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2 年 05 月 23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他多情,所以不斷作畫

畢加索曾經輕狂的說過:「在我心目中,誰也不會佔據真正重要的地位,對我來說,女人就像飄浮在陽光裏的塵粒,只需揮動一下掃帚,它們就得飛出門外。」

這位畫家為人風流,不計霧水情人,較為著名的紅顏知己,便有多達七個,她們每位都與畢加索有着刻骨銘心的愛情。而這些愛恨交纏,恩怨情仇,更成了這位畫家重要的畫作素材。今次香港文化博物館所展出的畢加索畫作,例如《朵拉.瑪爾肖像》等,便是箇中的例子。

所以,要更深入了解畢加索的畫作,便不能不認識一下他的七個情人。

第一位是初戀情人費爾南德(Fernande Olivier)。當時畢加索還是一個窮畫家,住在巴黎街頭藝術薈萃的蒙馬特區,有一次碰上這位鄰家女孩到樓下水龍頭去取水,驚鴻一瞥,便對她一見鍾情。兩人旋即墮入愛河,從此過了一段時間縱情的糜爛生活。受到愛情滋潤,畢加索同時也告別了他「藍色時期」的憂鬱畫風,而進入溫柔的「粉紅色時期」。畢加索曾為費爾南德畫過近六十幅畫。

費爾南德(Fernande Olivier)

奧爾加(Olga Koklova)

後來,為了一個朋友的情人,而讓他與這位初戀情人分手,那就是伊娃(Eva Gouel)。畢加索真的很愛這位柔情似水、小鳥依人的女子,甚至在自己一些畫作上,寫上「I Love Eva」幾隻字。後來,伊娃患上肺結核,但適逢一次大戰爆發,讓她延醫至死,畢加索為此深受打擊。雖然這只是一段短暫的關係,但畢加索卻至死仍未能忘情。但說也奇怪,這位畫家卻從未以Eva的樣貌來作過畫。

第三位是畢加索在羅馬為俄羅斯芭蕾舞團設計布景時所認識的舞蹈員奧爾加(Olga Koklova)。兩人後來正式結婚,並誕下一子。奧爾加改變了畢加索的生活,把他帶進上流社交圈,出席各種交際應酬。但生性風流的畢加索卻仍然喜歡四出獵艷,把太太氣得發瘋,結果以離婚收場。

瑪麗.杜麗莎(Marie-Therese Walter)

朵拉(Dora Maar)

就當他對太太濃情轉淡時,有一次,畢加索在地鐵站碰上十六歲的金髮少女瑪麗.杜麗莎(Marie-Therese Walter),這位已經四十六歲、頗負盛名的名畫家,竟然沒有自重身份,一個箭步,走上前抓着這位美少女的手,說:「小姐,妳長得太漂亮了,我想為妳畫畫,我就是畢加索。」兩人旋即打得火熱,畢加索也度過自己最放縱情慾的時光。這位女子也愛得轟烈,在畢加索死後四年,也是兩人初相逢後五十周年的紀念日裏,在車庫上吊自殺。兩人育有一女。

之後,輪到第五位,今回畢加索搭上名女攝影師,個性剛強硬朗的朵拉(Dora Maar),讓他與前述金髮美少女分手。這回可說是相知相惜、才華匹配的一對,用今時今日流行的術語,就是所謂「soul-mate」。而今次在香港有份展出,被譽為畢加索的「masterpiece」之《朵拉.瑪爾肖像》,就是以她為對象所作。但無奈,「江山易改,品性難移」,畢加索最後還是另結新歡,害得她抑鬱成病,甚至要入院接受治療。

有一回,當畢加索和朵拉等人在餐廳用膳時,竟又給他看上鄰桌一位美麗女孩。他竟然當伴侶朵拉「無到」,情不自禁的走過去向這位美麗女孩自我介紹。那位二十三歲的女學生叫弗蘭絲娃(Francoise Gilot),而當時畢加索自己已經六十多歲。她為畢加索誕下一子一女,但最後卻一樣忍受不了對方的風流成性,因而拂袖離去。必須一提,七位紅顏知己之中,弗蘭絲娃是唯一一個有勇氣主動離開畢加索,向他「say no」的女人。

弗蘭絲娃(Francoise Gilot)

積琪蓮(Jacqueline Roque)

第七位,也是最後一位,是積琪蓮(Jacqueline Roque),畢加索今次是在一間陶瓷店認識了她,當時她是一位帶着四歲女兒的年輕離婚婦人。畢加索瞞着弗蘭絲娃與她鬼混,最後東窗事發,正如前述,讓弗蘭絲娃憤而遠走他方。之後,積琪蓮便照顧畢加索的晚年,成了其秘書,為他打點一切事務近二十年。畢加索成了她生活的唯一重心,在他逝世後,沉溺在哀傷中不能自拔的積琪蓮,終於朝自己太陽穴開槍自殺。

從中可見,畢加索不單止是處處留情,更可以用「色膽包天」來形容。他可以在地鐵站內,又或者在餐廳裏,甚至女伴正在金睛火眼的盯着自己,只要見到美麗女子,他便會「飛擒大咬」,那怕只是十多歲甚至做得自己孫女的女孩。

但也就是對女性這種澎湃洶湧的慾望,成了畢加索創作上無盡靈感的泉源,以及一幅又一幅鍥而不捨地畫下去的動力所在。

所以,或許我們應該多謝這七位女性,她們為人類藝術瑰寶的積累,作了重大貢獻。只可惜,這七位為畢加索付出過真感情的美麗女子,似乎都沒有甚麼好收場。名士風流,這或許就是愛上名士所要付出的代價。

在今次香港文化博物館的展覽中,據說除了前述的《朵拉.瑪爾肖像》之外,還有與Marie-Therese有關的肖像畫作,當讀者參觀展覽,看到這些畫時,也可對這位一代畫家的豐富感情生活,多一點體會吧﹗

#本文當中的部分資料,參考自《你不可不知道的藝術小點心》一書。

(寫於香港畢加索畫展二之二)