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熱話 2009 年 06 月 12 日

祁文傑 畫中情

早年由漫畫界轉型做古物買賣的前玉皇朝董事祁文傑(David),尤其鍾愛中國漫畫家豐子愷的畫,早於一九九○年開始已收藏豐子愷的作品,至今擁有逾百幅珍藏,保守估計總值約五百萬港元。

最近,祁文傑為了紀念豐子愷逝世一百一十周年,特別與出版社合作,精選其珍藏多年的一百一十幅豐子愷漫畫輯錄成書,向這位前輩致敬。祁文傑說:「可能我自己都係做漫畫,所以對豐前輩的作品特別有感覺,而且佢畫的字畫,有好多人生哲理,對我做人處世好有幫助。」


為了方便尋找,祁文傑會特別在書畫上,做出特別的標記,讓自己容易拿出來欣賞和出售。

與豐子愷女兒結緣

祁文傑回想當初購買豐子愷的作品時,常常買入贗品,「最初我只是欣賞豐前輩的作品,對他的認識不多,只要遇到合眼緣的畫就買,所以有假都不出奇。」其後,在一次機緣巧合下,祁文傑在上海中國畫院舉辦的「豐子愷遺作畫展」中,認識了豐子愷的女兒豐一吟。自此二人便成為好友,故現在每當購入豐子愷的畫作前,他例必先讓豐一吟驗定真偽,真迹更會請她題字,讓字畫更具收藏價值。

「記得最初豐阿姨(豐一吟)為我鑑證其父的字畫時,發現假的多,真的少。後來經過豐阿姨教我驗定,就變為真的多假的少,真的感激豐阿姨的幫助。」祁文傑感激地說。

難忘與霑叔談畫經

訪問當日,祁文傑特別把飯廳布置成一個小畫廊,將多幅收藏多年的豐子愷真迹,掛滿整個飯廳,他說:「這個飯廳就是我的小畫廊,每當有人向我購買收藏的字畫時,我就會把整個飯廳布置成那位畫家的專門展館,好讓客人細心挑選。」

期間,他看着牆上掛着一幅於一九九二年以一萬八千元購入,寫上「小亭閒可坐,不必問誰家」的字畫時,即憶起與霑叔黃霑的一段往事。「記得當時我還在漫畫界工作,霑叔來到我工作的辦公室,看見這幅字畫後即向我說:『祁仔,好嘢嚟喎!中國畫你都啱!』」當時祁文傑本想割愛,把珍藏的字畫送給霑叔,誰知霑叔卻向他說:「唔好喇!君子不奪人所好。」

蘭子親送畫冊追求


祁文傑表示只要遇到心頭好,就會用盡辦法,把它收購回來。他表示曾試過為了擁有一幅名家的字畫,以高出三倍的市價收購。

祁文傑除了收藏豐子愷的字畫,亦收藏了不少與豐子愷有關的書籍。好像一套名為《護生畫集》的畫冊,就令他憶起當年前女友陳淑蘭(蘭子)追求他的情景。

「當時蘭子知道我好欣賞豐子愷,有一日,佢突然致電給我說:『我有啲好嘢送畀你,我來你家找你啦!』說畢,她就拿了大套豐子愷的畫冊走來送給我,我問她如何得來,她笑說:『你唔好理啦!我『撻』回來的。』」其後祁文傑於霑叔口中得知,原來這套畫冊是霑叔專程送給蘭子,助蘭子追求他的。

保養得宜歷久常新


祁文傑鍾情中國書畫,家中的布置亦以中國色彩為主。


天花上擺放的十二天神像,是祁文傑人生第一套收藏的古物,對他來說極具紀念價值。

祁文傑現時主力收藏字畫,原來他剛剛轉型做收藏家時,最先是收藏中國及外國古物,後來因收藏古董需要龐大資本,加上又要找地方擺放,所以後來便集中火力收藏字畫。現在他的家中亦擺放了不少極具收藏價值的古物,好像擺放於客廳天花上的一套中國十二天神像,就是他第一套收藏的古物,而擺放於飾物櫃內的古董銅鐘,就是當年法國送給中國的貢品。

「初時我都唔知原來個鐘咁有歷史價值,後來我在中國古物書籍中看到這個鐘,才知道它的來歷。」

家中有逾百幅名貴字畫及古董,祁文傑的保養工夫自然做到足:「不要讓陽光直接接觸字畫及古物表面,字畫要放在有抽濕器的櫃內,保持畫紙乾爽。如果發現黃點,就要拿到專門為字畫清潔的公司讓專人處理,這樣便可令畫保持歷久常新。」

祁遇記

祁文傑(David)曾擔任漫畫出版社「玉皇朝」董事、顧問以及總裁,是香港著名的漫畫才子,亦是漫畫家黃玉郎的首位入室弟子。

於九八年期間,與黃玉郎因財失義,憤而斷絕廿五年的師徒關係,二人更對簿公堂。

自此,祁文傑便正式離開「玉皇朝」和漫畫界,自資開設畫廊「祁遇記」,從事中國近代字畫買賣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