選出,選民被分區劃,只能投他居住本區的參選者。超級議員選舉,則五區選民均可再行投票給參選者,是為一人投兩票的新形式,若像往常,大概有四、五成投票者計,超級議員參選者,起碼要有接近三十萬人投票,才有機會入選,而參選的條件,必須是本屆民選區議員外,還需要有十五位本屆民選區議員提名,才能報名參選。這麼苛刻入場條件,而且選舉議員是分寸必爭的博弈,除了政黨,誰有條件入場?

公民黨的湯家驊、陳淑莊選區議員輸了,新民黨也未必有足夠區議員提名參選,工黨李卓人等入不了區議會做應屆區議員,談不上參選,如今,大張旗鼓的有工聯會陳婉嫻、民主黨何俊仁、涂謹申、民建聯劉江華、李慧琼;民協馮檢基老叫我為他籌款讓他參選超級席位——六百萬元目標啊。為他人周張,我何不當仁不讓?想想,那些都是政黨,我如何可出奇制勝,沒有樁腳、選舉團隊,投票日四百多投票站無人站崗迎接投票者,如何解決?請大家廣提奇謀意見,無言感激啊。

我在天主教三藩市大學唸傳理系時,也參加三藩市市長的選舉團,我們支持的意大利裔參選者George Moscone成功選上,他高挑漂亮、溫文有禮,可惜後來被人暗殺。

江山代代有人才

唯獨香江欠翹楚

濫竽充數均升堂

選民速速反思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