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醫道 2012 年 06 月 21 日

岑信棠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榮譽教授,腫瘤專科醫生,行醫四分一世紀,親眼見證科技進步,癌症由不治之症,至大部分都有得醫。

三十年前的記憶

凱洋對於鼻咽癌的認知,全是負面的。他還記得三十年前,當他剛剛踏入社會工作,可以開始報答父母之恩,媽媽卻被確診患上鼻咽癌。醫生為她安排了電療,卻是痛苦的序幕。凱洋記得電療開始不久後,媽媽的口水腺已經受到傷害,令她口部非常乾澀,即使整天水杯不離手,都解決不了她的口乾。再過兩星期,媽媽說話和吞嚥食物都已非常艱難,最後在電療療程接近尾聲的時候,媽媽的頸部被電療造成的灼傷疤痕包圍,令人慘不忍睹。電療後,醫生說腫瘤已經消失了,可惜電療的後遺症卻沒有離開,口水分泌能力已被完全破壞,牙齒因失去了唾液的清洗及保護而在兩年內全部壞掉。五年後,因電療破壞了媽媽顱底神經組織,影響了說話功能,媽媽連字正腔圓地完整說一句:「洋仔,回來食飯吧」也不能辦到。再過兩年,媽媽的吞嚥肌肉神經受損的後遺症也開始浮現,這也是叫凱洋最痛心的。她每吃一口飯,喝一口水也得小心翼翼,否則食物飲料便誤進入氣管。在電療完成後的十多年,媽媽日漸消瘦,更多次因為把食物嗆進了氣管而患上吸入性肺炎而多次入院,最後媽媽也因為這個病而於十多前年前撒手人寰。

凱洋也認定治療鼻咽癌是一場損耗身心的災難。

今天,五十多歲的凱洋重複他媽媽的命運,被確診患上鼻咽癌。當年母親治療癌症的苦模樣一一在凱洋的腦海重現,所以他對治療非常抗拒。腫瘤科醫生了解凱洋對治療的恐懼,是源自三十年前目擊母親被治療的副作用及後遺症折騰的經歷,於是嘗試向他解釋,現今的治療技術已進步不少:「現時電療以調強模式的方法進行,令射線集中於腫瘤之上,腫瘤附近的組織如口水腺、顱底組織、迷走神經等受到電療波及的幅度已經很少,副作用甚輕。而且你的腫瘤只在鼻咽及上頸淋巴發現,並沒有擴散至顱底組織及咽喉,需要電療範圍較小,所以幾乎不會帶來任何嚴重的治療後遺症,你媽媽的情況不會在你身上發生。」

腫瘤科醫生還引用醫學研究,指出如果在電療期間,再配合化療的話,可以更有效消滅腫瘤,而現時常用於治療鼻咽癌的化療藥物副作用也較以往輕,不會導致脫髮及手腳麻痹。然而,無論腫瘤科醫生如何再三強調現代治療已經不如凱洋想像中般具傷害性,仍去不掉他的憂慮。腫瘤科醫生有見「說之以理」行不通,決定「動之以情」,找到兩位分別最近及於五年前完成電療的鼻咽癌患者跟凱洋談談。這招果然奏效,當凱洋看見病友面色紅潤,口齒清晰地告訴他,電療並不如他想像中可怕後,便願意接受醫生的意見進行電療。

不過,凱洋還有一個心結尚未解開,便是害怕他的鼻咽癌有機會遺傳給孩子。雖然腫瘤科醫生一再重申,現時醫學研究指出,只有早發性(即於四十至四十五歲前發病)的腫瘤,如大腸癌、乳癌及鼻咽癌才具有明顯遺傳性,而他及他的媽媽病發時已經五十多歲,所以應該跟遺傳無關,凱洋也不會把鼻咽癌傳給下一代,但以凱洋的憂慮性格來論,似乎要等到醫學界辨識了鼻咽癌的致病基因,然後再於他的孩子身上進行基因測試,以確定子女們沒有被遺傳,才能解開他這個心結。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