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星光夢裡人 2012 年 06 月 15 日

身家五十至月薪七百

國際名廚楊貫一,十六歲時拿着祖母向人籌借的五十元路費,赤腳由中山步行到澳門,再坐船來香港打工,當小工期間,他看遍人情冷暖。這一期,他娓娓道出創立富臨飯店前的人生百態。

邊工作邊自修,令楊貫一累積其生活智慧。

楊貫一在國際廚藝界享負盛名,但他仍熱心公益。

被虐打採「忍」字訣

四十年代尾,楊貫一在因緣際會下展開其餐飲之路,然而成功需苦幹,他每天要在大華飯店工作十五小時,令他身心俱疲。

忙裏偷閒的最大娛樂,或自我獎勵,就是到「金門麵包」買一個其時屬全港首創的雞尾包品嘗,犒賞五臟廟。

日復日的勞累,令楊貫一終於體力不支,某天在大圓餐桌下屈膝休息,竟因日積月累的疲累而睡着了,他一覺醒來時,見周遭都是密密麻麻的腳,才驚覺餐宴已經開席。他嚇得不敢動彈,一直瑟縮枱底,直至散席時,他才「重見光明」。

事後,同事問起他的行蹤,楊貫一只砌詞說:「還不是忙着嘛!」幸運過關,不過,自此楊貫一向自己承諾,不會再躲懶,耽誤工作。

勤勞乃楊貫一成功的基石,另一致勝之道則為事事忍讓。他循規蹈矩,但避不過無妄之災。每早,楊貫一也把乾淨的桌布拿去備用,有一天,同事在他毫不知情下拿了,到其上司(即大工)問他時,他答:「已拿了桌布呀!」

大工聞言,即無名火起,一句:「你個衰仔!」後,連環左一巴右一巴的掌摑楊貫一,可憐他不敢反抗,被打至鼻血直流,雙頰紅腫。事件後來被老總知道,他念在楊貫一平時勤奮工作,故辭退了大工,罰楊貫一停工十天了事。為了生計,他學會了百忍成金。

在高華工作,是他初與鮑魚結緣的日子,其後他以鮑魚聞名世界,其珍藏包括吉品鮑(十二頭)、禾麻鮑(九頭)及澳戶網鮑(左至右)等。

周璇替他止鼻血

阿一凡事忍讓,做事勤快,深得當時到飯店表演的歌手歡心,最常到的有李麗華、白光、周璇。當中周璇令楊貫一印象最深,事緣其他客人均以「楊仔」稱呼他,唯獨歌后會以國語「小孩!」叫他。有一次楊貫一流鼻血,周璇看到即掏出她的手帕給他止血,還關切地慰問他說:「小孩,小心喔!」

惜好景不常,三年後楊貫一因飯店易主而失業,在友人鋪橋搭路下,他到了位於尖沙咀的新樂酒店中菜酒家,投考樓面,由當時的大老闆許讓成親自接見,他說:「由於當時實在太緊張,應考的題目,至今我仍記得清楚。」

他稱,許老闆先考他英文:「可樂英文怎麼叫?」

楊貫一答:「Cola。」

「中國菜呢?」

「Chinese Food。」

「雞?」

「Chicken。」

「清蒸石斑?」

「Steamed Grouper。」

之後再考他待客之道、談吐等題目,半小時後,許老闆向楊貫一說:「以後要勤力工作了!」

面試成功,令楊貫一興奮莫名,而被考的題目,則為楊貫一昔日於大華飯店當小工,點點滴滴觀察自學,說到好學的原因,他坦言:「不好學,一旦做錯事便會丟掉飯碗嘛!」

歌后周璇為楊貫一在「大華」中印象最深的巨星。

晉升成管理層後,他可穿自己的服裝上班。

結帳看人生百態

由小工升為樓面,楊貫一未因而停下腳步,除細心觀察客人需要以至廚師工作以外,每天他還練習寫大字,當時他自覺讀書不多,所以多看多寫成為他的學習方式,從工作中進修,累積人生智慧。

當時楊貫一的月薪已有六十元,他的工作態度,深得同事及客人歡心,有客人曾一次過打賞一百元給他作小費。而楊貫一從待客過程中,已可預計小費的數目,他認為,愈難服侍的客人,愈愛面子,給小費亦不會吝嗇。

楊貫一試過於喜宴場合,有兩親家鬥付小費的趣事,初時新老爺大叫:「今天全數由我來付,我娶新抱,你們(指着親家)地位不及我高!」

新娘氣憤難平,雙方大打出手,後來有人提議一人付一半,才平息風波。豈料兩家人暗地裏鬥多付小費,男家兩千女家三千,後來再追加,楊貫一身為侍應,沒有揭穿真相,真正收兩家茶禮。

現時楊貫一仍事事親力親為,早年他遠赴日本視察鮑魚場。

悟創業有出頭天

後來楊貫一也於五二年成家,並在馬頭圍道租住一間石屋,到五七年他轉投高華酒樓(即現時佐敦逸東酒店)任部長。食店屬高檔次,兩頭鮑魚加天九翅的價錢為五百元,而楊貫一當年的月薪只為四百元而已。

晉身管理層,楊貫一除待客外,還要編更表、寫菜牌、安排酒水、分配宴會廳房,他更學會了看菜單、辨別食材的重量等。經過五年時間,楊貫一被七百元高薪吸引,到較平民化的嘉頓酒樓任分店主任,到六七年,他再次過塘,到中環高級中菜館「告羅士打酒樓」,與昔日的戰友一同在營業部拍住上。

豈料酒樓內有人常向老闆打楊貫一小報告,他寫菜單寫了「三色蝦仁」,有人會把菜式改為次等的「玻璃蝦球」;寫好以「美點雙輝」作甜品,又有人把菜單撕掉,令他每日上班也有如履薄冰的感覺。直至那幫人離開「告羅士打」,楊貫一才可苦盡甘來,但已嘗遍人情冷暖。守得雲開時,他已在菜館花上六年時間,楊貫一悟出,要真正出頭,就要自己開飯店做老闆。

(下期續:「富臨」有食無類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