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08 年 12 月 18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容不下相愛 也請容下思念

最近有一套人氣電影《海角七號》,老實說,它的故事主幹其實頗為普通,但最能觸動人心的,反而是在電影裏穿插其中的一段往事,以及七封情書。

二戰結束,一位日本男教師因日本戰敗而被迫離開台灣,離開與他相戀的女學生。戰爭所帶來的撕裂,拆散了一對戀人,令一段愛情無法開花結果。女學生原本想與他私奔,但生性怯懦的他,卻沒有勇氣去承擔後果,只能單獨一走了之。結果在回國的七天航程上,他在船隻的甲板上,寫下了這七封、記述了他心中的悔恨和悲傷、最終六十多年後離世,才由女兒代他寄出的信。這七封情書,部分內容如右。

人生無常,很多愛情,亦因此無法開花結果。

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

如果容不下相愛,也請容下思念。

* * * * * * * * * *

舒伯特的《野玫瑰》

電影的結尾,由兩位台、日歌手,合唱出《野玫瑰》一曲,加深了一層寓意。大音樂家舒伯特,除了創作過不少膾炙人口的浪漫小夜曲之外,還曾經為大詩人歌德的詩篇,譜過樂曲,那就是這首《野玫瑰》。

如果單看《野玫瑰》的首段文字,你會以為它是一首簡單歌頌愛情的詩篇,但如果大家再細心看下去,尤其是看到末段,大家才會知道,《野玫瑰》要訴說的,原來是對愛情的背叛和傷害,就如電影中男教師對其女學生所作的一樣。

引伸上一個更高層次,《野玫瑰》要訴說的也是人生無常、眾生淒苦,以及活着之殘酷與無情。這首歌背後其實還有一個故事。

在維也納城裏,一個寒風刺骨的冬夜,舒伯特在回家路上,碰到一個曾跟自己學過音樂的窮男孩,夜已深,但男孩還未回家,卻落寞的站着,手上拿着一本書和一件舊衣服,原來因為家裏太窮,他急需變賣了這兩件東西,好讓自己可以換點錢回家,幫補生活。

有遺憾 才會不朽

舒伯特望着這個小男孩,心裏充滿同情和憐憫,從孩子眼裏,他看到生活的無情和悲傷,而小孩似乎將被這個蕭瑟冷清的冬夜,所逐漸吞噬。舒伯特把自己的衣袋反覆掏了幾遍,把所有可以找到的錢都掏了出來,交給了小孩,說:「那本書就賣給老師吧!」說罷,拍拍孩子的肩膀,敦促他回家。小孩多謝了老師,便依依不捨的走了。

舒伯特一直望着,直到孩子的身影消失在漆黑的長街盡頭,才醒起自己也要回家了,於是一邊走一邊翻着這本舊書,卻忽然被書中一首詩所吸引,更情不自禁的站在路燈下讀了起來,原來這就是大詩人歌德的詩——《野玫瑰》。雖然寒風刺骨,但舒伯特卻渾然忘我,只聽到一個又一個美麗的音符從遠方飄來,環繞着他的心扉,繾綣在星光之下,在心靈深處為他提供了靈感,讓他完成了這首不朽名曲。

名曲之所以不朽,也因為背後有着這段感傷着天地不仁、人生淒苦之故事。

人生,難免有遺憾;然而有遺憾,才會不朽。

《海角七號》的七封情書

第一封信
「友子,太陽已經完全沒入了海面,
我真的已經完全看不見台灣島了,
你還站在那裏等我嗎?」

第二封信
「……只是好不容易你畢業了,我們卻戰敗了,
我是戰敗國的子民,
貴族的驕傲瞬間墮落為犯人的枷,
我只是個窮教師,
為何要揹負一個民族的罪,
時代的宿命是時代的罪過,
我只是個窮教師,
我愛你,卻必須放棄你……」

第三封信
「……該怎麼克制自己不去想你,
你是南方艷陽下成長的學生,
我是從飄雪的北方渡洋過海的老師,
我們是這麼的不同,
為何卻會如此的相愛……」

第四封信
「多希望這時有暴風,
把我淹沒在這台灣與日本間的海域,
這樣我就不必為了我的懦弱負責。
友子,才幾天的航行,
海風所帶來的哭聲已讓我蒼老許多,
我不願離開甲板,
也不願睡覺,
我心裏已經做好盤算,
一旦讓我着陸,
我將一輩子不願再看見大海……」

第五封信
「……山還是山,
海還是海,
卻不見了人,
我想再多看幾眼星空,
在這甚麼都善變的人世間裏,
我想看一下永恆……」

第六封信
「……我把我在台灣的相簿都留給你,
就寄放在你母親那兒,
但我偷了其中一張,
是你在海邊玩水的那張照片裏的海沒風也沒雨,
照片裏的你,笑得就像在天堂……
……原本以為我能將美好回憶妥善打包到頭來卻發現我能攜走的只有虛無……」

第七封信
「友子,我已經平安着陸,
七天的航行,
我終於踩上我戰後殘破的土地,
可是我卻開始思念海洋,
這海洋為何總是站在希望和滅絕的兩個極端……
……這容不下愛情的海洋,
至少還容得下相思吧……
……我想我會把你放在我心裏一輩子,
就算娶妻、生子,在人生重要的轉折點上,
一定會浮現。
你提着笨重的行李逃家,
在遣返的人潮中,你孤單地站着,
你戴着那頂存了好久的錢才買來的白色針織帽,
是為了讓我能在人群中發現你吧!
我看見了,我看見了。
你安靜不動地站着,
你像七月的烈日,
讓我不敢再多看你一眼……
……我心裏嘀咕,嘴巴卻一聲不吭,
我知道,思念這庸俗的字眼,
將如陽光下的黑影我逃他追,我追他逃,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